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公子杂志:色情业是如何攻占虚拟现实的?

色情拥抱虚拟现实,这对我们普通人到底意味着什么?最近《花花公子》的一名记者作为首批体验成人行业中虚拟现实应用(听上去是不是很令人羡慕)的用户,写下了这一过程。

看看首次体验虚拟现实的人就知道,当我们试图用语言文字来讨论虚拟现实,不免感觉像用“舞蹈”来展现“建筑”的美感——匮乏的词汇无法准确地进行表述,唯有亲历体验才能让你真正了解,这种文字与体验的差距就会变得更加明显。人们从头到尾都无比震惊——他们会喘息、大笑,甚至常常忍不住探出双手去触摸那些根本不存在的事物。

“过去几个月,我向许许多多的人介绍过虚拟现实(VR),初次体验者的反应都挺大的,”Naughty America首席信息官伊恩·保罗(Ian Paul)在旧金山录制样片时表示,“但是如果把实打实的色情内容运用到虚拟现实中,有的时候可能会超过感官的负荷”。

保罗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虚拟现实色情产品的大使,他穿着华丽又保守的深色西装,看上去更像一个IBM的高管——事实上,六年前,在被Naughty American“诱骗”来做信息主管以前,他确实是IBM的高管。

就这样,我第一次在酒店带上了三星的Gear VR虚拟现实眼睛,体验了一场沉浸式的虚拟现实色情片。

记者爱丽丝·柏娜秀与伊恩·保罗。图片来源:Tom Atkinson

前戏由两位成人女星开始,其中一位头戴虚拟现实摄录设备,我就可以从她的视角开始体验。另一位女优需要时刻与搭档头戴的摄像机保持视线接触,让观众产生一种身临其境的幻觉。没有太多多余的情节,很快就有一个男人加入进来。期间,你的视线可以自由环视屋内的场景;可以看到地板和墙上的画,还有左手边架子上造型颇具创意的成人用品,我也可以低头看模特的胴体——看起来就像是我自己的身体一样,一切都很逼真,也很个性化。

当我们切换到男性视角,事情就变得越来越奇怪。盯着自己刚刚“获得”的身体部位,这种惊悚的感觉叫人忍不住大笑。如此看来,创造虚拟现实科技的人,还仅仅只是挖掘出了这项技术最表层的作用,既令人害怕,又叫人兴奋。

性别转换

《兰迪的路边咖啡店(Randy’s Roadstop)》。图片来源:Naughty America

《兰迪的路边咖啡店(Randy’s Roadstop)》是Naughty America最近推出的系列视频,奠定了其在成人虚拟现实影片的地位。顾名思义,这些系列中,你会成为主要角色兰迪。此前,我尝试这个女性视角的样片时,这个系列还没有上市销售,但还是不难看出Naughty America正为打入女性市场做出努力。“还没有人知道具体该怎么做,因为女性和男性的兴奋点完全不同,”保罗表示。人们对视频的评价大相径庭,因此Naughty America也忙着根据女性们的反馈调整产品。其中一个例子是,他们决定为代入的角色加入声音。“我们第一次尝试让‘扮演’的角色真正发声,因为我们以前觉得这可能会打破沉浸的氛围,”保罗补充道,“不过从女性视角来看,有些人会觉得扮演角色完全的沉默会带来困扰;会让你怀疑她到底享不享受这个过程。”

色情样片放完后,我的印象是每个人都很尽兴,不过我还想听听别人的意见。因此,我让我们的摄影师汤姆(Tom)尝试了一下女性视角。当他透过虚拟现实眼镜低头打量自己的身体时,汤姆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是他“一直想要一双巨乳”。随着影片的进行,他开始沉默起来,快结束时,他突然摘掉了眼镜。

保罗说,这是男性以女性视角观看色情片时常见的反应,他们没法儿接受。

“我理解那种感受,不论是我自己还是其他与我交流过的男士,都感觉大开眼界。它会让你更敏感地体会到女性角度的感受。”

