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该报志愿了,这次考大学报“VR”专业吧!

今年7月份,澳大利亚迪肯大学将设立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的硕士研究生专业。随着虚拟现实行业的兴起,教育界也跟上了步伐,开始在专业设置上,考虑开设虚拟现实专业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据各方消息,国外已经有多所大学开设了虚拟现实专业或开设具有针对性的虚拟现实相关课目,虚拟现实的专业教育从学校阶段开始介入,能够为大量培养专业素质高的虚拟现实人才打下坚实的基础。为实现虚拟现实行业的健康和高速发展而打造完善的虚拟现实的人才培养体系,国外同行们已经迈开了第一步。

但我们也遗憾地发现,到目前为止,国内职业类技术院校和综合类高等院校都没有相关消息传出。在虚拟现实的人才培养体系建设上,我们已经落后于国外同行。加快人才培养体系建设,为行业输送更多专业人才,增强行业国际竞争力,实现虚拟现实事业的强势和长远发展,已经到了势在必行的时刻。

虚拟现实行业发展凸显人才短板

国内虚拟现实事业发展水平落后于国外,技术实力差距较大,这是不争的事实,也并不需要回避这一问题,只有正视差距才能迎头赶上。

近日,盛大集团公布了其投资/拟投资的VR/AR项目中的7个,项目总金额为4.116亿美元,是国内VR/AR领域投入资金最多的投资机构,但令人唏嘘的是,公布出来的这7个公司,全部都是国外公司。资本是最现实的,也是最具有说服力的,这种令人尴尬的情况的出现,恰恰说明了国内虚拟现实行业技术实力的不足,而人才的缺乏正是主因。

实际上,国内虚拟现实公司并不是没有意识到技术实力不足这一问题,因此他们在各大招聘网站/猎头公司大肆开出高价网罗专业人才。LinkedIn(领英)发布的《2016 VR人才报告》显示,中国在VR行业的职位需求,约占全球需求量的18%,排名第二。因为LinkedIn(领英)并非国内招聘的主要渠道,可能不具代表性,在国内某知名招聘网站上,搜索VR/虚拟现实的工作,显示结果四千余条,月平均薪资水平近万元,最高者开出了五万元月薪的高价。但由于人才本身的缺乏,无论多高的价格,都不可能让“无源之水”焕发活力。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初期专业人才的缺乏在所难免,但人才培养体系的缺失,却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而这个体系,在行业的后续发展中,重要性会越来越凸显出来。

专业人才的缺乏,已经让国内虚拟现实行业的发展初尝恶果,但这还远远不是最坏的情况。如果放任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时间越往后走,我们就越能看到,国内虚拟现实行业在行业标准和技术上受制于人,在市场上缺乏无话语权。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显而易见的未来。

规划先行 早日启动缩小差距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冰冻三尺也并非一日之寒,无论国内外,虚拟现实行业人才培养体系的建设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如何建设这一体系,早日在体系建设的道路上迈出第一步,才是我们要论述的重点。

根据国外不多的经验,笔者在这里给出一些建议,希望能为职能部门、从业者带来一点启发。

一、校园教育阶段介入夯实基础

校园教育对人才培养具有关键性作用,能够为虚拟现实行业人才培养,提供足够大的基数。

校园教育是一个国家的根本,理所当然的也是虚拟现实行业的根本,能够为人才的培养铺垫下一片肥沃的黑土。职能部门、教育工作者、业内人士应互相加强沟通,在何时开设相关专业、培养怎样的人才方面取得共识,避免管、教、用脱节的现象发生。对于某些可能在条件方面不具备的学校,也可以尝试先在其他专业增加部分相关课程,比如Unity3D的VR游戏制作方向,提供给学生虚拟现实方向的选择来作为权宜之计,并在这个过程中积累经验,为今后正式开设虚拟现实专业做好准备。在这一方面,美国华盛顿大学、科格斯韦尔大学、澳大利亚迪肯大学等已经开了先例,有一部分经验可供我们学习。更可喜的是,国内位于四川的新华电脑学院已经宣布,计划开设DT工程师、VR数字媒体高级设计师”两大专业。

二、行业协会继续教育、业内公司职业培训体系打造高等人才

任何一个行业,专业人才的培养都不能脱离职业本身而存在,尤其对于高科技行业,技术更新换代速度快,对人才在执业过程中的继续教育更是不可或缺。

虚拟现实科技虽说诞生已有几十年之久,但随着整个时代科技的进步,虚拟现实科技的专业技术换代速度已与往常不可同日而语。这就对从业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职业技能的掌握,必须要跟上技术更新的步伐,才能达到行业对人才的要求标准。

除此之外,业内公司也应主动担当起人才培养的重任。在公司内部,应有定期培训、不定期举办交流会等多种形式的人才技能增强举措,为公司的技术实力增长和整个行业的人才培养贡献力量。有人说,人才培养出来流向其他企业给自己带来竞争,这种想法是明显错误的。企业人才培养制度绝不是一把双刃剑,当整个行业都形成风气的时候,人才的流通也是双向的,对流通双方的企业都是双赢局面。同时企业应加强同科研机构的沟通联系,企业与机构、学校应形成产、学、研相结合的局面。英国和加拿大的VR从业者大部分集中在各个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当中,主导VR科学的基础研究和技术创新;美国的VR从业者大部分都集中在谷歌、微软、苹果等科技巨头当中,力推VR商业化和市场化。这些例子都能为我们带来非常大的启示。

另外,在虚拟现实行业建立起职业资格认证制度也是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环节,在这里不一一赘述,笔者并不是业内专家,所以不敢妄言这样的资格认证制度该如何建立,重点考核哪些标准。作下此篇文章也是着眼于现状提出一点个人见解和思考,重要的是希望能抛砖引玉,能够得到业内重量级人物的关注,推动虚拟现实人才培养制度早日迈开第一步。

曾经有人说:少年强则中国强。其实年纪并不重要,每一个处在学习当中的人都是行业的年轻人,只要后继有人,就不怕我国的虚拟现实行业不能超英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