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舞者

Facebook与Oculus之间的故事

Facebook与Oculus之间的故事!!Facebook的办公大楼给人一种未完成的感觉,因为还能看到胶合板、水泥和钢铁,支撑墙壁的钢梁上居然还有建筑工人留下的粉笔痕迹。尽管如此,Facebook运营的业务却获得了高额的利润,庞大的业务使得胶合板、水泥看起来很有吸引力。

Facebook新闻发言人声称公司总部是世界最大的单一房间,可能真的是这样。办公空间并不是方形的,看起来并不大,因为它是一个狭窄的长方形。我们前去拜会扎克伯格,办公区是开放的,穿过办公区如同穿越宜家的店铺,划定的路线引导我们前行。许多时候,我们都能看到一张地图,上面写着:“你目前的位置在这里。”相当实用。突然,我们来到了正中央,看见扎克伯格站在桌子旁边向同事讲话。Facebook COO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正在给什么东西打包,然后沿着标志线路走开了。

如果你将扎克伯格喷绘成白色,让他的目光注视远方,看起来肯定和罗马卡匹多利尼博物馆(Capitoline Museum)的提比略半身像差不多。扎克伯格将女儿取名为“Maxima”,就是按照罗马人的习惯取的,在一次反击Google+的全员会议上,他曾经高呼:“Carthago delenda est。”这句话是罗马思想家Cato the Elder(老加图)说的,当年他呼吁罗马毁灭迦太基,因为迦太基对罗马构成了威胁。扎克伯格没有穿上宽外袍,正如任何的标志性人物一样,他也有自己的独特形象:灰色T恤、牛仔裤、运动鞋。

扎克伯格与Oculus

很快,扎克伯格就加入了对话,今天我们谈论的主题是未来,尤其是Oculus。2014年扎克伯格收购了Oculus,它是一家VR设备、软件开发商。

谈话在一个鱼缸式的房间进行,房间位于大办公区的中央位置。房间里面有一张L形沙发,跟本世纪中叶的现代沙发差不多,还有一张咖啡桌,两块大型黑色平面屏幕。扎克伯格用淡绿色的眼睛盯着采访者,像安全摄像头一样。你无法回避他,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扎克伯格表示,几十年来,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呈现现实,用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呈现。他说:“从孩提时开始,我就梦想着这样的技术能够实现。我还记得中学上数学课时的情景,那时我拿着笔记本写代码,当时中学还没有计算机。我只好拿回家,写下来。我当时勾勒了一个未来,最终操作系统和体验都会变成3D形式,基本上就是VR。”现在扎克伯格已经32岁,上中学还是1995年的事,就在上中学的前几年,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撰写了小说《雪崩(Snow Crash)》,他在小说中谈到了“虚拟实境“的概念,虚拟实境是一门计算机替代现实技术。

20年之后,扎克伯格向Oculus创始人开出了20亿美元的收购价,将他招入了Facebook。真的很难拒绝,首先,20亿美元可是一大堆的钱,还有,Oculus可以获得扎克伯格的长期支持,扎克伯格用特殊股票控制了Facebook。当然,Facebook还有其它股东,但是这些股东在现金流方面没有同等的权力,到2016年一季度时,Facebook拥有现金流180亿美元。

在拉丁文中,Oculus的意思是“眼睛”,Oculus Rift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开始销售,定价599美元,它是一款不可思议的设备。将头盔戴在头上,就可以提供360度视频和声音,它可能会为游戏带来新的可能性,扎克伯格称Oculus Rift是VR的“诱导性毒品”。扎克伯格还希望用户可以用VR看体育比赛、制作电影、参加对话,做一些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尽管如此,VR还是碰到了障碍,比如分辨率、动作追踪、身体对对象的反应等问题。问题很多,它需要我们对人类感官机制有更深的理解。

有没有考虑为VR建立一个NASA式的研究园?扎克伯格并没有排斥这一想法。他说:“VR还处在早期,是一项长远的事业。VR是下一代大型计算平台的种子选手,长期投资、大笔投入是值得的。