这种从他人的角度去经历一件事情的感觉,就是虚拟现实真正所在,而这也离不开影片的制作人们热衷于对此的探索。克里斯·米尔克(Chris Milk)受联合国委托,要通过一个项目突出叙利亚难民们的困境,他在TED演讲中,将虚拟现实的这种功能称为“终极的换位思考机器”。

斯坦福大学虚拟人类交互实验室(Virtual Human Interaction Lab)的研究人员通过一系列实验,展现了该如何通过虚拟现实让人们更好的互相理解,虚拟现实又将如何直观地改变我们对待残疾、年龄、种族和性别的态度。不过,虽然这一切都非常有趣又有意义,目前看来,虚拟现实最突出的作用在于:仅仅通过几分钟的虚拟现实色情片,就足以让男士们重新审视他们对于性爱根深蒂固的观点,帮助他们成为更好的伴侣。

自娱自乐

伊恩·保罗 图片来源:汤姆·阿特金森

艾拉·达林(Ela Darling)曾是一名图书管理员,后来转型成了色情行业的企业家,靠着她所说的“给聪明人看的、漂亮的色情作品”,达林成为了成人虚拟现实行业中的后起之秀。她认为,虚拟现实确实可以让人们对代入对象产生更多共鸣,也会让观看者在性生活中更加体贴。“男人们可能会认为,不冷不热的一段性生活也会给女性带来极致体验,”艾拉表示,“但如果你把自己放进女性的躯壳,你就会知道为什么这样做并不会带来真正的欢愉。”虚拟现实能够创造出一种超乎想象的直观体验,其中一些赤裸的性爱情节带来的震撼尤为突出。

保罗认为这可能会让人们放缓动作,至少一开始会起到这样的作用。“不过,这也可能让过去一些有趣却不可能实现的事情成为可能。”模拟性交就是虚拟现实带来一种可能——设备通过程序设定,会根据视频内容进行反应,并在特定时间对使用者做出刺激。Naughty America和Virtual RealPorn已经开始与Kiiroo等公司合作,将一些智能玩具加入到他们的影视产品中。PornHub最近则推出了TwerkingButt,据Pornhub副总裁柯里·普莱斯(Corey Price)介绍,将虚拟现实头盔和“会根据视频动作运作的装置”结合,这款产品将为客户带来“互联网激情的极致体验”。显然这种体验感与随便在手机上连接一个按摩器可是截然不同的。先进的远程性爱装置,会使整个虚拟体验更加真实,而据“虚拟现实教母”诺尼·德拉·佩妮亚(Nonny de la Peña)介绍,这项技术的发展无比迅猛。“我们已经迎来了二代模型,不过,从游戏控制器到追踪整个身体虚拟环境的感官服饰,我们还需要无数设备。所以我想未来几年你大概会看到,你所能想象到的一切色情虚拟现实都进入了产品化。”她说。

根据保罗的预测,未来这些设备很可能将获悉你的身体数据,如心跳频率、你的视线方向等,并据此做出调整,从而让整个过程成为更加优化和个性化的体验。

想象一下,你在一间虚拟的房间内,不同的角色一字排开,你需要做的就是挨个儿看过去,然后你佩戴的设备会根据你的身体反应做出决定——哪一个最吸引你。然后,你看中的角色会向你走来。这听上去大概有些科幻,不过虽然我们还够不上这样的水平,但要实现这种体验也不需要太大的技术飞跃。

要实现上述效果,系统需要收集你的好恶数据,或许需要建立一个类似Netflix和谷歌预测搜索与推荐系统的成人版。如果系统能够收集到关于你喜好的精确数据,并以此来调整体验,那么这些设备将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不过,收集这类数据也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保罗认为,我们首先需要决定的是,色情是否可以被消费。

“我想,社会需要接受的是人们不仅仅是在看其中的内容,这更是一个探索性行为的有效方法。”这对于女性而言有巨大意义,保罗认为,直到现在色情作品在许多女性眼中,依然是一个禁忌。

