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VR风口中美的技术差异究竟在哪

莎士比亚在《仲夏夜之梦》中曾经写道,想像的东西往往是虚无缥缈的,但在诗人的笔下,它们可以有形、有固有的实质。虚拟与现实交互、让想像照进现实,如果用最前沿的科技浪潮来比对,无疑让人联想到 VR (虚拟现实)。

进入2016年,不少科技大会、电影讨论会,甚至汽车、房地产论坛,VR都成为主题词。种种迹象表明,VR正呈现出火爆和惊人的发展势头,在全球点燃一场无硝烟的科技革命。在日前由复旦大学举办的DreamMaker创想家盛典圆桌谈上,专家认为,VR还处于“80年代的电脑”阶段,还没有核心的标准与系统,但如果一旦有东西触发,其发展前景可能会大于电脑对我们的改变。

中国VR公司和美国VR公司确实有差别。在一些算法,在人机交互的算法、在具体的技术点上,美国企业有一定优势。但VR技术未来的发展是由硬件与软件、技术与商用相互交替发展所构成的,中国巨大的市场和在内容方面已具备的优势,使得我们在VR这个商业机遇面前,有可能领先于美国企业的发展。

VR就是创造一个虚拟的环境,让你觉得这就是现实。通过这个虚构的现实来娱乐你、帮助你、改变你,并最终影响你在真实的现实生活中相对应的决定与行为。VR和我们电脑里的虚拟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更容易让我们忘记我们其实是在虚拟世界里。这才是可怕的地方,如果我们自己都意识不到是在虚拟世界里时,人很多本能的行为就会更容易被启动,这对于人类更好地认识自己的本能创造了大量的机会。

未来我们进入到VR/AR时代,人类的时间分配会发生巨大变化,例如工作的时间可以大为缩短,娱乐、休闲、健康等时间的比例会增加。任何一项革命性的技术变化其实都曾经带来过以上改变,这正是技术进步给人类带来的福利水平的提高。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行业、职业首先为机器所取代,人类更长的学习时间和职业的升级转化将不可避免。或许再过10年,现在的许多岗位将不复存在,但未来会有更多我们现在无法想像的新职业诞生。

VR风口中美的技术差异究竟在哪

问:今天我们热议的VR (虚拟现实) 和AR (增强现实),在科技发展史中究竟处于什么阶段?

章立: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VR技术就已存在了,但可能需要搬很笨重的一台设备来体验,因此,在军工、航空等特别少的专业领域才会用到VR。今天为什么VR又重新回到了大 家 的 视 野 ? 脸 书(Facebook) 收购了一家VR公司,这是很重要的外在激发因素,但实际的核心是因为高性能、低成本硬件的出现以及软件的丰富,任何科技进步一定伴随着硬件的革新,高性能、低成本的硬件使得原来在专业领域出现的科技交付到了普通消费者手中。

VR,包括AR,是一个重内容的设备,不像手机可以打电话、发短信,平板还能上网,一个没有任何内容的头盔是砖头,所以软件生态的繁荣是谈论VR的基础。今天VR处在光明期,大家要去买VR的设备可以去天猫、淘宝,AR稍微落后,这种新的科技没有标准、统一的硬件载体承载,所以会出现滞后。

卢向华:处于商业应用起步阶段吧。其实VR已经火了一阵子了,早在4、5年前,“36氪”每年都会有超过20篇报导来写VR整个行业的进展,但VR真正为老百姓所知,似乎也就是去年的事。现在大家都觉得VR就是那个头盔,戴上个头盔就是VR了,但实际上头盔只是一个载体而已。如果用电脑来做类比的话,现在最多就是处于上世纪80年代“大家知道了有电脑的存在,但只有部分实验室在用电脑,会用电脑的人、以及电脑里可以做的事情还非常有限”这样一个阶段。电脑是微软视窗发布之后才真正普及的。VR还缺少一个像视窗(Windows系统) 一样的东西,可以让所有人都愿意使用VR,并且觉得有用。当然,如果一旦有东西触发,那VR的发展肯定要快过电脑。

问:中国的科技发展和美国在逐步接近,甚至个别领域有所超越。那么,中国的VR企业和美国VR企业各有什么优劣,如何在这个风口上赶超他们?

