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热的VR爱好者聚集地
有价值有趣的VR资讯内容
微鲸VR

解密Magic Leap:AR/VR面临产业化挑战

当下科技界最热门的票当属南佛罗里达一个普通商业园的门票,尽管从外表上看它与美国城市郊区随处可见的其他办公楼并无二致。但进到里面,你会看到另一幅完全不同的景色。确切地说,另一个现实世界。在那里,人形机器人在大厅里走来走去,浑身绿色的爬行怪兽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卡通小精灵把灯光开开关关。还有75英尺高的警卫机器为这座商业园巡逻保卫。

办公设备也非常不寻常。挂在墙上的高清电视机看起来很普通,但它突然消失不见了。过了一会儿它重新出现在房间中间,不可思议的是,它现在是漂浮在半空中。你尽管靠近仔细观察,靠多近都没问题,从各个角度仔细检查看看。它有80英寸,正在播放的台是ESPN——确实没有任何东西支撑着它!

解密Magic Leap:AR/VR面临产业化挑战

电视机看起来是真实的,但它其实不是。所有这些奇妙的东西都只是幻影,变戏法般地出现在被称为“混合现实”(mixed reality)的头戴设备镜片上——这个不可思议的创造来自神秘的初创公司Magic Leap

就像任何优秀的魔术师一样,现年45岁的Magic Leap的创始人兼CEO Rony Abovitz凡事守口如瓶。Magic Leap自2011年创立以来就保持着绝对神秘状态,只有一小部分人看过它的技术,更少的人了解它的工作原理,而且,所有这些人在保密协议下只能透露的是:这家公司确实存在。

然而,却有额度巨大的资金涌向这座人口仅有3万的佛罗里达小镇。到目前为止,Magic Leap融到的资金已达14亿,包括去年2月打破历史记录的7.94亿美元C轮融资。似乎所有蓝筹股技术投资者都插了一脚,包括Andreessen Horowitz、Perkins、谷歌、摩根大通、富达投资、以及阿里巴巴,还有许多传统些的投资者,例如华纳兄弟、以及做出《怪兽哥斯拉》、《侏罗纪公园》的传奇娱乐。Magic Leap在最近一轮融资中估值达到45亿美元。如果Abovitz持股22%——虽然他否认了——那么他就是一位亿万富翁。

这些巨额数字在科技圈里引发了一些奇怪的谣言:Magic Leap在做全息图,或者激光,或者已经发明了一些现实扭曲(reality-warping)机器,其体积有一座建筑那么大,永远不会、也不可能商业化。确凿信息的缺乏使得谣言愈发增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Magic Leap迄今没有发布过一款产品。它也从未开过产品发布会,从未宣传过任何产品,从未解释过驱动它的产品的所谓的“光场”(lightfield)技术是怎么回事。

但现在,这家公司要走出神秘了。在一次非常难得的采访中,Abovitz透露Magic Leap已经花了十亿美元用来改进它的产品原型,而且已经打算在发布消费版本的产品之前,在佛罗里达州建一个生产线。到这些实现时——猜想会在18个月内实现——将会把整个计算领域推向一个新时代,这个下一代接口将让我们在往后的几十年中使用这些技术。“我们在造一种新型情境计算机(contextual computer),我们在做的事情非常、非常与众不同。”

解密Magic Leap:AR/VR面临产业化挑战

Magic Leap终于走出神秘……

Magic Leap的创新不只是一种高科技的展示,它是一个颠覆性的机器。这项技术将影响每一项使用屏幕和计算机的产业,以及许多不需使用这些的产业。它将毁灭现今价值1200亿美元的平板显示市场,动摇万亿美元级的全球消费电子商业。它的应用是影响深远的。扔掉你的PC、laptop和手机,因为你需要的计算将会在你的眼镜中进行,而且能够在任何地方、以任何大小显示出来。

它们能让任何东西出现,例如用黄色的箭头指着你要去往的方向。你想买一张新沙发的话,能够看到它就像真的一样摆在你的起居室里,你可以足不出门地从任何角度、在任何光线下仔细观察比较。最小程度的倾斜就能让让你修车,交互程序会突出显示那个部分需要更换,如果你操作错误,会发出警告。Magic Leap的定位是从每一次的互动中获利:不仅从它将向市场出售的硬件和软件中,而且,可以想象,从它能够收集、分析以及转卖的大量数据中。