连接世界,这是扎克伯格最喜欢讲的话。有了VR,世界可以更好地联系。“我们已经将16.5亿人联系起来。”扎克伯格称,“如果要让70亿人连接起来,必须在保真度上取得大突破,让人们可以更好分享、消费内容,在长期技术方面我们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因为我们不知道技术什么时候能够腾飞……要预测世界在20年之内会变成怎样并不难,难就难在搞清实现目标的方式。

从文本图片到视频再到VR

10年前,上网的人主要用文本沟通。“随后我们有了更好的摄像头,将摄像头安装在手机上,沟通更丰富了。”扎克伯格说,“现在我们又处在了转折点,我们管它叫‘在线视频的黄金时代’,沟通更加丰富了。图片比文本丰富,视频又比图片丰富。到终点了吗?没有,这是一个无限延续的过程,捕捉人的自然体验和想法就是最终目标,我们离目标越来越近,最终,我们要即时捕捉这些信息,让用户可以随心所欲和任何人分享。”

视频的普及让人兴奋,有时甚至让人震惊,VR的前进路线不同,它的演化方式是我们目前还无法理解的。例如,用Facbook Live直播暴乱,用完全沉浸的格式直播。谈到未来,甚至连扎克伯格也无法清楚描述。有些问题甚至连名称都没有,还有一些问题过于深刻,比如与大脑连接的问题(也就是心灵感应),扎克伯格不愿意讨论这些问题。“有些东西太深入了,我们可能还没有很好地理解它,比如我们到底是怎样体验世界的。”扎克伯格说,“我觉得首先有一个外部世界,然后在捕捉外部世界时会有不同的保真度。还有人类体验,我们很难用词汇来完整地描述它,甚至无法用科学很好地理解它。”

除了要“破解”人的心灵,Oculus还给扎克伯格带来一个机会:真正创造一个对象,而不是无形的海量代码。编写代码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未来人们谈论的将是物理对象。进入硬件业务的理由并不浪漫,Facebook想统治VR,正如苹果谷歌统治移动时代一样。也就是说Faebook必须控制技术,从软件到硬件全盘控制。

大规模制造产品是残酷野蛮的,和编写代码不一样。要将10亿台甚至更多的设备送到用户手中无疑是一项庞大的事业。苹果做到了,但整个工作并不是11万苹果员工完成的,还有无数人,比如富士康的员工。三星有自己的工厂,它雇用了将近50万人。Facebook现在只有1.3万人。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Oculus部门只有大约400名员工。自此之后,Facebook再没有公布数据,为什么?原因不明。可能它想秘密打造一个更庞大的部门,虽然扎克伯格是Facebook的独裁者,如果冒然进入硬件业务,股东可能会抗议。Oculus CTO约翰·卡马克(John Carmack)表示,他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卡马克称:“我曾经运营一家航空企业长达10年,我深刻理解物理产品是很难做的。”

走进Oculus办公区

Oculus硬件部门安置在Facebook旧总部,与新总部隔了一条街。当员工要去旧部门时,他们需要骑上全新的蓝色自行车,穿过一条隧道。办公室环绕着一条小巷,看起来和迪斯尼乐园的“主街道”差不多。那里有咖啡厅,有游乐场,还有其它店铺,免费向员工开放。糖果店旁边还有一个版画复印店,员工可以在这里制作漂亮的海报,写上标语,然后贴在办公室的墙上。

在小吃街的另一头就是Oculus办公室,里面摆着一排排的桌子。房间很混乱,闲人禁止入内,好像员工们很忙,没时间整理一样。桌子上摆满了头盔、镜片、线、芯片和盒子,还有示波器、质谱仪、电源、烙铁、安装芯片的电路板、USB线、安装特殊宽脚的独立测试平台、大型显微镜。一张桌子上摆着三个摄像头,对准一个小圆球,球放在针上,保持平衡状态。还有一张桌子放了一个真空泵,它连接着一个小房间,小房间看起来跟高压锅相似。Rift只有两个镜片,这里的镜片超级多,放在测试设备前面的小摊上。

