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中国人就做不出好的VR游戏?

Facebook产品经理讲诉VR社交的故事

扎克伯格在Oculus开发者大会演示了一个VR社交场景,他和两位远程同事可以选择许多预制的场景视频流,比如火星、海底世界或者小扎办公室,他们的虚拟化身可以一起玩游戏、聊天,甚至还能随意用手柄画出一副“宝剑”,最令人称赞的是他使用聊天软件Message接通妻子的电话,进行视频聊天,快速完成一个VR自拍照,并即时使用Message发送给妻子。

Facebook VR社交产品的Michael Booth此前是资深游戏设计师,如今他带领Facebook的VR社交团队在开发这款社交产品,本质上是多人在线VR游戏,Facebook希望其十几亿用户每个人都连接上。Michael 接受了科技媒体The Verge的专访,详解VR社交Demo的细节。

问:你能聊一下这个VR Demo里的情感系统吗? Michael :我们没有使用眼球追踪,也没有特别的硬件,我们所做的从本质上可以描述为VR emojis(表情),通过不同的手势触发不同的情绪。举个例子,如果我想表达惊讶,就举起我的手柄放在脸的两侧,我的avatar虚拟化身就会发出惊讶的语气和表情,把手柄放在头上,就是表示害怕。当然我们背后做的工作与Demo演示的略有不同,实际上有两层架构,如果你是专业的表演,需要更复杂的操控和表情,而如果只是普通的日常表达,只是几个直观的动作识别。当然这些还是实验阶段,未来也许会有变化。

问:用户可以个性化自己的手势吗?就像表情包一样。

Michael:这个问题非常有趣,可以说很有挑战,因为我们的虚拟化身是动画的3D对象,他们的创建过程非常复杂。当然有些个性化也是有可能的,当然这算是一种投机的方式,我们准备了6种手势和许多情绪供选择,你可以自己决定每种手势对应什么情绪。所以用户是可以个性化定制自己的手势。

问:Demo有一些非VR的Facebook应用,同时有一些视频信息流,这些有VR版本吗?

Michael:这是一个有趣和非常有挑战的问题,我们并没有打算分享太多。我们正在研究如何让非VR用户通过Facebook与VR好友进行联系,在Demo里你们可以看到非VR用户使用Messenger与VR好友视频电话。我们也在研究如何录制视频,让你的好友在信息流中就可以看到你在VR中做的事情,这样你就会成为Facebook中的superstar。你在VR中可以做很多很酷的事情,比如在VR玩游戏、画出一把剑,都可以分享给你的Facebook好友。

问:这个场景会应用在Gear VR吗,这些用户没有追踪手柄Touch。

Michael:目前我们专注于Rift和Touch,我们试图让用户与在VR与朋友连接,就如同他们就在你身边,触手可及。因此问题的核心是,要搞清楚我们从哪里来?尽管现在有很多变化因素,目前聚焦Rift,但是请不要忘了我们是Facebook,我们想要应用到所有平台,我们愿意支持Gear VR,愿意支持Vive和PSVR,以及其他有趣的VR平台,无论他们来自哪里。

问:自从Facebook并购Oculus以来,扎克伯格一直就在谈论如何让你感觉与朋友仿佛就在眼前,你们认为如今这个Demo是这个理想的一部分吗?

Michael:连接是我们的理想,现在只是第一版,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想法,在未来继续探索。

问:Facebook在帮助那些没有接入互联网的人们使用互联网,然后接入Facebook,现在是不是与此相反呢,现在Demo是Rift专属的,你们怎么看这个区别?

Michael:需要再次强调连接的重要性,我们做的 事情是让没有VR的用户与VR用户进行交流,反之亦然,这样一来一回的连接会给我们“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会有很多的内容可以分享和传递。

我们是这样看的,还记得最早的手机需要一个特别大的电池包吗?那个时候人们说,可以移动随时打电话非常酷,但是它太大了也非常丑陋,我们不想要那个电池包。其实VR最终会像手机一样的,也许会是眼镜大小,像现在的手机一样酷。

问:如何逐步打破非VR的Facebook App应用与VR应用之间的障碍?

Michael:这是一个很宽泛的话题,总所周知Facebook是很复杂的应用,你可以做很多很多不同的事情。我们最终的目标是你现在Facebook做的任何事情都能以某种形式在VR内完成。但是我们还处于婴儿学步阶段,做出好的内容才是对VR有意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