你可能试过VR——在过去的12个月里,索尼、谷歌、三星和Facebook全都退出了VR产品。VR是一种身临其境的计算机生成模拟环境,现在主要用于视频游戏。

您也可能试过增强现实(AR),数字内容覆盖在真的的物理环境上。2016年最大的数字时尚之一使AR成为主流:今年7月移动应用开发商Niantic发布了口袋妖怪Go,使用智能手机摄像头让游戏里的动画妖怪乎存在于现实世界——或至少在手机屏幕上。

VR游戏和口袋妖怪Go都达不到Magic Leap的“混合现实”。VR能带你去另一个地方。AR能让皮卡丘出现在你的客厅。混合现实则能让你待在原地,并使皮卡丘当场现身。

混合现实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Magic Leap的技术的核心是头戴式显示器,但最终产品应该会类似一副眼镜。当你戴上Magic Leap的设备,它不会阻碍你看世界的视线;硬件通过内置在半透明玻璃种的光学系统,直接将图像投射到你的视网膜上(该产品不会灼伤眼球;它复制了我们观察世界的自然方式,而不是强迫你盯着屏幕)。硬件也不断收集信息,扫描房间里障碍物、听声音、跟踪眼球运动轨迹,同时观察你的手。

解密Magic Leap:AR/VR面临产业化挑战

原文配图:从Magic Leap头盔看到的虚拟桌面

因此,使用混合现实技术(MR)的对象知道他们所处的环境,并且拥有与真实世界交互的能力。在Magic Leap的硬件上,一只口袋妖怪可能躲在你家沙发后面避免被你捕获——假设你住在一个“智能”的家当中,关了灯躲在黑暗里。

在Magic Leap的一个demo里,该团队展示了一个计算机生成的“虚拟交互人”,拥有真人大小且极其逼真。Abovitz和他的团队想让虚拟人(或动物或任何其他东西)作为数字助理——就像打了药的Siri,不但真实存在,工作时更容易交互,当然也更加显眼。叫你的虚拟助理向同事转达一条消息,它可能走出你的办公室,经过同事的MR头盔,重新出现在你同事的办公桌旁,并亲自传递这条消息。

放不开《星球大战》梦想,科幻技术吸引巨额投资

在混合现实世界中,计算能力并不局限于桌面上的设备。它可以链接到任何对象,无论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知道这个东西的位置,并且智能地判断出它的用途和你可能使用它的方式。“把虚拟现实想象成认为未来的计算机,”Abovitz说:“世界是你的桌面。”首先,我们有大型机,其次是PC,然后是移动设备。如果依照Magic Leap的设想,下一代将是成为虚拟的。”

“这不是娱乐或只是玩电子游戏,”传奇娱乐的亿万富翁创始人Thomas说:“这是一种与世界互动的全新方式,就像新一代的计算机。我认为这将会成为一家非常非常重要的公司。”

Pony Abovitz总是持有一个高科技未来的愿景。出生于1971年,生活在克利夫兰的以色列移民,他从小就对计算机和科幻小说入迷“我是史蒂夫·乔布斯和乔治·卢卡斯那代人,”他说:“我们在那种环境中长大,脑子都乱了……我和朋友都想成为卢克天行者,打败死亡之星,打造C-3PO。”

当他11岁时,家人搬到了南佛罗里达州;他13岁开始上高中,比一般人提前了一年。毕业后,他被麻省理工学院录取,但选择就读离家近的迈阿密大学。他在1994年获得机械工程学士学位,两年后获得了生物医学工程硕士学位——然后他又开始想起来《星球大战》。

Abovitz 1997年联合创立了他的第一家公司Z-KAT。“我决定建造一个《星球大战》里的医疗机器人,因为我想——我的意思是,这是真正的动机——我不能建一个X翼战斗机,因为那可不是我在毕业后能给父母说的。”他说。2004年,Abovitz和他的几个联合创始人将Z-KAT的机器人团队扩张成了一家新公司Mako Surgical,制造机器人手臂帮助医生进行矫形外科手术。当时市场对这款机器臂的需求量很高,2008年Mako Surgical公司上市,筹集了5100万美元。

