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C重押虚拟现实,能赢么?

沉寂两三年后,HTC 的名字又一次和三星、Facebook 等巨头并列出现。只是这次 HTC 吸引外界注意的不是手机。

每年 2 月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是全球最大的手机展会。这一次 HTC 展区前排的队伍拐了两折,每个人都得排上一个多小时才能进去。

没多少人来看 HTC 的手机,排队都是为了体验它的虚拟现实头盔 HTC Vive Pre。

三星 VR游戏 HTC Vive Pre HTC Facebook

HTC 展区前,人们排队等着体验 Vive Pre

HTC 自己也将过半展区分给了 Vive。乘扶梯一进入 7 号展厅,你就能看到 HTC 两个展区被过道隔开。一侧是 HTC Vive 体验区,另一侧除了两排已经不太新的 HTC 手机外,还被塞进两个 HTC Vive 游戏体验区。

站一个多小时队,你等到是一个虚拟的现实

三星 VR游戏 HTC Vive Pre HTC Facebook

2016 年 2 月正式上线的 VR游戏—— Aperture Robot Repair

戴上头盔,经过简单的调试,我进入了一个维修铺一样的地方。目之所及完全是虚拟的画面,周围的工作人员、电脑已经消失。

跟着系统的提示,我抬手打开了身后的铁门。和一般对着电视用手柄和鼠标玩的游戏不一样。在 Vive 的世界里你得抬手伸向眼前的物体,追踪手臂位置的是你握在掌中的两个摇杆——和 Wii 有点相似。

铁门打开后,蓝眼睛的 P-body 机器人径直朝我走来。我不是《传送门 2》的玩家,毫无心理建设。而这个巨型眼球又充满质感,吓得我倒退了两步。

2160 x 1200 像素屏幕还是能让习惯了视网膜屏幕的眼睛察觉到像素颗粒。当你走近体验间的墙面时,蓝色网格会浮现出来,提醒你不要撞上去。这些都在提醒你,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但当你看不到“屏幕”的边缘,视角随头部转动而动、每迈出一步都对应着游戏中的步伐。这样的体验平日里对着屏幕,用摇杆和鼠标走动完全不是一种感觉。简单说,HTC Vive 已经足够让你感觉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三星 VR游戏 HTC Vive Pre HTC Facebook

Vive 可以让玩家在固定空间中移动

演示最后,整座房间的四面逐渐坍塌、四周都是深不见底的钢筋结构,脚底最后一点地方也即将瓦解时,我还是屏住了呼吸、手上全是冷汗。

Vive 是 HTC 的最后一搏

另一位参与体验的科技新闻网站 The Verge 记者 Vlad Savov 之后写道:“我正式成为了 Vive 的脑残粉。”

这正是 HTC 想要的效果,也是它的最后一搏。

从 2012 年开始,HTC 手机业务的市场份额就开始极速下滑。现在已经不能用百分比统计它的份额。而它今天的市值也比 4 年前缩水 96.5%,只有 6.12 亿美元(约合 40 亿人民币)。

虚拟现实是 HTC 找到的新机会,它始于 2014 年年中。

那年三月推出的 HTC One M8 是 HTC 最后一个真正在设计的手机:全金属机身、虚拟 Home 键、双摄像头、和屏幕互动的 Dot View 手机壳。但它没能扭转 HTC 手机的下滑趋势。

三星 VR游戏 HTC Vive Pre HTC Facebook

HTC one M8

M8 发布后一个月,2008 年以来主导 HTC 手机设计的 Scott Croyle 也离开了 HTC。而此后,HTC 的重心明显转向了虚拟现实。

2015 年年初的 MWC 发布会上,新手机 HTC One M9 几乎没有任何突破,但到场媒体、分析师还是举起了手机和相机拍照——对着屏幕上的 Vive 虚拟现实头盔。

三星 VR游戏 HTC Vive Pre HTC Facebook

2015 年 MWC 上,HTC 发布 Vive

发布会上,主导研发了运动相机 Re 的 HTC 全球互联产品主管 Jeffrey Gattis 在现场介绍了这款造型有点类似攻壳机动队的新产品。

为了做虚拟现实,HTC 裁员又卖楼

2015 年 6 月,HTC 发布 2015 年第二季度财报,整间公司就剩下 15 亿美元(98 亿人民币)流动资金,而且每季度还要亏损 1.5 亿美元(9.8 亿人民币)。

