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斯皮尔伯格可以打破VR电影的魔咒

属于VR电影的时刻至今还没到来。但若能用VR创作出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沉浸式环境且达到正片长度的电影,将是个多么惊人的成就。YiViAn觉得有一个人最适合来解答这个问题,你也许听过他的名字,他就是斯蒂文·斯皮尔伯格。

VR电影

斯皮尔伯格已经在一个秘密的VR项目上忙碌许久了。不过这并不是一部电影,而更像是“面向家庭”的电视剧。

但重要的是,他不为人知地掌握着一个重要技能,可以打破未来VR电影的僵局:斯皮尔伯格知道如何控制观众且又不会被他们发现。

存在问题:怎么讲一个VR故事

最近获奥斯卡奖的制作设计师(也是Virtual Reality Company的创始人)罗伯特·斯托姆伯格(Robert Stromberg)在接受瘾科技(Engadget)的一次采访时说到:

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就像剧院时代出现了电视机一样。VR电影可以理解为一个现场表演与电影叙事的交错混合体。对我来说,这还只是在起步阶段,我不太相信真正的核心问题已经被解决了。我们准备好讲故事了,可是在VR环境里应该怎么做?很多人都在推进与这种动态方式的结合以此寻找适合自己的方案,其中也包括我自己。我相信未来几个月到一年的时间里,这种戏剧性的叙事事件一定会发生。 有很多人都开始在做一次性的内容、但是在VRC,我们在努力创造的是第一个已完整的制作好的,具有观影性的,包含感情的故事内容。 我相信这一天并不远了。只要等到技术发展到那个时刻,我们就可以使用这个技术为观影人创造真实的情感体验。

除了罗伯特所提到的种种细节,观看一个故事和参与到其中的矛盾之外,还涉及怎么样对镜头进行切换而不会使观影者昏头转向,摄影机能挪动到多快,以及之前提到的如何捕捉真实的“情绪”?至今VR电影都还仅仅是内容场面的展现。

解决方案:斯皮尔伯格对电影心理学的理解

斯皮尔伯格的诀窍是用简单的方式捕捉复杂的主题。他是一个看不出城府,却精心于艺术的大师。随便找一部他的经典大片,你就会发现他使用了大量的精力使其看起来简单易懂。

他的“长镜头一镜到底”的方法是个很好的例子。他经常一个镜头长达几分钟,同时自然的调整镜头位置,使观影者集中精力在了解剧情上而不会被花式的拍摄技巧所折服。

当然,斯皮尔伯格可能还不能完全将这些技巧复制到VR中。比如,他将完全不再移动镜头,而观众可以。但还是可以使用相同原则应用在VR上,并且保持相同的观影心理掌控。比如,VR观众的注意力会被声音或者动作所影响。沉浸式VR电影将一切内容都展示在了观众视野里,但也有很多方法可以指引其注意力。

斯皮尔伯曾表达了类似的对VR的看法和态度,把虚拟现实称为一个危险的媒介:“我之所以认为虚拟现实是危险的原因是观众可以选择不跟随故事叙述者所呈现的视角。我希望虚拟现实不会让观众迷失在虚拟现实中, 忘记了故事的主线, 毕竟观众在虚拟世界中是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视角的。”

当然,斯皮尔伯不一定是制作出完美VR电影的那个人。

斯皮尔伯格在90年代已经用侏罗纪公园证明了自己是视觉效果的先锋,也证明了他比当今很多大型CGI电影处理的要更好。

如果斯皮尔伯格不是第一个打破VR电影的魔咒的人,那这个人将会是个了解VR电影潜在风险并可以灵活地躲避风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