章立:美国和中国的VR公司之间,我个人觉得没有什么差距,大家基本上是处在同一起跑线上,比如说:我们最近出的一款 VR 一体机,它用的芯片也是最高端的。当然,中国VR公司和美国VR公司确实有差别。那么,差别在哪里呢? 在一些算法,在人机交互的算法、在具体的技术点上美国企业有一定优势。中国企业有很多本土优势,比如说我们的内容、服务,特别是面向低端用户,我们的灵活性和对碎片化需求的理解能力远远超过美国企业。举个例子,全世界就两个国家有网吧,中国和韩国,怎么在网吧里布置VR,让用户去体验,这里面有很多只有中国企业能理解的需求。

另外,从软件生态来讲,美国的软件生态跟中国的不一样,比如说:谷歌发布了白日梦,很多软件在中国是无法获得的,但在内容生态上,对本土用户需求的理解,对特殊行业需求的把握,中国VR企业的优势则是非常明显的。

在技术上,我觉得各有千秋,我们在交互方面落后于美国公司,但在图形、图片的参数优化上有一些更适合中国市场的技术,比如说我们会做一些面向中国用户的视角调整,这些细节是海外公司无法把握的。

孙金云:美国的VR企业在技术研发上有一定优势,但就VR技术而言,中国企业并没有落后太多。然而,正像我们刚才所提到的,VR技术未来的发展是由硬件与软件、技术与商用相互交替发展所构成的,中国巨大的市场和在内容方面已具备的优势,使得我们在VR这个商业机遇面前,有可能领先于美国企业的发展。

王川:今天中国和美国共同站在了移动互联网的最前列。中国有BAT这样大的互联网公司,美国有谷歌、脸书、亚马逊这样的公司。但日本有什么公司? 韩国有什么公司?整个欧洲有什么公司? 其实都没有。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中国和美国走在了世界最前列。从我们自己的经营情况来看,美国的互联网和中国是两个流派,美国是技术流派,我们对美国人很了解,一直在学习美国的计算机技术。但中国是运营流派,比如:我们做了一个产品,到海外以后,打遍天下无敌手,因为美国人对我们的这种打法不适应,这在VR领域同样适用。

VR成长期技术为先还是应用为先

问:既然VR在上升期,未来一年的节点主要应该做什么,做内容、分发、内容平台,还是做技术、产品、外设?

章立:今天的VR依然处在技术开发阶段,开发者和内容,我们都缺。但中国经过网游、端游、手游开发的阶段,有成千上万的游戏开发者,为什么没有人进入这个领域呢? 因为今天仍然缺少一个不会让人头 晕的头盔,好的内容一定是依附于一个不头晕的设备上,技术很重要。

前不久谷歌发布的平台会从根本上推动技术的发展,我之前估计是3到5年,谷歌进来后会把这个时间缩短到一年,意味着到明年这个时候做VR硬件的公司有可能解决“时间延迟”的问题。未来会有很多技术,比如说交互,在虚拟的世界里,怎么把双手代入,把朋友和社群代入,实现社交化等,这涉及到外设、空间定位等,它其实和AR、人工智能息息相关。

孙金云:VR技术的发展将会经历硬件和软件的交替增长过程,目前尚处在硬件的发展阶段。一旦后续有更多的内容提供商参与,VR的应用必将出现一个大规模的增长。

问:除了游戏和电影,VR还有什么应用场景?

孙金云:一切与想像、体验相关的场景,都有可能成为VR未来的应用,例如培训、远程会议、场景模拟、展览、旅游、导览 (博物馆、样板房之类) 等。

章立:我提个我女儿的教育案例。今天北京有很多高校找到我们,希望把VR应用到教育中去,把VR部署到学校,让那些小学生、中学生用VR去探索自然,探索宇宙,去身临其境地接受枯燥晦涩的知识。

除了教育之外,VR这个空间还很大,最近我们关注比较多的是房地产领域,比如:虚拟看房等。未来人们去看房的时候,售楼处的小姐可以让他们戴上头盔,看到的就是装修好的房子。还有医学领域,医生在培训的时候,如果他变成一个小虫子在人体内转悠,熟悉器官的话,对提高他的技术会很有帮助。此外,专家讨论的圆桌谈,包括娱乐行业,都可以做成VR的场景。我们还和很多电影院合作,把结尾拍成VR的形式,这种场景会越来越多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而网络直播也是可以尝试的,未来为什么不能360度、全方位去看网红美眉呢?

过去两年,我们还在摸索一些中国市场特殊的商业模式,比如线下体验店、网吧,这是中国特殊的商业模式,我们在美国没有看到过,韩国有一些。这些场景、行业应用是VR很大的机会,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把这个东西交付给开发者,让他们在各行各业中有所作为。

卢向华:再从研究者的角度加一条,就是做用户行为的科学实验。VR比起电脑更容易让受试者有真实感,所以我们大量的消费者行为学、心理学等的实验,都可以采用这一技术来做,估计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VR交互感如何“升华”虚拟与现实

问:常人理解虚拟和现实是对立的,一个是真实的现实,一个是虚拟的。我们看文艺作品、打游戏时,分得很清楚,我们所处的环境是真实的,作品、屏幕里那个世界是假的。那么,VR技术在未来能够让真实和虚拟的世界产生一种怎样的交互和影响,那个虚 拟有可 能会变成“真”的现实吗?