办公区简直就是一个“设备迷宫”,帕尔默·勒基(Palmer Luckey)和纳特·米歇尔(Nate Mitchell)的办公室也在里面。勒基现年23岁,有着一张稚气的脸蛋,很有发明家气质,2012年,他创办的Oculus引起了媒体的注意。Facebook准备重新书写Oculus的创业故事,以前它是只是一家小企业,由一个男孩在车库创办,现在Oculus变成了“Near(终日在实验室里埋头工作的人)”集中营,正因如此,勒基只会在群体访谈中出现,不让人拍照。对于这种变化,勒基本身并无抵触情绪。这一次,勒基坐在米歇尔的办公室里,穿着夏威夷衬衫、大口袋短裤和凉鞋。

29岁的米歇尔和蔼可亲,穿着一件灰色连帽衫,他是Oculus的产品副总裁,从公司创办那天起就与勒基一起工作。米歇尔将自己的大部分工作时间用来改进Rift的技术,勒基招募开发者,这些开发者也为竞争对手的头盔开发游戏。HTC Vive提供的VR活动范围比Rift大,它还搭配了手势控制器。索尼PlayStation VR将于今年晚些时候上市,它要将现有视频游戏玩家变成VR用户。

不担心被竞争对手打败

Magic Leap是一家光彩夺目的神秘创业公司,它从没有解释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只是说自己在开发AR产品。与VR不同,AR可以将数字图像与真实世界混合在一起。Magic Leap已经与电影工作室签署合作协议,包括Lucasfilm,《星战》就是它开发的,Magic Leap还向投资者融得大量资金——14亿美元。当然咯,还有简单的、不需要头盔、只需要智能手机就能玩的AR游戏,比如《口袋妖怪Go》。

我们问勒基:不担心Oculus被打败吗?勒基回答说:“从不担心。一些企业在制定长远目标时依据的是未来10年、20年或者30年技术会变成怎样。对于今天的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只在科幻小说中看到过VR,他们所了解的VR全都是从科幻小说中得到的。虽然今天我们拥有的设备并不是10年或者20年之后我们想要的设备,但是大家的方向是一致的。目标很明确:让VR技术尽可能真实,打破一切限制。

勒基所说的科幻小说不仅包括《雪崩》,还有《一级玩家(Ready Player One)》,这本书描述的“Oasis”跟Facebook差不多,Oasis的社交网络行为都是通过VR进行的。《一级玩家》的作者恩斯特·克莱恩(Ernest Cline)经常与Oculus员工交流,新员工加入公司时会赠送一本书。

将米歇尔和勒基连在一起的是Oculus COO布伦丹·埃里布(Brendan Iribe),他的办公室取名叫作“Inception”,刚好位于米歇尔办公室的下方。

埃里布已经36岁,自信沉稳。埃里布的母亲说,很小的时候,她带埃里布去电脑店铺,埃里布可以自己走向柜台,有时还会穿过柜台走进内室。埃里布扮演着很多角色,他的主要任务就是确保Oculus开发的最终产品尽可能优雅、直观、舒适,不要让用户呕吐。在VR产品中,晕眩恶心是一个常见的问题。

除此之外,埃里布也会思考一些大问题,比如未来几年VR会发展到何种程度。他还会思考这样的问题:如果Oculus用3D技术给全世界绘图,超越Google Earth,结果会怎样呢?如何才能让眼睛追踪技术更好用?埃里布称:“我的睡眠是断断续续的,一醒来就思考这些问题,累了又去睡,然后继续思考。”

埃里布在马里兰长大,他经在马里兰大学上过一年学,之后退学去软件公司工作。今年4月,埃里布去母校参加典礼,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计算机科研中心破土动工,埃里布捐款3100万美元。他站在帐篷下,与他在一起的还有参议员、州长,还有Oculus高管迈克尔·安东诺夫(Michael Antonov)。所有人都带上了VR头盔,参加虚拟仪式。2004年埃里布与安东诺夫创办了Scaleform,这家公司向视频游戏制作者销售软件工具,2011年,Autodesk以3600万美元收购了Scaleform。

