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强氧科技:VR短片的卖点不是VR而是内容-好色VR

专访强氧科技:VR短片的卖点不是VR而是内容

眼前,黄小琥及其乐队为观众深情地演唱,转头看向身后,前排观众则静静地欣赏表演,而向左右看去,舞台布置一览无余。没错,我正在用一个VR眼镜,观看黄小琥的上海歌友会。观看过程中,你能感受到摄像机位的切换,看不出明显的拼接痕迹,画面比我想象中的要清晰得多。

“拍这样的演唱会需要给观众情感上的氛围,而拍拳赛则要告诉观众两个人谁打谁,比分多少,”强氧科技VR团队的内容总监钱晓勇解释道。不久前,强氧为黄小琥歌友会进行VR全景拍摄,采访当天,工作人员还在对素材进行后期处理。“他们很满意,”聊天的间隙,钱晓勇送走来看样片的乐视客户后向我说道。

VR短片 VR眼镜 VR直播 VR内容

WBA世界拳王争霸赛VR直播现场

VR全景拍摄的关键是什么?

不得不说,在面向B端的VR全景拍摄领域,强氧科技算得上是国内的先行者之一。以卖摄影设备起家的强氧科技,从去年开始涉足VR领域,先后参与了大阅兵全景拍摄,腾讯BigBang澳门演唱会VR直播,最近还VR直播了WBA世界拳王争霸赛,以及录播了黄小琥的歌友会。尽管此前BigBang演唱会满眼的像素点,受到不少吐槽,但时隔一年,强氧在全景拍摄方面有了不少提升,“目前公司人员的三分之一跟VR业务有关”。

除了自己本身团队外,强氧会与外部人员合作,钱晓勇认为,“很难全包,像外景制片、灯光等强制用自己的人去拍,质量会受限于自己的人员。”在他看来,最重要的是抓住核心,

“我认为一个是创意,VR的创意跟原先的不大一样,哪怕直播也有一个设计机位布局,还有剪辑方面预先的计划和方案;还有一个是执行,整个拍摄执行,包括整体流程可能也跟原先的不一样。”

比如说,“传统导演坐在监视器后面,但是对于VR,我们很难坐现场,所以我们采取监制的方案,哪怕跟外面合作,我们出方案,不行就换。

VR短片 VR眼镜 VR直播 VR内容

强氧第三代VR全景摄影机九目方案

像演唱会、体育赛事等方面的VR直播业务,强氧并不害怕没活干,“一个月二十几场,我们卖的是整套的定制方案,其中包括哪个机位用不同设备,导播规则是什么样子等等诸如此类一堆东西。”因为有硬件的支持,强氧不会像其他VR初创公司那样,一开始便受到资金的压力,并且“去年开始做这块,没多久就盈利了。”

现下,不少VR团队将目光投向了VR直播,或是全景拍摄,如兰亭数字,再如Sightpano(互动视界),从演唱会到体育赛事,再到网红平台,甚至是手术室,对这些ToB的团队来说,VR直播看起来似乎钱来的又快又稳。钱晓勇却认为,

VR直播今年算是比较成熟的变现模式,但明年不一定,最终要看点击量。因为这是快速内容建成最快的方式,你拍个剧要多久啊,直播一下分分钟。

点击量确实是个既现实又残酷的问题。

如何拍摄一部标准的VR短片?

不过,强氧还是准备试手VR短片拍摄。身兼导演与编剧的钱晓勇对拍摄VR短片,表现出极度自信,“因为短片拍摄别人没经验,你不自己做,别人也不知道怎么做,做出不好的东西告诉你VR短片只能拍成这样。把一个大市场做小了,中国人最擅长干这事了。”

这次强氧要拍摄的VR短片,是个爱情故事,

“对我来说,VR要是不能承载观众最爱看的内容,就没有意义,它永远是小众的一个东西。做VR内容是要饭的第一步,一定要把观众越做越大。

关于如何去讲述这个爱情故事,钱晓勇选择了“碎片化的讲述方式”,“我可能讲10个小故事,每个都是五六分钟,每看一个是一种感受,看两个是另外一种感受。”但也坦言“碎片化的故事可不好写。”