朱峰:从字面解释看,虚拟与现实有一点矛盾,实际上,人看这个世界的时候也分成现实世界跟虚拟世界,有很多东西是人想像出来的,举例来说,我们看到的世界应该是倒过来的,投影的角度是倒过来的,但我们的大脑会自动把它“扶正”。我们今天用技术的手法把它还原出来,随着物理技术的发展,当物质变到极小的程度,比如说光子、量子,它本身是虚拟的场景,在这样的虚拟场景下又可以把它还原。从未来的角度来说,如果敢想,虚拟跟现实生活有可能会融合的。

卢向华:虚拟的东西永远都变不成现实,但问题是虚拟的东西往往与现实是一一对应的,VR就是创造一个虚拟的环境,让你觉得这就是现实。通过这个虚构的现实来娱乐你、帮助你、改变你,并最终影响你在真实的现实生活中相对应的决定与行为。从这个角度来看,VR和我们电脑里的虚拟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VR技术所创造的虚拟世界带来的真实感,更容易让我们忘记我们其实是在虚拟世界里。这才是VR可怕的地方,如果我们自己都意识不到自己其实是在虚拟世界里时,人很多本能的行为就会更容易被启动。从正面的角度来看,这对于人类更好地认识自己的本能创造了大量的机会,比如说很多科学实

验都可以用VR来测试用户真实的反应;但从负面的角度来看,也许很多人就会更加沉浸于此,不愿意回到真实的生活中去。

王川:VR是今天最前沿的科技之一,也是计算机科技发展的一个结果。VR能带给我们过去所得不到的一些体验,但看得时间长,确实会失去自我,这个也是VR现在面临的问题。但毫无疑问VR是技术的发展方向。VR之后会再进入更大的领域,就是AR,大家认为应该在10年以后才能成熟。大家可能看过一些007的电影,主角头戴一个眼镜可以看到周围所有的世界,同时看到一个人以后,旁边会标上他的各种资料,那就是AR。或者我们一起讨论房子怎么盖,可以虚拟出这些房子来,互相不断地改。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章立:谷歌发布的产品中文名字叫白日梦,没有VR的时候大家都做白日梦,VR的好处是让大家做白日梦的时候更加真实一点。现实是比较残酷的,大家偶然做白日梦激发自己是必要的,虚拟和现实有各自存在的意义,有时候把每天24小时分一下,会发现在虚拟镜像中存在的时间并不比在现实中存在的少,VR让虚拟的事情变得更加真实,更有可触碰,我觉得是好东西。

甘剑平:首先,从技术层面讲,我们现在看到的是VR头盔,但未来虚拟现实或者是VR技术真的一定要戴头盔吗? 大家看过 《钢铁侠》,他没有戴头盔,所有的东西是从空中捕捉来的,手一抓虚拟的人在面前了,图纸在面前了,根本不需要头盔,我相信未来有更好、更新的技术体现VR。

第二,虚拟现实,其实很多人并不希望生活在现实生活中,所以他要进入到虚拟世界,所有游戏都是逃避现实的一种方法,从情感上说,也可以通过漫画跟人工智能机器人聊天,或者跟远在千里之外的陌生人聊天。我觉得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为这个技术的发展不愿意离开家,愿意生活在虚拟世界,而不是现实生活中。这可能是一个不太好的事情。

孙金云:我个人对于虚拟世界的理解,其实它影响的是人的精神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讲,它也是真实的。所以,VR技术未来商用发展影响到的领域,将会是与人的思维和精神世界连接更紧密的那些领域,例如文艺作品、影视、游戏、沟通、教育,以及一切涉及到体验的场景,它会和我们生活的真实世界实现更多层面的交融。

问:每一次科技变革,都会伴随着科技恐惧论,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孙金云:我曾问过一位朋友,你觉得人类会不会有一天被人工智能或者是机械所取代,被毁灭了。当时他说,其实未来就算有这样的可能,要毁灭人类的也不是机器和人工智能,而是有能力掌控他们的东西。科技和人工智能的发展有着相互交织的关系,这些科技是革命性的,但把视线放在人类发展中,任何技术出现的时候都有这样的惊心动魄的过程,但最后我们会用智慧维护好科技和人类的关系。