说服勒基创业

据埃里布回忆,2012年,一位朋友参加展览会时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说:“你应该见见帕尔默,他有一款很酷的原型产品,我想应该是VR,这款产品可以使用了。”于是乎,埃里布在洛杉矶STK牛排餐厅组建了一个团队,包括安东诺夫及其它共事的朋友。埃里布说:“吃晚饭的时候帕尔默走了进来,他穿着短裤、人字拖、Atari牌T恤。我曾经与他通过电话,但是并不知道他原来这么年轻。”当时勒基才19岁。

最开始时,Oculus只是一个Kickstarter(众筹网站)项目,帮助其它人制作自己的VR头盔。埃里布将Oculus变成一家真正的公司,它可以直接向消费者出售设计完整的头盔。如果新计算时代的黎明果真已经来临,这一转变的意义如同当年乔布斯告诉沃兹尼亚克:苹果计算机不应该只卖给工程师,还应该卖给普通人。

当时勒基已经收到其它的工作邀请函。勒基称:“当时我正在考虑许多的选择,我们见了面,与埃里布及他的朋友谈了谈。他说服了我。”米歇尔回忆说:“我的确记得,当时你说自己收到一份工作邀请函,你说:‘看看他们开出的工资,难道要让我放弃吗?’有人说:‘帕尔默,如果你自己创办一家公司,你可以自己给自己开工资。’”

埃里布说:“最吸引帕尔默的地方在于:我们之前做过同样的事,我们还在一起工作,我们建立了伙伴关系,我们四个人可以平分股份。我会担任CEO,我们可以将产品和企业结合起来,建立一个团队,融得资金。”Oculus的资金完全由埃里布、他的家人、安东诺夫、米歇尔提供,还有一些钱来自Kickstarter的融资。埃里布称:“你会成为创始人和传道者,你可以站在公众面前担任新闻发言人,你拥有吸引人的创业故事,你花了几年时间在车库开发产品。”

勒基记得这一切,他笑了笑说:“最开始时我没有被他们说服,花了几周时间才想通。我很清楚,埃里布是合适的合作者。我不想当CEO,我没有当CEO的技巧。有些人可以拥有两重身份,既是创始人又是CEO,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绝不想担任CEO,我不适合这一角色。”

改进技术

Sanzaru Games准备了一个木桶,这件事成为一个玩笑。Oculus资助了70款游戏和应用,Sanzaru是其中之一。为什么准备木桶?用来呕吐的。蒂姆·格雷罗(Tin Guerrero)是Sanzaru的创意主管,他正在开发体育游戏,他的团队用木桶来回答一些问题,比如:“让用户带着足球跑过球场会怎样?”他们发现,一位名叫Flemming Wahl的人很容易呕吐。格雷罗想知道游戏的效果如何,于是邀请Flemming Wahl前来测试。

迈克尔·亚伯拉什(Michael Abrash)是Oculus的首席科学家,他花了许多时间研究“感知”。在亚伯拉什看来,2015年关于裙子的颜色之争并不是浪费时间的事,而是涉及到一个根本问题:我们的大脑是如何处理的,为什么这样处理?2015年,一名国外网友在社交平台中分享了一件裙子的照片,但就是这张看似普通的图片却引起了网友之间的一场意见对垒,争议点就在于裙子的真实颜色!意见主要集中在两种:“蓝色黑色”和“金色白色”,而且双方对于自己的判断也都十分坚定。亚伯拉什认为,Oculus不应该满足于游戏和沉浸式体验,而应该让体验和现实一样好,让人们认为它就是现实。

研发团队用现实作为标准会造成一个后果:在许多方面Oculus都不达标。现在的镜片可视角度只有90度,而人的眼睛有110度。如果你盯着一丝毛发看,深度感知是无法调整的;如果东西在很远的地方,眼睛无法精准追踪。亚伯拉什说:“要彻底搞清楚只有一个办法:自己开发。事实上这它只是一个感知心理的问题,关键在于体验是怎样在大脑中构建的。”