“重要的是这个故事想给观众什么样的感受,比如说传统大电影是讲一个故事,它往往是四幕剧,然后当中是三段论,但是VR用这种结构就不太好。而回到古典故事,古典故事全都是碎片化,它塑造英雄人物。你看杨家将,你能把他从头到尾看完吗?你可能看一幕有点感受,再看一幕有点感受,不用串起来的。但你串起来可能是另外一种感受 。”

同时讲述的侧重点也不同,

“传统电影讲的是一个故事,不用讲人,只告诉你,这个人是这样的就可以了,如‘超人告诉你我是超人’。但VR会告诉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性格的人?都是一些小故事积累起来,让你成为今天的你,然后你又去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所以组织起来就是完整的世界观。 一个讲人,一个讲故事,讲人可以碎片化。”

内容大于VR

VR短片 VR眼镜 VR直播 VR内容

此前作品全景图

显然,不管是传统电影,还是新兴的VR短片,好故事必不可少,而如何利用VR的特性向观众呈现故事,例如360度的呈现方式,是否需要加入交互,都还在探索之中。曾经在家专门写小说的钱晓勇表示,故事可以从之前的小说中选一个进行改编,但对360度画面,以及交互的使用,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360度画面的新鲜感也许会很容易让观众来回扭头看,“你盯着前面看,就是前面很吸引你,重点在前面嘛。”钱晓勇希望用兴趣点将观众的目光聚集到前面,

“至于如何不转头,你引导也好,强制也好,要综合考虑,没有一套模式说做出来的VR内容一定是好的。”

在交互上,他则认为

“适当做一点交互,看你需不需要,比如男女主角的高潮点,可以做交互。纯交互是完全跟着交互走,但是每天周围发生的事情,你能全部掌控吗?掌控到1%已经很不错了,99%的事情你已经错过了。但要做一个故事传递给观众,导出你想要的情感,这两个目的是冲突的。”

而涉及到能增强沉浸感的音效方面,他直言,“不会加入全景声,因为平台不支持,可能会做些特别处理。”这句话显然也道出了VR内容制作者面临的尴尬。而尴尬之外,他有更接地气的原因,

“做内容强调恰如其分,你不会过分强调某一块东西,比如说整体预算是这样,演员最多用那个价位,再多就放弃了。预算不平衡,拍出来也不好。”

说到底,最重要的还是“观众为什么要看,卖点不应该是VR,而应该是内容。”

怎样让更多的人看到VR内容?

然而,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有没有观众来看更难以猜测,所以钱晓勇“不去预判观众,只去验证,也想真正去做点内容。”至于验证的结果,他有自己的判断,

“理论不失败就可以继续拍。去验证VR能不能承载内容,它是一个展示优先,还是媒体平台。我认为它具有媒体平台的所有属性,除非结果推翻我的想法,它有什么不可逾越的障碍。”

但在验证的过程中,他或者说以他为首的VR内容团队,也想好了如何去分摊”没人看的风险”,用他的话就是“做出个盈利模式,让大家以后不要去扫大街。”

为了让观众能看到VR短片,VR眼镜要慢慢普及,强氧可以自己送,“不到10块的纸盒眼镜都OK”;其次是和平台合作,“从市场调研、执行、宣发,强氧不见得每个环节都能把握”;再者是通过与网红平台合作,带粉丝入场,把风险减少。“我一定走跟传统模式结合的路,可以相互导流,互相引流,看看能不能形成盈利模式。”

结语

一进入强氧的办公室,数台摄影设备简单粗暴地摆放在空地上,有传统的,也有全景的。强氧刚发布的第三代VR全景摄制系统,分为三目和九目两款全景相机。在现在一门心思要做VR内容的强氧看来,“内容做好才有人看,而不是技术做好,技术做好就是一堆科学家在吹牛。”目前VR短片还在前期准备,大约在十月、十一月份左右正式上线。然而,上线前,无论是自黑,还是黑他人,一切似乎并不是那么有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