“我们知道,超过30%的女性会看色情作品,但很少有人会买,”保罗说,“难题来了:你该如何赚钱?这根本不是来自经济问题,而是人们的心理障碍。而购买的行为会加强这种矛盾,因此他们不太可能消费这些内容。”

“对于这种作品来说,故事情节等方面就会变得更加重要,”他继续说道,“一些微妙的东西,比如某人站得离你多近都会带来巨大的不同。互联网上,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业余色情作品开始崛起,我想虚拟现实还是会更青睐那些看重相机设置、灯光和脚本的专业产品。女性电影制作人的空间也会更大,她们将有机会创作出同时吸引男性观众和女性观众的、更具艺术性和思想性的内容。”

“人们对于女性在色情作品中的需求有许多偏见,”达林补充道,“有些人认为,以女性为受众的色情作品必须要浪漫、要以情节为主,并且要尽可能减少赤裸的画面。我想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女性对色情作品的品味千差万别,这一点和男性是一样的。区别在于,女性需要的是可信的、精良的色情作品,因此产品质量非常重要,自然和真实也非常重要。”

合作共赢

用户们通过在线摄像头配对,可以直接与彼此进行互动。图片来源:AliceX

这也让通过虚拟现实进行真实社会互动成为了可能,而这,就是AliceX所看好的。用户们通过在线摄像头配对,可以直接与彼此进行互动,而AliceX则以分钟计费。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付宾恩·格雷表示,目前为止,用户对于这项服务都非常满意:“虚拟现实用户在几天内回归的可能要高出三倍,而他们愿意花费的金额也比非虚拟现实用户高出4倍。”然而,尝试AliceX的过程却让人感受到了这一媒介的粗暴,与其说这段经历愉快,不如说它吓人。

或许当人们渐渐适应之后,虚拟现实成人片会更多作为一种偷窥体验,而非直接的互动体验。“目前,虚拟现实还非常单一,”Pornhub的柯里·普莱斯说道,“不过,随着科技进步,这最终将成为一个更加社会化的体验,实现这种水平后,完全沉浸式的虚拟现实环境会变得非常广阔。”色情毫无疑问是一笔大生意,但如何用虚拟现实生财才是现在的实力玩家们必须解决的问题。Pornhub与BaDoink合作,提供免费内容(送出10000台虚拟现实设备),并在这些作品里植入广告。

“这些都是亚马逊和戴尔这样主流公司的广告,我想知道,用户是否会注意到这些广告,”保罗说道。在这样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中植入广告的想法听上去确实有些怪,这就好像某个私密时刻,有人闯入你的卧室,轻拍你的肩膀,然后问你要不要买一款朋友们都喜欢的吸尘器。即便如此,其中的可能性还是大得惊人。“虚拟现实的增长速度,比我们关注过的任何一种平台都要快,”保罗说,“2006年起,虚拟现实的接受曲线陡峭攀升。”根据游戏行业预测,2022年将售出25亿台虚拟现实头盔,考虑到此期间的人口统计变化,保罗预测到今年年末,将有1000-2000万用户通过虚拟现实观看成人内容。

“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观点了,”普莱斯也认同,“虚拟现实中,我们会看到更多风格各异的成人内容。”

虚拟现实设备如此快速的增长,是因为还有许多行业都在支持这项新技术——不仅仅是移动行业,虚拟现实的支持来自各行各业,谷歌、脸书这样的主要科技巨头都参与其中,游戏行业也不例外。保罗预测,随着移动网络5G时代的到来(根据科技资讯网CNET预测,最晚2020年可以实现),人们不需要下载太大的文件就可以在线观看高清的虚拟现实内容,虚拟现实产业将迎来顶峰。

今年,预计将有上百万虚拟现实头盔被出售——2020年,这一数字将达到惊人的2亿——虚拟现实也不再会是一个新奇的体验。不过,这些平台上的内容依然还处于相对单薄的状态,而成人行业能在其中占领多大市场,还有待观察。