与此同时,3 月份在台上介绍 HTC Vive 的那位产品主管 Gattis 被连硅谷创业公司 Magic Leap 挖走。后者做 AR 技术,连产品都没公布就拿到十多亿美元投资,代表着未来。

为了维持运作,HTC 8 月宣布全球裁员 15%,包括相当一部分工程师。12 月,HTC 卖了台湾桃园的办公大楼和土地所有权,作价 60.6 亿元新台币(约 12 亿元人民币)。

接近一年时间里,曾经搞过机海战术的 HTC 再也没有发布一款手机。显然,省下来的钱主要都流入了新业务 Vive。

“前所未有的!”,科技博客 Engadget 作者 Nicole Lee 在 HTC Vive 发布 1 个月后体验到了真机。这是她的感受。第一代 HTC Vive 当时还没有手柄,但这并不影响 Lighthouse 追踪肢体动作。

硬件以外,HTC 的主要工作是找合作伙伴

HTC Vive 有两块 OLED 屏幕,单个分辨率为 1080 x 1200。屏幕经过镜面投射出一个弧形的、覆盖你全部视角的画面。

戴上以后,你的两只眼睛将会看到有略微差异的画面,这就形成了 3D 效果。

头盔正面底部还有一个红外摄像头。使用时屋内需要安装一对室内激光测距装置配合追踪你的身体动作。

三星 VR游戏 HTC Vive Pre HTC Facebook

HTC Vive Pre 消费者版本

不管是 VR 游戏,还是影片,为了保证高分辨和帧率,文件往往占有内存大,对主机的处理器和显卡性能要求高。运行内存至少为 4G,芯片需要英特尔酷睿 i5 ,显卡也得是英伟达 GTX 970。

所有这些只是让 Vive 接收到的画面看上去真实,但画面本身需要由一台高性能个人电脑和上面的软件生成。

为了拉拢软件和游戏的开发商,HTC 找的第一个重要合作伙伴是 Valve。这个创作了《半条命》系列和《传送门》系列的游戏公司还拥有 Steam——今天 PC 游戏的主要销售平台。

Valve 很早就开始准备将平台上的游戏接入虚拟现实,推出了 Steam VR。而它最初的合作伙伴是 Oculus,目前最热的虚拟显示设备公司。

但 2014 年 5 月,Facebook 花 20 亿美元卖下了 Oculus。游戏作者 Graham Smith 曾在一期播客中爆料说,收购之后,Valve 每一个人都不高兴。

Steam 是一个完全针对狂热游戏玩家的平台,而 Facebook 不但有自己的游戏平台,而且上面全都是让你玩着玩着就掏点钱买道具的小游戏。Valve 并不把那些作品当做游戏。双方的合作就此暂停,直到 3 个月前才恢复。

这时,HTC 带着做出了不太一样的原型机找了过去。双方合作的第一步是做一些样板游戏告诉其它游戏开发者,HTC 能做到什么。

《半条命》的编剧 Chet Faliszek 向《好奇心日报》解释了双方的分工:“Valve 的工程师负责写游戏,而 HTC 主要管这个游戏在 VR 设备上怎么实现动作交互。”

双方的合作还包括,虚拟现实开发工具的合作。HTC 虚拟现实新技术部门副总裁鲍永哲回忆说,“HTC 的虚拟现实开发部门每个月都有 2 到 4 位工程师轮着飞到西雅图去学习。”

加入虚拟现实计划之前,鲍永哲负责 HTC 所有 Android 设备的软件,参与了全球第一部 Android 智能手机 HTC G1(Dream)的研发。

彼时,HTC 的主要业务还是生产 Windows Mobile 手机,和微软有密切合作。

做 Android 在今天来看可能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但当时市面上还有许多相互竞争的操作系统。和 Google 合作意味着与微软交恶。

但 HTC 赌对了。今天的 Vive 是 HTC 的另一次赌博。手机业务虽然在下滑,但裁员、降价还是能维持几年公司运作。

而虚拟现实还在起步阶段,如果它没有像 Android 一样快速崛起,我们所熟悉的那个 HTC 可能就不复存在了。

 “我现在最主要的工作可能是保证每一个 Demo 足够稳定。”

2014 年 7 月,由于中国倒卖工程机情况严重,Oculus 宣布停止向中国发售第二代 Oculus Rift 开发者套件 DK2。更新版本的就更是想都不要想。

