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相机厂商Jaunt 设立研发中心做关于未来的事-好色VR

VR相机厂商Jaunt 设立研发中心做关于未来的事

“我们想上天入地,去到最深的海底。”虚拟现实公司Jaunt这样描述他们的梦想。对于VR的未来,Jaunt不愿旁观,而是希望以最近的距离接触到核心。

VR相机 OZO Oculus HTC Vive

今年法国欧洲杯上,欧洲足球协会联盟在场馆中安装了10台诺基亚OZO虚拟现实相机。OZO内置了新研发的虚拟现实摄影算法,可以即时生成360度全景音画。这10台OZO相机每台售价就高达6万美元,欧洲足球协会联盟将考虑把VR视频上传到官方YouTube上,用户可以通过如Oculus或 HTC Vive 这样的虚拟现实头盔从YouTube上观看该机拍摄的视频。

这听起来很酷,然而并不是新鲜事。早在今年2月,旧金山Levi’s体育场举行的超级碗就已经率先使用了VR拍摄设备——Jaunt360度全景虚拟现实相机JauntOne。JauntOne的售价甚至高过OZO,达到了惊人的7.5万美元。这台机器是在加州制造的,目前全球仅25台,其中10台在Jaunt自己的工作室,3台在上海文广传媒集团SMG,其余的分发给了Jaunt的其他合作伙伴。

一切为了本土化

“VR还处于初期阶段,但是毫无疑问VR是具有影响力的,将会对人们未来的生活产生颠覆性的影响。现在即使你用手机,也已经能够获得较好的VR体验,当然你也有更加高端的选择。”Jaunt联合创始人、首席技术官、代理CEOArthurVanHoff日前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

ArthurVanHoff,荷兰人,在创立Jaunt前,曾担任社交新闻杂志AppFlipboard首席科技官。也正是他,将VR的媒体属性赋予了Jaunt。创立Jaunt之初,他们就希望做一家关于内容的公司。“我们想找一些比较好玩的东西。”VanHoff对记者表示,“当VR第一次用在Oculus的时候,我们试了之后感到很新奇。但问题是似乎所有人都在做游戏,于是我就想来做一些不同的吧,所以我们就做了娱乐。”Jaunt因此诞生。

VanHoff让记者试了几款刚刚开发出来的VR娱乐视频。就观影体验而言,这几款游戏称得上是业内顶尖的,即使长时间观看,也完全没有晕眩感。其中一部是关于秀场表演录制的360全景视频。除演员外,各个工种的人都同时出现在画面里面。“也许人们会感到不习惯,但是我们想让他们了解一个节目真实的录制过程。”VanHoff解释道,“这让观众获得了一种新的体验,很多人希望知道节目背后的那些人和发生的一切。”

还有一段视频看了后就不那么愉悦了,情节充满了暴力和血腥。VanHoff说:“我们在中国有专门的视频制作团队,就是为了加速本土化,来制作适合中国观众的视频,那些暴力的画面不会在中国的内容里面出现。”

“本土化”是VanHoff不断强调的词。他的目标是把Jaunt做成VR中的GeniusBar。上个月,Jaunt与SMG达成战略合作,并成立了Jaunt中国,打造高端VR影视。对此,VanHoff表示:“我们在中国主要做两件事:第一是创造内容,特定的内容,为中国人量身定制的中文内容,这也是与SMG合作的原因;第二件事是做一个中文的APP,做渠道,适配于所有VR硬件头盔的内容平台,让中国的VR硬件设备也能够随时随地使用。”

在获得了Flipboard的运营经验后,VanHoff创立了Jaunt。他坦言,Flipboard在中国做得并不好,原因就是不符合中国人消费新闻的习惯。他相信技术是相通的,只是内容平台不同而已。“我们正在用同样的技术打造不一样的平台。我相信中国的市场一定会超过美国,因为这里对于移动需求的趋势异常明显。”

利用此前在媒体行业的经验,VanHoff始终在努力推动Jaunt与新闻媒体的合作。Jaunt曾和美国广播公司ABC做过关于叙利亚内战摧毁历史文明古迹的VR新闻;在尼泊尔地震的时候拍摄过VR公益片。VanHoff对记者表示:“媒体使用VR技术来做新闻并不见得会增加成本。而且新闻里所有的人都会出现在屏幕中,观众会觉得很有意思。”

内容大于硬件

但即便是价值高达7.5万美元,配备24个高性能摄像头的JauntOne,也无法在现阶段实现VR的新闻直播。VanHoff说:“目前的VR相机还只能靠把拍摄画面导出来,经剪辑处理后做成VR视频,VR直播功能很可能在下一代产品中实现。”

拥有堪称全球最贵的VR相机的Jaunt,却始终把自己定位成一家做内容和应用而非硬件的公司。在Jaunt位于洛杉矶的工作室,有一大批来自于迪士尼旗下卢卡斯影业的校友。VanHoff告诉记者:“我们真的不介意去用一些其他公司的虚拟现实设备来拍摄专业级的VR视频。因为说到底我并不认为我们是一家生产照相机的公司,我们也欢迎其他平台的开发者到我们平台来开发。”

所以当人们还在沉浸于GoPro的拍摄所带来的新鲜刺激感时,Jaunt已经开始筹备好莱坞级的大片了。“我们和SMG合作拍纪录片,关于历史,关于自然,上天入地,去到人们不能去到的地方,哪怕是最深的海底。”VanHoff饶有兴趣地说,“海底对我们最大的挑战在于光线太暗,相机成本太贵,所以现在还是在天上多一些,比如把VR相机装在无人机上,让人产生飞翔的感觉。”

VanHoff表示,目前还不知道SMG用JauntOne具体在做些什么,“可能是一些动作片,比如功夫熊猫的宣传片。”但是JauntOne的设备今年会增加到75个,未来中国将拥有三分之一(25个)。他说:“中国市场用户的兴趣更加广泛,比如追星,我们需要很好地了解市场,了解用户。”

就在两个月前,JauntCEOJensChristensen突然宣布离职,这也导致外界对Jaunt的猜测。对此,VanHoff显得非常平静:“当公司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对CEO的要求也更高,需要更多的能力和经验。Jens现在也是我的好朋友,他说想休息一下,去度假。”

而对于未来Jaunt由谁来掌舵的问题,VanHoff也毫不避讳,“我们希望未来的CEO是一位有资深媒体背景的人,做VR就是做媒体,把内容用到好的渠道,足够了解市场,最关键的是帮助公司实现增长,我们来中国也是为了更快地增长。”他还透露,Jaunt中国未来的CEO也很可能来自中国。

提到虚拟现实AR领域的竞争者MagicLeap最近的发展势头,VanHoff笑着说:“AR是未来的东西,还有好几年要走,但几年后一旦推出会比VR更激动人心。不过眼前还是让我们先做好VR,VR才是现在。”

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Jaunt不关注未来。VanHoff介绍称:“只有通过新技术才能改变世界,为此我们也设立了一个研发中心,他们就是在做关于未来的事情。未来在看电影的时候,人们能够进入电影里面,在作画的时候,也能够进入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