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热的VR爱好者聚集地
有价值有趣的VR资讯内容

VR真的能治疗恐惧症?来听听患者怎么说

Luke Johnson是一位来自科技媒体DigitalSpy的记者,由于工作性质经常来往世界各地城市,但他偏偏患有难以根除的飞行恐惧症。根据他的描述,每次坐飞机都会让他产生深深的恐惧和无助感,甚至在出发前几天也寝食难安。如今他试图通过VR来治疗。

大家好,我是Luke Johnson,我很害怕坐飞机。当你恐惧什么的时候,就得开始去做一些康复治疗了对吧?通常来讲,治疗师会让你坐在舒服的椅子上,试图让你放松,然后通过引导式的聊天来接近你的内心深处,找到那困扰你的心结——然而这一次,我尝试用VR来治疗我一生中最大的恐惧。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一位专业恐惧症治疗师Michael Carthy的办公室里待了几个晚上的原因。

正如我所说,我恐惧飞行,不仅仅是感到紧张,而是全然的恐惧。我甚至在飞机上大哭特哭过。(不是小时候,而是长大成人后,还不只哭了一次。)乘务员曾经常安抚我,也有许多陌生人向我伸出援手。我曾经也试过吃安眠药,读励志的书。我甚至还去和机长搭讪聊天试着去克服恐惧,但是不管我怎么做,我对飞行的恐惧还是一如既往。

按理说,我喜欢登高望远,也喜欢玩过山车,甚至还坐过直升飞机。但是一想到坐飞机,不行!这是一种非理性的恐惧,让我一直以来都无法理性面对的事情。

当所有尝试解决的方法都失败时,VR真的有帮助吗?

VR治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在这里是为了克服对飞行的恐惧的,但是VR治疗法能够做到的远远不止这些。不管令你恐惧的是在公众面前演讲,爬虫蜘蛛还是恐高,VR治疗体系中都有专业的一套方案去帮助你。这种事情不是你在家自己做就可以的,因为需要专业的治疗师提供给你优质的治疗方法。

当我开始向Carthy坦白我所遭受的恐惧时,Carthy说,“我会像外科医生使用手术刀一样去利用这项技术。这种方法我不会随便使用,我只有在有人需要时,这项技术可以对我的病人产生极大的影响时,我才会去用。”

我一共接受了2个疗程,共2个半小时,其中大约有4分之1的时间是戴着一个VR头显设备。VR治疗不仅仅只有设备这么简单,而是一整套专门针对某个恐惧领域的解决方法。这个额外用法使其更有效力。你不会因为处于虚拟情境而感到不舒服,它会带着目的帮助你面对那些令你恐惧的时刻。

不管你是不是像我一开始那样对其有所怀疑,都没有关系。本质来看,VR治疗的是你大脑的潜意识部分,因为那一部分是拒绝理性思考的叛逆区,但只要努力的去训练,它也会被控制,从而让你冷静下来。

用Carthy的话来解释就是:“VR治疗是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情境来麻痹你的大脑,这样你的潜意识就无法判断出这个情境是真的还是假的,是虚幻的还是现实。这样你就可以让你自己待在一个你不会重复过去经验的环境当中,你没必要非得要像之前一样去恐惧。”

虚拟现实让我再一次进入那个恐惧的漩涡中,这是治疗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坦白了我所有真实的恐惧后,现在该进入VR领域了。

首先,我戴上了三星Gear VR头显(手机使用的是 Galaxy S6),其次,在我的手指上戴上了若干个生物信号传感器,这样我的焦虑水平就处于监测之下了。

第三步,就正式进入了治疗。

几乎是立刻我就被自己对这次VR体验的反应程度惊呆了,并且,我也发现,在治疗阶段VR图像并不需要如照片一样清晰,我的飞行恐惧症也可以被触动,我所看到的图像的画质大约和PS2的画质差不多。

