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C Vive总经理汪丛青:失败是最好的老师-好色VR

HTC Vive总经理汪丛青:失败是最好的老师

就像大多数创业者一样,身高一米九左右的汪丛青喜欢穿着牛仔裤配黑色T恤,典型的科技人员范儿。但或许是曾在多家科技企业担任高管养成的习惯,他又很喜欢像穿衬衫一样,把T恤的下摆扎进牛仔裤里。职场的旧习惯改不了,创业的新环境要适应,这是他目前的真实写照。

作为HTC Vive中国区总经理,他参与的工作是HTC这家老牌科技企业内部的VR创业,并且培育和开拓中国的VR市场。他曾经在美国及台湾地区多次创业,在拥有丰富的职场经验后,来到了一个新的领域,和众多创业企业同台竞争。

VR创业 HTC Vive HTC

已届中年的他再次出发,来到一个全新的领域二次创业。这对于他和HTC来说,都不容易。不过,让汪丛青感觉振奋的是,在VR领域再次创业的过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而且,与20年前他刚来到中国大陆时相比,中国的创业环境正在逐渐变好。“更多的年轻人才愿意参与创业,这是好事。”

送快递的总经理

在被戏称为“宇宙中心”的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汪丛青有一个自己的格子间工位。跟其他大公司的高管不同,他并没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而是跟其他同事一样,在一个两三平方米的空间里工作。

他工位的隔断上,挂着3张HTC Vive的海报,中间那张写着“This is real”。这也是不少HTC体验者的感受。离工位不远,有一个HTC VR体验厅,隔不了几天,就会有寻求合作的厂商、采访报道的记者来体验VR技术所构造的“real”世界,有些初次体验者还会被一些逼真恐怖的VR游戏或视频吓得尖叫连连。

虽然现在已经有很多人知道或体验过HTC Vive的虚拟现实效果,但仅仅在两个月前,这位HTC Vive中国区的总经理还为了推广自家的产品,客串快递员给用户“送快递”,把全国第一台HTC Vive消费者版交付给用户。汪丛青坦言,自从担任这个新职务以来,自己的脚步就没有停下过,“几乎没有周末了。”虽然背后有HTC公司的研发和技术团队支撑,但他把自己的工作当成了一次从头开始的内部创业。

今年2月汪丛青刚来到HTC Vive中国区北京办公室的时候,这里也确实更像是一个创业公司,而不是一个大公司分部。只有四五个人的办公室,等待开拓的VR市场,还有几乎同时起步的竞争对手,种种景象跟1998年他刚从美国来到中国,参与创立英特尔Online service部门时非常类似。

“在这种大的体系下,快速增长、内部创业,也有它的一些好处或者一些优势吧!”虽然人手少,但汪丛青觉得这种创业性的工作并不需要太多人员的参与:“人不多,但是大家都是想做事的人,都会为了解决问题,尽量按照高效率的方法做事情。”

事实也验证了他的看法。目前,HTC Vive已经成为虚拟现实领域的国际主流头显之一,并且率先在中国市场大规模发货,在VR内容方面则上线了Vive Port内容商店,还发起成立“亚太虚拟现实产业联盟”(APVRA),启动Vive X加速器计划,为开发者和初创团队提供帮助。

“这是一个很不正常的情况”

由于发展势头迅猛,与4个月前刚加入时相比,现在汪丛青身边的同事多了十倍,前来洽谈合作的公司和机构更络绎不绝。但是,他隐隐感觉到自己和同事们发展的环境太顺了。“合作伙伴、开发商、渠道商、政府机关,几乎每一个肯跟我们打交道的公司或者机构,都非常欢迎我们加入,也非常愿意和我们合作,这让我非常surprise。”

为什么VR在各个机构和领域如此受到欢迎和重视?他觉得,他们正面临着VR创业非常难得的机会,但他又担心“这是一个很不正常的情况”。丰富的科技公司高管经验告诉他,在一个成熟的行业或市场里,一家企业不可能会如此普遍地受到欢迎。

“我们必须要保持理性,要理解这种特殊环境不是长远的。”接受采访当天的晨会上,他告诫自己的团队一定要有危机意识。这样的告诫来自他对当下中国VR市场的判断——随着热度的上升,中国的VR市场开始处于特殊的环境和现状。一方面,资本和各类企业蜂拥而上,话题和概念被迅速炒热,甚至被称为“下一个风口”;另一方面,一些低级产品的火爆给市场带来了“劣币驱逐良币”的负面作用。汪丛青还记得,6月中旬,他与某政府部门洽谈合作时,对方曾感叹:“你们VR行业的人都有一个特色:特有信心,每个人都说自己是领先者。我们上个星期跟3个VR公司谈过,每个都说自己是领先者。”

