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改变了体育行业的什么?

最近某天的一个下午,一群访客在斯坦福大学的虚拟人机交互实验室中与学校的橄榄球队进行比赛。这间虚拟现实实验室里没有窗户,地上铺着地毯,光线昏暗。

在两名实验室助理人员的协助及监护下,我和一同前来的到访者每个人脸上都佩戴了厚重的虚拟现实头盔。在虚拟现实中,我看到了旁边队友的呼喊,他们穿着统一的红白相间运动衫,在互相交流着什么。我抬起头,望见加利福尼亚标志性的蓝天。当比赛正式开始,我放开脚步疯狂向前跑,躲开想逮住我的对手,手臂不断摇摆,在人群中开出一条小路。虚拟现实给了我真实且兴奋的体验,但也并非完美:厚重的一身装备时不时提醒我,这一切并不是真实的。

在斯坦福大学,前任橄榄球队队员 Derek Belch 创造性地把橄榄球和虚拟现实结合起来。如今,他已经创立了一个名为 STRIVR 的实验室,使用虚拟现实技术为专业的橄榄球运动员提供专业的辅助,帮他们模拟比赛环境并研究比赛战术,以及赛前的模拟比赛,使用虚拟现实技术演习,可以有效避免赛前受伤及肌肉劳损。

Belch 生在了一个好时代。运动行业的虚拟现实热给创业公司带来了大量的资金。 美国有线电视公司 Comcast( NBC sports 的母公司)以及时代华纳公司在去年都参与了一项价值 3000万美金的投资,对象是把虚拟现实用于电视直播的创业公司 NextVR。而 ESPN 的母公司 Disney(迪士尼),也领投了另一家虚拟现实公司 Jaunt ,总投资额达 6500 万美元。对于这些害怕错过下一轮技术革命的电视巨头来说,这是笔不错的买卖。

嗯,至少这波不亏。但问题是:他们真的能成功吗?有人认为这项技术就像王者归来的 Steven Cury (NBA 巨星)一样将改写竞技体育的游戏规则,而还有部分人则坚持认为这波虚拟现实热就像之前的 3D 电视热潮一样言过其实。众所周知,3D 电视的失败很大程度上是由于 3D 眼镜佩戴的不便带来的,而目前的虚拟现实同样需要戴上一副笨重的眼镜。Even Belch 对此表示谨慎乐观,他说:“无疑,每个人都喜欢虚拟现实。虚拟现实让躺在沙发上进行棒球运动成为了可能,但目前它还不够好。在它真正成熟之前,我们不该把虚拟现实轻易投放到市场中,但我们知道大家的期待,虚拟现实是一个性感的概念,它大有可为。”

现在,虚拟现实有着令人兴奋的未来,有着巨大的提升空间。它的前景令人兴奋却也给了从业人员巨大的压力。但我们必须清楚,虚拟现实不会重塑体育行业,我们也不应该对它有这样的期待。所以为什么电视转播行业对于虚拟现实有着这样狂热的喜爱呢?

显然,对于资本家来说,一切动机只和钱有关。

“没有新闻就是坏新闻”。和近几年风风火火的移动互联网大潮相比,体育行业实在是太安静了。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广播电视行业这一坐地生财行业的黄金时代仿佛就要走到尽头,Matthew Futterman 在他的书《Players: The Story of Sports and Money, and the Visionaries Who Fought to Create a Revolution》中把现在的体育行业形容成一个泡沫,随着网络的普及,广播电视行业的垄断性将渐渐被打破,5 千亿的市场将被重新洗牌。总之,广播电视巨鄂的好日子到头了,单价和利润的下降将不可避免。

因此,想要维持垄断地位,热情拥抱虚拟现实初创公司似乎成了广播电视公司们为数不多的选择。

对于广告商们来说,用户数量是最重要的硬指标。“这些看起来十分笨拙且价格昂贵的虚拟现实眼镜会慢慢变得像普通眼镜一样便宜好使”,虚拟现实明星创业公司 Next VR 创始人 Brad Allen 放言。这家公司的最终远景是将每一场体育赛事都变成 360 度全景流播的形式在电视上放,“这对于广告行业来说是重大利好,沉浸式的广告无疑具有非常好的传播效果,人们将无法避开这些商业广告,当全高清的虚拟现实进入千家万户,对于广告主们的吸引力将是巨大的。”

当然,要评判虚拟现实的效果,体育观众才是最权威的人士。在虚拟现实的视角下,橄榄球队员们的撞击及争抢会不会显得太过暴力?观众们准备好观赏拳拳到肉,血流不止的拳击比赛了吗?全美运动汽车竞赛中常常出现意外事故,不少赛车手因此丧生,观众们可以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在眼前死去,血肉横飞的场景吗?

这些种种未知在未来很可能改变这些运动的游戏规则。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济慈在 1821 年死于肺结核时年仅 25 岁,他说过这么一句话,“哲学上的公理只有当我们感同身受时才会真正理解,我们只有和作者达到共鸣时才能完整理解其内涵”。对于虚拟现实来说,我们和运动员处于同一视角,也许会激发我们的应激性反应,在看比赛时作出某些本能动作。

而对于更轻松愉快的体育赛事,在虚拟现实技术的普及后将迎来复兴。比如帆船,赛艇,滑雪等体育赛事而言,如何获得更好的播出效果是长期困惑制片人的一个问题,通过虚拟现实技术,他们可以使比赛过程变得精彩刺激,目不暇接。

目前,传统的体育赛事对于年轻人的吸引力逐渐减弱,观众老龄化使困扰这个行业的一大顽疾。所以,未来的体育可能更加强调互动性及娱乐性,毕竟从小玩 FIFA 等电子游戏长大的观众们已经不再甘心坐在观众席上当一名看客。他们也许会要求影像教练的决策,通过话筒直接表达对于球队的看法。

从根本上说,体育的乐趣在于社交及心理,无论是在超级碗的现场还是在电视机前,这都是影响我们的直接因素。今年四月的《体育画报》中指出,虚拟现实也许会令人寂寞,你无法闻到热狗的香味,无法感受到鞋子被啤酒淋湿的感觉,不能和两侧的球迷讨论形势。

“我不会独自去看道奇队的比赛”,南加州大学虚拟现实研究室主任 Albert 告诉我。“当你在看球时,你不会总是东张西望。虚拟现实也许创造了某种程度的临场感,但也许并非你想象中那般有趣。”

从理论上讲,虚拟现实可以把世界各地的体育迷全部汇集在一起,这样讨论比赛的氛围比起文字交流或 Twitter 将更加直观。我们的肉身好像待在体育场的前排,身临其境,周围都是狂热的球迷。

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以 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Oculus,在 2016 WMC 大会中,他穿过一群戴着 Oculus Rift 记者的照片在网上疯传,他对此回应称:如果技术不能让我们更了解彼此,那么这项技术就很难在消费者领域成功。

一个拥有丰富社交功能的虚拟现实未来,也许将令我们比以往的电视及游戏更接近体育赛事,但这不会扩大体育市场,也不是治愈体育市场衰退的万能药。它提供的还是一种虚拟而非现实,换言之,虚拟现实给体育直播行业带来的是用户体验的量变而非质变,就像 Next VR 创始人 Brad Allen 说的,“我们永远不打算取代真实的体育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