没过多久,我就恐慌了起来。

我无法控制VR世界中的自己远离飞机。我无法像在现实中那样去触摸到飞机的舱门,并且,当飞机起飞后,气流使飞机颠簸时,我也抓不到扶手。

尽管潜意识很清楚我现在正坐在舒服的椅子上,治疗师还在跟我说话,Gear VR设备还戴在我头上,也就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我大脑的潜意识区就充满了恐惧。

你也许会认为三星的头显设备已经够普遍了,而这款专门的软件则是在Oculus商店就能下载,非常便宜。这件事情,一直处于治疗师的控制之下。

他们还有许多东西可以控制,不管是出于飞行中的那个阶段使你感到恐惧,这款软件都可以表现出来。坐在通往飞机场的出租车上,在登机口等待时,坐在飞机上时,飞机开始颠簸时,不管是哪一阶段,你都可以体验。还有即时改变天气的能力,一天中的时刻,你坐的座位,机长的开朗度,你还可以调节到最令你恐惧的体验程度。

VR治疗会让你有种越恐惧,想希望去尝试的感觉

第一阶段的治疗让我感到很痛苦,纪录显示,我的焦虑指数不停地在上升,最高点是2.75。但当第二阶段的治疗开始时,我感到非常兴奋。第一阶段结束后,治疗师告诉我如何夺回我的控制权,使用身体姿势,面部表情和呼吸。我非常急于去尝试,看我是否能够将这些方法运用自如。

第二阶段非常的成功,虽然还有一定的恐惧存在,但利用呼吸,我将我的焦虑指数控制在1.17以下。仅仅90分钟,就有如此大的进展。再一次尝试VR治疗,这次加入了一点催眠术疗法(不是我之前所认为的骗人的把戏),我的恐惧指数直降到0.85。当然,这期间还是会有些困难,但总体来说,我感到相对放松。

这就是VR治疗的益处,它给你提供一个基本焦虑指数。这样你就会时时了解你自己的焦虑程度,对于你的治疗非常有帮助。

“在VR治疗中,你可以去练习你对事物的控制度。治疗室和真实世界之间的完美过度就是VR治疗的本质所在。在VR出现以前,我只能用可视化技术来治疗我的病人。有了VR,我能够将客户的自主权夺走,他们在眼睛睁开时,什么都不用做。”Cathy表示。

回到现实后,又到了赶飞机的时候了

以前,每次在起飞前的几天之内,我都会不安焦虑。而这次,一切都显得很平静。就在我到达机场时,我出汗,心悸,但症状并没有出现,也许这次的VR治疗真的有效果。

安检通过了,现在该登机了。引擎开始震动,飞机开始加速,大地逐渐消失,我却没有感到恐惧。在飞行期间,使用Apple Watch来纪录我的心率,结果非常震惊。我的恐惧症真的没有发作。当然,这期间也会有些小害怕,但与以往的恐惧症相比,不值一提。

我的心率,通常情况是大约是59,现在是95,但我却感觉很开心,一点恐惧是正常的,我感觉到我掌控了情况。慢慢来,深呼吸,大笑,收住肩膀,我不再感到恐惧。我感到很放松。

情况似乎正在慢慢稳定下来

在经过30分钟的深呼吸后,我真的开始享受起这次飞行,生平第一次我没有抓住扶手或坐在我旁边的人的手臂,而是开始可以做些别的事情,于是,我用iPad看起了视频。

巡航飞行阶段通常是我最恐惧的阶段,但我的心率一直处于70到80之间。即使遭遇了一些颠簸,我依然很冷静,VR治疗真的有效果。

所以,我真的好了吗?

刚开始时,对于VR治疗我是有怀疑的。这么多年,我都活在对飞行的恐惧中,我无法相信仅仅一项我从不了解的技术就能治好我的噩梦,但确实做到了!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我之前的想法是错的。

当然,在我看来,VR可能并非是本次治疗的最大功臣,应该是我那位了不起的治疗师。但是VR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这次治疗成功应该归功于VR和治疗师。至少没有VR,我是不可能这么快被治好的。

现在是时候考虑环游世界了,买机票去喽!

更多VR资讯,请关注好色VR

如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好色VR » VR真的能治疗恐惧症?来听听患者怎么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