欧酷拉(Oculus VR)创始人帕莫·勒齐(Palmer Luckey)对成人虚拟现实有些举棋不定。保罗对欧酷拉的处境深表理解。

“你不会希望人们一开始就把它当作一种自慰工具,这对生意并不好。如果这项技术真的要起飞,你必须让它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更多样化。所以我们需要游戏,我们需要社交分享,我们也需要色情。这些都是人类体验的一部分。”保罗表示。

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执行总裁艾贝·阿尔特贝格(Ebbe Altberg)认为,某种内容很容易快速占领特定的平台,然后人们会以此来定义这个平台。过去13年,林登实验室经营下的在线虚拟世界《虚拟人生》非常成功,他们现在却希望今年夏天将发布的虚拟现实平台《设计世界(Project Sansar)》不要重蹈覆辙。

“毫无疑问,色情行业确实会是虚拟现实的一个部分。所有的媒介都曾把它作为一件大事,因为这就是人类想要做的事情。他们可以通过各种媒介来实现这一目的,从写作到绘画,再到虚拟现实。他们总会找到一种途径,因为这就是人类的天性。“阿尔特贝格总结道。

优于现实

图片来源:Naughty America

杰瑞米·拜伦森(Jeremy Bailenson)对这一观点持支持态度。作为斯坦福大学虚拟人类交互实验室的创始人,他是全球虚拟现实领域的重要权威,在他的著作《无限的现实》中指出,“纵观历史,对充满魅力的虚拟人物的描绘——不论是故事、油画、雕塑、还是音频等,都为这些人物的创造者们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十多年来,拜伦森也通过实验研究了人类会如何利用虚拟环境,而虚拟环境又会对人类行为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些实验大多基于《虚拟人生》开展。其中一个实验由80名学生对游戏平台中性接触的频率进行检测,结果发现这个频率“惊人地高”。

“对许多人而言,《虚拟人生》是一个非常有效的自我身份探索的途径,”阿尔特贝格解释道,“在现实世界中,我们背负着种种伪装,但这个过程是不舒适的。那么在虚拟世界,你有机会去探索自己的另一面,那可能才是最真实的一面。就我所知,许多人通过这个过程发现了真实的自己,然后以此来帮助现实中的自己。”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虚拟的性,是否会比现实中的性更好?如果我们拥有了足以满足一切欲望的科技,甚至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来实现刺激,那么,我们是否还会有足够的耐心与渴望,去与现实中的人互动呢?

“我非常有兴趣知道,科技会如何帮助一个人在现实中成为更好的爱侣,就像私人教练那样,”保罗有着这样的思考。不过他认为,目前看来,人们的意见和主张恐怕还难以统一。

AliceX的执行总裁格雷认为,人类的触摸与体验带来的感官刺激是难以复制的。不过“人们可以通过虚拟现实,去实现一些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或很难实现的体验”,格雷预测。他描述中的未来,结合了《黑镜》(Black Mirror)和《摩登保姆》(Weird Science)中的场景,人们的一生都在网上度过,以至于只要收集某人数字互动的丰富数据,就足以重塑他的性格。“想想吧,除了先进的远程性交,未来,你可能对某个人的数据“归档”,然后将其作为模板赋予那些为性快感而设计的装置。成瘾的潜在可能就变得无比可怕。”他说。

拜伦森引用喜剧演员、社会评论员丹尼斯·米勒(Dennis Miller)的话说:“要是有一天,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只要用19.95美元就可以买到超模似的虚拟化身,到那时,虚拟现实足以让高纯度可卡因看起来像是一杯普通的低可卡因即冲咖啡。”

达林认为,这一天终将到来。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得先让人工智能通过图灵测试(即让人类无法分辨,与之互动的究竟是人类还是机器)。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我不认为这能成真,但我希望这一天到来时,我能活着见证。”达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