追踪眼睛没有追踪瞳孔那么简单,瞳孔会改变大小,还可能不对称。眼睛会扭动,每一次眨眼虹膜都会移动。亚伯拉什说:“如果你拍摄一段眼睛的视频,用慢动作观看,就会发现它的运动让人很困惑。“最终,Oculus需要追踪嘴部和手部动作,它们更难追踪,但是很有必要攻克,因为在未来的VR聊天应用中这些技术十分重要。

亚伯拉什与卡马克的往事

Oculus承诺会将20%的预算和招聘名额留给研发部门,亚伯拉什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寻找人才,Oculus需要解决一些问题,他要寻找可以解决问题的人。招募人才涉及的领域包括纳米制造、纳米光刻、波导技术,亚伯拉什认为世界上真正值得注意的人才很少。90年代,VR曾经遭遇大失败,要找到高级人才一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VR专家没有用武之地,规模无法增长。亚伯拉什回忆说:“我曾经与一名专家交流过,看看他是否愿意加入,结果发现他居然当了医生。AR破败之后人们只好离开了。”

90年代初,亚伯拉什在电子公告栏(与3D图形有关)遇到了CTO卡马克,他们走到了一起,两人合作开发了流行的视频游戏《Quake》,后来二人分道扬鏣,卡马克去了ID Software,亚伯拉什到了Valve。15年之后,卡马克将亚伯拉什介绍给Oculus团队,再后来Facebook收购了Oculus。当时亚伯拉什体验一件演示产品,他向高楼外望去,觉得自己的双足被锁住了一样。亚伯拉什知道,科幻小说中描述的场景是完全可能的。

亚伯拉什很快就离职了,他本来以为自己要休一段很长时间的假,直到Oculus融到资金才能真正投入工作。不料5天之后,他收到消息说Oculus被Facebook 20亿美元收购了。“真好,火车终于离站了,我当时是这样想的。”亚伯拉什说。他随后拜会了扎克伯格,问他VR是否在Facebook的战略规划中占据重要位置,随后他就进入了Facebook。

在E3游戏展开幕的前一天晚上,卡马克参加了微软的发布会。VR还是一门很新的技术,竞争者公开竞争,但更多的可能是协作,在E3大会上卡马克介绍了VR版Minecraft。微软的Minecraft游戏可以在Gear VR上运行,Gear VR只要99美元,用智能手机驱动。Gear VR是三星Oculus合作开发的,当中的许多成果归功于卡马克。卡马克认为,手机VR技术将会首先传播开来,它的传播速度也会是最快的。卡马克称:“要想接触到10亿用户,手机是最好的选择。”

卡马克现年45岁,他戴着无框矩形眼镜,回答问题很准确,语言独出心裁。在Oculus成立早期卡马克就加入了,当时他通过VR留言板结识了勒基。卡马克说勒基的第一个原型产品很糟糕,二人携手合作,优化产品,2012年在E3大会上展示。卡马克表示:“勒基开发的产品只有一个小鞋盒那么大,安装了两个镜片,一块显示屏,它们的效果比价格贵几百倍的超高端显示屏还要好。正是这种产品让人们惊叹,他们看到了,感受到了。”

谈到Minecraft,卡马克说它是“现有最庞大的游戏”。他花了几个月时间说服马库斯·佩尔森(Markus Persson)与自己合作,佩尔森是游戏的发明人。后来微软收购了Minecraft,卡马克又与微软谈判,他想将Minecraft变成VR游戏。Facebook收购Oculus时,卡马克是积极的支持者,他说,要让VR真正开花结果,需要投入庞大的资源,正因如此他才会支持收购。

卡马克表示,没有任何人向他汇报工作,他可以自由研究一些问题,比如传感器融合、让不同的定位技术彼此协作。曾经,卡马克创办了航空公司Armadillo并运营了10年,他将航空领域的一些定位技术应用在VR中。

更多VR资讯,请关注好色V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