章立:许多未来的生活场景,现在想想觉得不可接受,但实际上大家想想很多年前没有蓝牙耳机的时候,一个人在路上讲话,你肯定以为他是神经病,现在一个人在路上讲话,你会觉得这个人是在打电话。科技会让人习惯新的生活,现在大家有很多时候是在刷微信,在5年前这是不可想像的,科技是为人服务的,最终会成为一个工具。未来会发生很多变化,生活在变化中,你会觉得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朱峰:对科技的恐惧,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时候就已经出现过了,但事实证明,科技的发展更大程度上创造了更多的工作机会,一些旧的行业会消亡,比如说马车车夫这个行业不见了,但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司机去做这样的事情。回到21世纪看,我们也会有非常多的新鲜事,10年前、15年前没有快递,现在女孩子每天收快递是非常快乐的事情。同样,如果我们未来进入到VR、AR、人工智能时代,有一些行业还是不会消失的,会做音乐的人、写剧本的人,做这样一些创造性工作的人还是不会消失,要把别人变成VR世界的人,也需要一些人创造出来,所以新科技会创造出更多的岗位,只不过有可能让人们变得越来越懒。

拥抱变革职业升级不可避免

问:在新一轮的技术革命中,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词,一个是虚拟现实,一个是增强现实,一个是人工智能,未来随着技术的变化,人类的分工、职业、活动会发生哪些变化?

王川:我上中学的时候看过一篇文章,美国的一个农场主到中国来讲课,他自己一个人种1000多公顷的玉米,还有时间到中国讲课。他有一个数据,说美国的农业人口占总人口的3%,但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中国的80%是农民,但还要大量进口粮食。我们大家休闲的时间越来越多,工作时间越来越少,实际上就是技术带来的。我认为,科技会替代一些重复性的劳动,会让人变得越来越懒,但未来科技无法替代人们的创造性劳动,所以未来创造性的劳动会越来越值钱,重复性的劳动会被替代,像富士康现在大量使用机器人,但小米却需要大量的研发人员、设计人员,我认为科技、创意人才的能力会越来越重要。

甘剑平:当科技发展到非常强大的阶段后,大多数人可能就不愿意出门,在家里呆着,反正吃什么也不重要了,弄一些维他命,做一些豆浆之类的东西,每天喝3杯就不用吃饭了。不好吃怎么办呢? 用虚拟现实给你模拟,你想吃什么,屏幕上点两下就可以了。其他的时间你活在虚拟世界里,主要的事情让机器干,剩下的90%的人就在家里吃东西,所有的生活场景用虚拟现实为你提供,所有的情感和友情都通过机器,用模拟的方法让你感受。

孙金云:这三项技术的发展,会给人类的生活、职业带来巨大变化,首先影响到的是那些信息依赖型、简单重复的职业或岗位,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提升,会有更多的职位被机器所取代。在这个转变的过程中,总体而言,人类的时间分配会发生巨大变化,例如工作的时间可以大为缩短,娱乐、休闲、健康等时间的比例会增加。此外,我们也能够看到任何一项革命性的技术变化其实都曾经带来过以上改变,这正是技术进步给人类带来的福利水平的提高。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行业、职业首先为机器所取代,因此,人类更长的学习时间和职业的升级转化将不可避免。或许再过10年,现在的许多岗位将不复存在,但我们也相信,未来会有更多我们现在无法想像的新职业诞生。

卢向华:我觉得这三者仍然都是我们人类的生产工具,就像原始社会时的石头一样。只是现在这个生产工具越来越高精尖了,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了劳动力的功能。生产工具与劳动力合二为一了,部分劳动力就被释放出来。这些劳动力也许会抱怨说,我的工作被机器替代了,我没有价值了。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个生产工具生产出来的东西还是为人类所用的。它把繁杂的、不需要创造力的劳动取代了,是为了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短期内,也许工人的就业率降低了,但我们可以看到服务业的就业率在快速上升。长期来看,机器与人的分工肯定也会达到一个相对的平衡。

问:一项技术,从技术的研究者来讲,可以看清楚这个技术的原理、边界,从应用的角度来说,我们则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想像力,对于那些想在智能科技领域创业的创业者,专家们有一些什么忠告?

甘剑平:VR的确现在听上去是在风口上,很多投资人、创业者都在媒体上说VR有多好。但其实,现实可能还是残酷的,要做出真正有应用价值的产品可能还会有一段时间,所以VR有风险,入市请谨慎。

王川:我是一个连环创业者,作为创业者给创业者的一句话是,追随内心,追随自己的热爱,你做不做这个只有一个标准———后半辈子就干这件事,你愿意不愿意? 如果你愿意把后半辈子都投入到这件事上,我认为是成功的希望最大的。

章立:最重要的是不忘初心,无论是做VR还是做其他,最终要交付一个产品,都要从用户中来,最后回到用户中去,你站在这个角度去考虑,无论遭遇多大的困难,都会知道要和用户站在一起。

孙金云:第一,喜欢上一件事。第二,坚持下去。第三,没有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