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解读:一个哲学女博士心中的VR

倘若VR终将会迎来高度发达的那一天,所有对于未来的幻象都能够由VR来实现,这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世界?大多数可能会认为,这个世界可能就是梦想中的乌托邦。但事实确实如此吗?前段时间,我曾与一个向往哲学的妹子深入探讨过未来的VR世界,在她的眼中,结果却截然不同。作为从业者,我们或许也需要倾听一个外行人心中的VR到底是什么样的?

——编者注

卡西尔认为,“人并没有什么抽象的本质,也没有什么一成不变的永恒的人性。人的本质是永远处在人的创作之中的。它不是既定的实体,而是一种自我创造过程。这就是利用符号创造人类文化的过程。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人才能实现人的自我解放。”虚拟现实作为人类创造出的一种特有文化现象,通过使人超越特定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为人的存在增添了许多可能。可以说,VR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使人类克服生存焦虑并确证自我在现实中的存在,是人解放自身、获得自由的一种方式。

虚拟是一种数字化的存在,VR作为虚拟的高级形式,它带来的改变绝不仅仅是延伸了人的感官,更为重要的是它使人更为自由。VR超越了我们生活的时空界限,提升了人类追逐梦想的能力。在VR所提供的游离空间中,人的心灵可以从现实中暂时退出,获得一个临时的栖息之所。来自社会的压力和禁锢将在这个虚拟世界中获得解脱和释放。

想象一下,一个失恋的人痛苦不堪,因为失去了爱人而感觉生命不再完整。VR可以为你量身打造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一切失去了的人都可以再现,你甚至可以同他进行交流、互动,就如同他们从未离去。甚至我们不必再为现实中失去的东西而感到恐惧和沮丧,因为你想要的一切VR都会在另一个时空里给你。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恐怕再也不能作为辞职的借口,因为VR完全能同时实现身临其境和足不出户。通过VR,你甚至可以凭借想象创造一个世界。虽然这样一个绝对自由的虚拟世界并非完美,但是,在虚拟世界中,一切规则都将由你制定,你可以摆脱在现实世界中的原有角色成为任何人,过任何一种你想要的生活。虚拟世界中的“你”是完全自由的,你可以随随便便穿越到任何一个时代和国家,就像《太子妃升职记》中的太子妃一样,升职也不需要升那么久,也许一上午就能搞定了!

当然,VR不是你想要,想要就能要,它也会带来一些问题。VR使真与假的界限变得越发模糊,而人作为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中介者,会在这种模糊的切换过程中出现角色的转换失调。生理上的失调已经在晕动症中得到了体现,人生活在现实世界里,身体是受生物规律支配的,而在虚拟世界中,人并没有一个有生命的身体。

即使我们的意识能够完全沉浸在虚拟世界中,但身体仍然属于现实世界。当我们体验VR时,大脑可以被虚拟的现实所“欺骗”,认为自己是在现实之中,但是身体却很“诚实”。所以,当你的意识长时间处在虚拟世界中,身体便会“惩罚”你。当你的身体无法适应虚拟世界的种种,在认知上就会出现偏差,然后你的身体就会很方。

角色的转换失调也包括心理上的失调。心理学认为,人在不同条件下有不同的身份和角色,如果它们互不相容、出现矛盾,人就会产生不适感、障碍感和冲突感。在VR营造的虚拟世界里,人是无限自由的,可以扮演任何角色。但是,人终归要回归现实世界,在这两个世界之中,人扮演的不同角色也许会发生冲突。

假如你通过VR设定了一个自己想要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之中,你是主宰者;而在现实世界中,你的能力却极其有限。当你习惯于在VR世界中掌控一切,回归现实却发现自己一无所有,这种强烈的落差就会衍生出焦虑、低落等心理感受,这些心理感受同时也会对生理产生不利。VR营造的世界与现实极其接近,而正是这种逼真的相似,相应地会使落差感更加清晰。

人总要从虚拟世界中的角色之中退出来,面对现实世界,原来的角色规范和行为准则会变得陌生。一个从VR中回归现实的人,与他人的交往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虚拟现实中的人习惯了对虚拟物的完全控制,意志会变得膨胀。他也许会变得封闭自我,减少现实生活中的交流,甚至不能从虚拟世界中的交往规范(假如虚拟世界中有规范的话)里走出来并他人产生冲突。最终的结果还真有可能会变成一言不合就想重返VR。

不仅仅是社会角色,VR世界的价值取向、道德规范也与现实世界有很大的区别。在虚拟世界中,究竟有没有道德责任?如果有,那么它同现实世界的道德责任是不是一样的?我们之前已经分析过,VR的主要吸引力在于它可给人以无限自由的可能性,体验者也许正是因为想要暂时逃离传统的道德规范才选择VR。

如果在虚拟世界中存在和现实世界完全一致的道德和规范,恐怕VR也就失去了它本该有的吸引力了。试想一下,现实中你最感到束缚的东西在VR的世界中居然也有,你会不会觉得套路太多了点?可是,如果VR中不存在道德,或是存在与现实世界不一样的道德规范,那么人们在体验VR又回到现实之后,现实世界极有可能会陷入一种混乱和无序。更为夸张的是,也许一千个VR世界中就有一千种道德规范,它们也许都与现实中的道德规范不同。当我们习惯于不必负责的行为和活动,现实世界可能就会变成一片狼藉的战场。虚拟自由与现实责任之间的这一鸿沟,恐怕不是VR本身所能解决的。

如果VR在未来当真能够像网络和智能手机一样普及,那么,文中所述的这些问题就不得不被考虑。当然,VR的普及所带来的这些问题也许并不能只靠VR技术来解决,而需要从哲学、心理学、认知科学等许多学科的发展中寻找到答案。

关于作者

张欢,女,南开大学哲学院,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