这样一来,想在中国开发基于 Oculus 的虚拟显示设备变得相当麻烦。本身在大陆设有办公室的 HTC 将这里作为重点市场。

2015 年 12 月,HTC 在北京办了一场开发者大会。在此之前 HTC 已经和三个合作伙伴合作开发了 Demo 演示。鲍永哲自己会在最终版本出来后亲自测试至少两次。

无忧我房是 HTC Vive 在中国的首批合作伙伴。它的首席 VR 工程师林江宇告诉《好奇心日报》说,测试标准主要包括分辨率、帧数和稳定性。

他说 HTC 特别看重的一点是体验期间不能让人出现眩晕感,这是目前绝大多数廉价 VR 头盔所做不到的。

无忧我房的虚拟样板间项目已经开始商用。它们打算让地产商用虚拟样板间取代实体样板间。

好的实体样板间每平米的成本可能会达到 6000 元。而无忧我房的所有样板间都是根据建筑图制作的 3D 画面,从而节省卖房子的成本。

三星 VR游戏 HTC Vive Pre HTC Facebook

无忧我房的虚拟样板间

3 月 1 日,这家地产公司内部孵化的创业项目作为 HTC 早期的合作伙伴,买到了 30 台 Vive Pre,打算通过 600 元每平米的虚拟样本间设计服务,打包卖给地产商。

虚拟现实用作商用已经有一些例子。今年 1 月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全球消费电子展上,利用 HTC Vive 展现自己产品的公司有十余家,包括英特尔、达索、戴尔、奥迪等等。

当中大部分都将 VR 作为营销技术。比如一个卖智能床垫的公司就做了一个简单的过独木桥的游戏,称过桥时的紧张体验和缺乏睡眠时相当,以此吸引用户。

也有一家公司将 Vive 接上健身房用的自行车,让人感受骑着飞马运动的体验,它的产品将随 HTC Vive 一并卖给客户。

鲍永哲告诉《好奇心日报》,自己 2016 年这一整年,最主要的工作是保证这些 Demo 演示的稳定性。“不能说一个 Demo 在北美展示 2 个月,HTC 要不停地派人过去调适。”

不只 HTC 想要虚拟现实火起来,但能如愿吗?

今年 1 月,售价 599 美元的 Oculus Rift 开始预订,它的销售页面在上线第一分钟便被挤爆。

3 月 1 日,HTC Vive Pre 消费者版本开始预订后 1 天时间里,也卖出了 1.5 万台。

Oculus 的母公司是 Facebook。而做廉价 VR 眼镜盒子的 Google 也将总计超过 200 万盒子送到用户手上。

与此同时,苹果筹建虚拟现实部门的消息越来越多。微软卖 3000 美元的 Hololens 也开始预订了。

除了亚马逊,来自美国的科技巨头全都投入到了虚拟现实当中。Google Glass 最火的之后,也只有 Google 一家在做而已。

行业内看好虚拟现实、投入进来的人非常多,除了这些为未来做准备的巨头。创业公司、投资人、芯片厂商也都参与进来。

不过除了看好新技术,每个参与者也都有些现实的理由。

随着智能手机彻底普及,应用商店内竞争白热化。推出新应用、新服务的门槛也越来越高。虚拟现实如果真火起来,将会打开一个全新的市场,而在这样一个从零开始的市场,公司规模的影响要小得多——就像 2008 年写一个简单的 iPhone 游戏就能赚上百万美元的个人开发者。

同样这也是投资机构的机会,不论从内容、视频、硬件,都有可能产生类似下一个 Facebook 一样的机会。这比投资外卖公司和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竞争看起来有吸引力多了。

至于英伟达和英特尔这样的硬件公司,也终于有了一个让人买新硬件的理由。英伟达说目前支持虚拟现实的 PC 机只有不到 1%。2010 年以来出货量连年下滑的 PC,也许还有一个新的增长机会。

不过当所有人都有着利益上的驱动期待虚拟现实能成真的时候,他们对于市场未来的判断就很值得怀疑了。毕竟,人更愿意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情。

已经有人开始泼冷水。

关注科技业 29 年的《纽约时报》记者、普利策奖作家 John Markoff 也对《好奇心日报》表示,“每年都有人在问这是不是虚拟现实元年。但我可以这么说,至少需要十年或者更久,才能让虚拟现实降价降到一个可以接受的程度。”

Oculus 的创始人 Palmer Luckey 称虚拟现实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那是 10 年后的事。

Oculus 不太着急,Facebook 可以靠广告收入养着它。但已经卖了总部的 HTC 呢?

接下来就看大众市场对这些新产品的反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