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电影该怎么拍,我们和一位纪录片导演聊了聊

在一片布满砂砾和杂草的荒地上,一声巨响后,远处瞬间升腾起巨大的蘑菇云。我环顾四周,黑色的烟尘和石块像雪崩一样向我逼近,袋鼠四散而逃……

这是虚拟现实(VR)纪录片Collision的一处场景,它在今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有一处展位,也曾在今年1月的圣丹斯电影节展映。我们用一部三星Gear VR看完了这部15分钟的短片。

片子中的爆炸点位于澳大利亚西部沙漠。20世纪60年代,英国在这里进行了超过20次核武器试验。当地的原住民被迫迁移,但辐射造成的生态破坏遗留至今。

Collision以此为背景,拍摄了一名亲历者Nyarri Morgan对这段历史的回忆、感受和思考。

VR电影 Gear VR

Collision的导演Nyarri Morgan(左)和纪录片的主角Nyarri Morga。

VR让这部片子的叙事方式变得不太一样。你能站在Morgan家里的院落观察他的日常生活,能飞在天上看爆炸留下的痕迹。只不过三星Gear VR头盔让这个过程有点头晕目眩。

VR电影 Gear VR

Collision在达沃斯的展区

“很少人会对这里的爆炸有所了解,这是个隐藏在历史背后的故事。”Collision的导演Lynette Wallworth告诉《好奇心日报》,她觉得VR是诠释这个故事最好的方式,“把你放在他(主人公)的视角上,让你感受爆炸的灰烬、感受被毁掉的一切。”

严格一点说,涉及实拍的“VR”电影并不是真正的虚拟现实,叫做360度影片更准确些。

Wallworth用到的拍摄工具就是一台有16个GoPro的全景摄像机。相机被绑在无人机和汽车上。拍摄的时候,剧组人员都要隐藏起来避免入镜。

VR电影 Gear VR

但最难的并不在摄制环节。“前期制作非常困难,这是一个太新的技术了。”Wallworth说,真正的拍摄只涉及2名摄像师和1名录音师,但在这之前,并没有人能准确知道该怎么做策划。

“包括要怎么设计画面、声音,怎么评价你要拍的内容。甚至最简单的,你要怎么压缩文件都是问题。”

这也是所有追逐这个新技术的电影制作者所面对的基本问题,技术问题之外更多的是叙事上的困惑。

所以我们现在能看到的VR影片大多是风景游览、或是赛事直播,它并不涉及太多的导演视角——而这恰恰是电影这个艺术形式的基础。

为了让观众有“临场感”,VR改变了叙述方式,这在一些人看来是违背电影的精神。

好莱坞导演斯皮尔伯格就把VR描述为“危险的媒介”,他的理由是,导演一直以来是影片的中心,决定给观众展示什么。观看电影的过程理应是被动的,而VR的互动性让导演无法掌控叙事的节奏和走向。

斯皮尔伯格说的有些道理。在观看Collision的过程里,观众会偶尔察觉不知所措,不知道眼睛望该向哪里。

但在Wallworth的解决方式是声音的引导:“你完全可以用声音来引导观众。我们就使用了杜比全景声技术来录制声音。”这么一来,在VR电影中声音就是有方向的。

所以Collision在大部分的场景里用了旁白,一个声音会告诉你“Hey,现在望向右边,大门口的这位就是我们的主人公。”

但这种引导方式也只是尝试中的一种。现在的VR电影更多的带有实验性质,好莱坞的制作公司们纷纷开设新部门、实验室,比如20世纪福克斯决定今年要做20多部VR电影。

在导演们找到合适的方法之前,良好体验的VR技术依然距离我们还很遥远。

尽管Cardboard价格低廉,但移动VR效果糟糕,很难让人持续想要观看。

体验好的VR设备却价格高昂,内容体量也过于巨大,普通的消费者很难轻松应对这些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