这让他有点哭笑不得。“我们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一些(VR)产品不仅没有达到用户需求,还会破坏整个行业的成长,这是整个行业最大的危险。”他认为,现在有一些价格低廉的VR设备并不能带给用户舒适体验,相应地VR内容也不够丰富,用户体验这类VR设备后很可能会感到失望,将给整个市场带来负面影响,长远来看对VR行业的改善和发展并无益处。关于外界认为VR内容太过缺乏,而且难以找到盈利模式的批评,汪丛青认为,随着开发团队的增多和内容分发平台的发展,内容短缺的问题将会解决。

汪丛青表示,VR开发者确实会非常关心自己开发的VR内容究竟能不能赚钱,但随着消费水平和结构的升级,更多的VR用户更加愿意花钱买软件买内容。他并不担心VR内容找不到盈利模式。今年5月,HTC针对6000人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84%的受访者愿意花钱购买喜爱的VR内容,近半数用户愿意每月花费100元以上购买VR内容,超过半数的受访者希望VR内容按个数分别购买,而不是包月制或内购制。

汪丛青强调,因为用户对VR内容抱有较高的期望,所以更应该重视IP和内容的价值。“想要有好的内容,必须要给这些内容商回报才行。”

创业更需要包容失败

在加入HTC Vive中国区之前,汪丛青曾创办了关注移动搜索和移动广告领域的明复搜索,以及社交网络平台关系网,他还参与或协助创办了多家科技企业。目前,这些他经历过的创业公司有的仍在发展,有的已经消亡。

作为连续创业者,汪丛青认为创业失败几乎是无法避免的,失败并不可怕,重要的是创业者要从中吸取经验教训,而社会更需要对创业失败者给予包容。2000年,刚读完麻省理工学院MBA的汪丛青,和两个同学创办了一家大数据公司,自己担任CEO。当年5月,他们的创业公司获得了一笔融资,当时正是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候,这笔融资让创始团队非常振奋。“当时觉得有钱了就可以花了,所以把融到的钱花在很多地方,包括好的办公室,买了一些好的家具之类的东西。”

但他们没有想到,这笔融资分为两次拨付,当时只给付了一半。9个月后,由于投资人倒闭,另一半投资款没能到账。更糟糕的是,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裂,他们公司所服务的客户企业也倒闭了。最终,这家曾让他们颇为自豪的公司倒闭了。

谈起曾经的创业失败的经历,汪丛青非常感激。“失败是最好的老师,你可以在一两年里就学到别人在创业成功的环境里需要五六年才能学到的东西。”

经历过那次创业失败的经历,汪丛青长了几个教训,第一个就是省钱。“现金很重要”。他解释说,对于创业者来说,没到账的钱都是不能依赖的。已有的钱也不能花在一些没有效果的东西上。“发不出工资的时候你就会想,如果没有买这些家具,你会多有钱。”另一个教训是,创业团队的忠诚度和执行力也能在创业失败的时候体现出来。“只有在你失败的时候,你才知道自己的弱点是什么,你才知道自己真正的朋友是谁,你才知道你雇的人对不对。”

汪丛青觉得,创业团队更需要逆境,因为在创业困难的逆境,每一个背叛者都可能决定生死,而一切顺畅的时候,他们往往没有时间和必要去思考这类问题。

但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中国和美国的创业环境对待创业失败者的态度并不相同。“在美国,你创业失败一两次了不是一个坏事,人家会觉得你是有经验的,你能学到很多东西,之后更相信你。但是在国内如果你创业失败了,很多人会觉得‘这个人不行,他干得不好,以后我不雇他’。”汪丛青表示,缺乏对创业失败者的包容,会影响很多创业者的信心,导致他们以后只能做一些低风险的事情。汪丛青认为,导致对创业失败者缺乏包容的原因多种多样,其中之一是投资者的不成熟。“国外的投资者见过很多潮起潮落,但要是你只见过向上(发展),那你会觉得每个人也会一直向上(发展)。”

让他欣慰的是,现在中国的创业环境开始包容失败的创业团队。“不管你成功还是失败,要是能从经验里学到东西,你这个人就是值得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