蓝港互动:VR将改变游戏产业,全新代入感-好色VR

蓝港互动:VR将改变游戏产业,全新代入感

近日,第一财经《头脑风暴》栏目力邀国内外知名虚拟现实产品厂商代表——HTC虚拟现实新技术部门副总裁鲍永哲、大朋VR CEO陈朝阳、微鲸VR副总裁许贤,以及蓝港互动集团董事长、斧子科技CEO、极客帮创投基金创始合伙人王峰,共同探讨VR技术能否构建出一个全新的商业世界。

以下为本期节目的精彩嘉宾发言集锦,完整内容请观看节目视频

VR对我们生活方式的影响和改变

在讨论到虚拟现实技术产业化的现实状况时,王峰提出了一个有趣的类比:将仍在起步阶段的虚拟现实与已经成熟的智能手机行业比对,目前的VR产业究竟处在一个怎样的技术水平和发展阶段?

王峰:2000年以后就开始有智能手机的概念,包括微软当时的Windows CE,包括后来的Windows Phone、平板电脑,但直到史蒂芬乔布斯回到苹果,才把智能手机真正做成了大众的爆款产品,后来安卓系统也起来了。现在虚拟现实产业相当于智能手机发展的哪个阶段?会不会相当于我们早期听到微软讲它的智能手机的阶段,还是已经到了苹果的阶段?

鲍永哲:我和团队内部几个成员讨论后觉得我们是处在2006年,即iPhone发布的前一年,非常非常靠近VR的爆发。

许贤:我觉得目前的发展状况稍微偏悲观一点,可能还是处在功能机的阶段,或者更早一点大哥大的那个阶段,物流系统、支付系统……一些比较基础的信息都还没有建好,发展会受到限制。

陈朝阳:智能手机从2006到2016年花了10 年,但技术进步在不断加速,虚拟现实的发展可能只需要5年。

VR技术对哪些产业有颠覆性的影响?

鲍永哲:我们觉得VR有个很重要的特色——拟真,也就是沉浸感。从这个角度出发,最重要的就是游戏产业,游戏一直是VR一个很重要的驱动力。第二个是娱乐产业,包含电视、电影、直播、媒体。VR的影视部分目前稍微落后于游戏,因为影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但戏剧的本质还是把观众带入故事之中,VR恰好有这样的能力。另外像房地产业、旅游业都会透过VR拟真的特点有很大的改变。

目前人类所有的输出工具到最后都是二维的平面,而人脑的思维是三维的,VR使人能够在虚拟空间中直接将想法以3D的形式呈现出来。因此创造或者设计上会有很大的变化,比如工业设计、艺术设计,甚至包括教育和医疗方面。

王峰:我看好两个方向,第一个是游戏。我做了游戏行业好多年,现在游戏体验最好的其实是电视游戏,国内应该有不少玩家在Xbox、PS4上面玩。但我认为,VR游戏起来以后,无论是竞速、射击、格斗、RPG等等的游戏,都会在VR上有全新的代入感。VR给玩家带来的兴奋感会超越我们早期看到的掌机、手机、电视上的体验。我特别看好这场暴风马上就要来,改变游戏产业,我自己也开始做这方面的准备,进行投资布局。

第二个方向是房地产。一年前我在研究VR时,有个研发团队给我看的就是购房和租房的体验。大家知道一个故事吗?Airbnb这个公司最初生意不好,他们熬了几年后老板发现生意不好的原因是房子的图片不漂亮,因此他们美化了那些图片,找了最好的角度拍,照片拍好后公司就火了起来。但是VR上来之后,一切都是真实的了。你家到底装修得怎么样,我要不要租你家房子,要不要买你家二手房,这是实打实的体验。

眼下我不看好VR电影。 因为游戏的怪物可以从多方位攻击,而电影的剧情是一个单向的剧情发展。说实话,VR对于观众判断第一人称带入的剧情甚至可能是减分的,可能毁掉这个电影。

陈朝阳:VR对于电影来讲是一种颠覆,而不是一种改变。

鲍永哲:其实我们有开发者和美国的编剧探讨这个话题,最初大部分电影是直接把舞台剧搬上银幕电影,这么多年电影的制作技术一直演变,发展成为一个完整的工业。VR对于电影来说完全不同,第一波应用更像直播,就是把电影拍成360度,未来会有各种各样利用VR来叙事的形式,包括互动式的电影。

VR技术最难逾越的困难是什么?

陈朝阳:产业上资金流的流动,或者说是闭环的打通,我们一定要让参与到产业链、生态圈的游戏开发者赚到钱,因为今天用户还不愿意给他们付费。

鲍永哲:我们还是觉得是整个生态系统的建立。

王峰:很多人都认为VR是下一个大的风口,但我仔细想过,VR不是类似手机的产业结构。因为智能手机起来上面有OS有谷歌的开放,再加上硬件几乎是标准化的一个产业,屏幕也越来越标准化,后来反而变成是营销或商业模式的竞争。但VR不同,我认为VR更像是20年前索尼在布局的游戏机,十几年前微软在布局的XBox,它需要有强大的生态来支持。但你今天不能指望别人支持你的生态,因为量还没起来,你去抱怨也没有用。我的看法是,要解决这个问题,要砸很多钱,自己去解决内容。不解决内容,销量还是起不来的。

除了内容不够以外,体验也是个很大的问题,我自己非常反感戴头显。

许贤:目前最大的困难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硬件基础设施,包括芯片、屏幕、网络带宽。另外一方面就是内容这一块,硬件没有量的时候没有人会投入大的力量去开发内容。现在对于VR游戏,大公司基本都在观望,都是一些做传统游戏做不下去的小团队在转型做VR,找投资人拿钱。我觉得短期内,肯定是要硬件厂商来补贴内容。

在投资人眼中,VR概念究竟是虚火还是真火?

王峰:我投的是跟游戏相关的内容公司,我认为在中国现在要找到这些好的团队,它应该有很好的游戏素养,有制作上的一些经验。后来我发现我们去年投的5家公司在今年被外面抢。我说实话,基本现在达到我说的档次的团队估值都在2.5到3亿人民币,而我去年进入的时候估值大概在2000万人民币上下,所以这个市场其实已经起来了。

如果是2016年VR起步,那么需要几年才能形成商业模式上的成熟?

鲍永哲:2-5年,我觉得这是一个渗透的过程。

陈朝阳:2-3年

朱明:2年。

王峰:3-5年,我的看法就是巨头还得再打,把价钱打下来,未来VR设备的价格可能都会在200-300美金这个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