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影像“病毒式”传播 谈公众对VR的看法-好色VR

从影像“病毒式”传播 谈公众对VR的看法

据国外媒体报道,伊娃赫莎(Eva Hoerth)是一位虚拟现实设计研究员以及虚拟现实社区组织者,她喜欢记录用户在使用虚拟现实时的相关影像。在Leap Motion推出最新版的Orion时,赫莎拍摄了关于其同事使用这种虚拟现实设备的视频并在Twitter上发布称“这就是未来”。一时间,该视频转发量超过5000次,在图片分享网站Imgur上的浏览量超过500万。不仅登上了社交新闻网站Reddit的头条,而且在YouTube获得了近50万次浏览。

在游戏开发者大会之前的虚拟现实黑客马拉松上,笔者有机会与赫莎关于公众对视频的反应进行交流,我们不仅谈及用户对虚拟现实的看法,也谈及其作为一个女性对虚拟现实的观点。

赫莎热爱虚拟现实,也热衷于看人们使用虚拟现实设备。她认为“现在的虚拟现实设备是多么滑稽”。赫莎指出,“现在的我们就像一个小丑,特别是想像将笨重的手机戴在脸上的时候。”

我认为赫莎的视频能够获得病毒式的传播可以反映出几个问题。其一是有人认为虚拟现实将使现实社会变成反社会的乌托邦,公众对此有一定恐惧感。而另外是虚拟现实设备在使用时的怪异和尴尬。特别是在社交场合,虚拟现实设备阻碍了人们之间的目光交流,显得怪异和尴尬。美国著名博主罗伯特·斯考伯(Robert Scoble)曾指出谷歌眼镜的消极影响一部分是其在人与人的谈话中阻碍了目光交流,他认为这有悖于社会契约以及文化规范。

对此我也有同感。眼神交流被阻碍,有助于解释公众会对一些在公众场合使用虚拟现实设备的影像产生强烈的反应。

这里有两个具有代表性的图像。其一是在三星 Gear VR 的创新版发布一个月后,有人拍摄下一个男人在餐厅外使用虚拟现实。而在2015年6月11日,行为艺术家扎奇·莱伯曼(Zach Lieberman)记录了游戏开发者迪米特里·拉左瓦(Dimitri Lozovoy)在纽约地铁上玩一款VR游戏,并将其照片发布。

虚拟现实 VR游戏

用户餐厅外使用虚拟现实

这两张照片被分别发布在Gothamist以及Gizmodo网站,在评论里,公众都在讨论佩戴虚拟现实设备看上去是多么荒谬和惊世骇俗,认为“戴上这玩意儿就只能呆呆坐着,简直是又瞎又聋。我们就只能那么呆坐着看”等等。

虚拟现实 VR游戏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参加三星发布会

在赫莎的视频疯传几天以后,2016年2月21日,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参加三星发布会。当现场观众都佩戴Gear VR设备完全沉浸于虚拟世界当中之时,扎克伯格走进会场,从人们身边大步流星走过而完全没有人察觉。扎克伯格将这张照片发到他自己的facebook帐号当中。

这张图片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推友Nicolas Debock评论道“这是否预示着我们的未来?”而媒体的反应也如出一辙。《华盛顿邮报》称,照片令人“毛感到恐怖”。而科技网站Verge指出,照片激起了人们对“恐怖的赛博朋克未来”的担忧。从《黑客帝国》(Matrix)到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的《制造共识》(Manufacturing Consent。)都曾描述过诸如此类的场景。不同的是前者通过邪恶的乌贼机器人,后者则是享有特权的人类精英。但二者都反映了人类对自身发展的担忧以及焦虑。扎克伯格的照片也反映了这一点:照片当中的人们如此专注于那一小块屏幕上的内容,以至于对身边走过的扎克伯格毫不知情。

斯考伯认为谷歌眼镜违背了隐形的社会交往契约,我也认为的确如此。在公开场合佩戴虚拟现实设备也触碰了类似的社会禁忌,你完全无视自己身边有很多人。扎克伯格的照片使人们联想到反乌托邦的未来,普通人在不知不觉中被少数精英控制。但总体说来,我认为这张照片“恐惧”的部分原因是但你在使用虚拟现实设备时,完全不知道在现实世界中在发生什么,即便是一个著名人物走过你身边也无从知晓。

笔者认为,虚拟现实设备,特别是移动虚拟现实设备在公开场合的使用会遇到文化上的障碍,很多人可能会顾忌周围人的异样眼光。三星曾发布了一则关于女性在公共汽车上使用虚拟现实设备的广告,试图消除人们的这种顾忌。

人们是否会在公共场合使用虚拟现实设备?虚拟现实设备的公开使用是否会对周围人造成过度的影响?或者说人们在公共场合更倾向于使用增强现实设备?毕竟增强现实设备使得使用者对周围环境有更好的感知。

我认为,业界应该多关注这些虚拟现实图片视频的病毒式传播,不断了解和听取公众对公开场合使用虚拟现实设备的反应。随着虚拟现实体验的不断普及,公众的反馈会不断改变和影响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和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