在Mako全职工作,结了婚,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年轻的女儿,Abovitz开始为他的创意副业创建一个叫Hour Blue的项目——他自己虚构的幻想世界,一个满是会说话的机器人和会飞的鲸鱼等梦幻生物的外星星球。2010年,他创办了一家新公司Magic Leap Studios,将该项目发展成为一个连环画小说和特效电影的分公司。

“我是唯一的雇员,我的车库就是公司,”Abovitz说:“我妈妈做了一块帆布,用一些彩色字母在上面写‘Maic Leap Studios”。为了帮助这个项目,他从Mako那边借了钱,成立Weta工作室,找来了以制作《魔戒》电影三部曲闻名的新西兰特效和创意开发商,基于他的故事构想和在现实世界展现出肉体而进行研发。同时,受科幻小说,比如William Gibson的“Neuromancer”和Vernor Vinge“Rainbows End”的影响,Abovitz对于无法实现在小说中阅读到的VR和AR而焦虑失望,并开始考虑该如何实现它。

“这是一个独特的时刻……现实和科幻开始合在一起,”Weta工作室CEO和Magic Leap的董事会成员Richard Taylor说:“我们为Hour Blue创造的虚拟技术与Rony开始探索在现实中应用的增强现实技术同步发展。”

2011年,Magic Leap Studios改变了焦点,成为Magic Leap Inc.,Abovitz聘请了一个小团队,帮助他开发混合现实的想法。不久,公司就开始投入原型产品工作了。

“第一次我们在空间中做出一个像素,可以在房间里移动它,我们都很兴奋,”Abovitz说。“其他人都说‘那是什么?不过一个点而已。’但我们知道,我知道在就这一个点将发挥作用。”

他也知道他需要更多的钱。Abovitz最初用他在Mako的IPO收益资助了公司。2013年,Mako被医疗器械制造商Stryker Corp以17亿美元的杰哥收购,Abovitz从中获得了一些收益。Abovitz拒不透露他花费在公司运行的确切金额(只是“上百万吧”),但他知道这些钱是不够的。

幸运的是,这项技术本身卖得出去。“当我们和人说起我们在做什么的时候,他们都不相信我们,”Abovitz说:“然后他们则会惊叹,‘哦,你真的让这些事情发生了。”这是每个人投资的动力;[他们从]‘这是不可能的’到‘我们也想要’。”

2014年2月,Magic Leap宣布从私人投资者募集了超过500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8个月后,该公司又得到了一个由谷歌主导的5.21亿美元的B轮融资。

Obvious Ventures是一家位于旧金山的风险投资基金,James Joaquin和Twitter的Evan Williams和另一位是这家公司的三位联合创始人。Joaquin说:“投资Magic Leap是因为我们相信他们的光场(lightfield)技术是电脑、网络和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大技术转折点。这种技术有巨大的潜力转变多个全球经济类别,包括娱乐、教育和生产力。”

2016年2月,Magic Leap宣布了创纪录的7.94亿美元C轮融资,投资由阿里巴巴主导,其他还包括谷歌和高通、富达、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和T.Rowe Price。“我认为说这投资是狂热的是错误的,”Thomas Tull说:“这家公司绝对没有吸引蓝筹股投资者的问题,目前它的资本化非常好。”

CEO经常迷失在工作中,厂址选择要素之一是保持神秘

Rony Abovitz并不像通常那样的企业领导,他把公司设在离他经常度假的Dania海滩15分钟的地点。他像小孩那样赞赏那些“很酷”的机械,非常随和,穿着也很随意(牛仔裤和汗衫)。人们都说他是个好人,很聪明。

Abovitz也很容易迷失在工作中。最近的一个星期五下午,他在新的总部巡视计划迟到了半小时——这种情况经常发生,虽然影响很大,但有一个有问题,因为Abovitz来自一个正统的犹太背景,总是计划提前下班遵守安息日。最终,他的一名高管发现他其实一直在现场,只不过坐在他的车里,不知不觉地煲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粥。

Magic Leap于2015年10月在新建的25.9万平方英尺的场地开工,预计其当前850名员工中的大多数在今年年底前搬迁进去。其余的人则分散在全球9个办事处,有硅谷和奥斯汀这样的科技热点,也有像惠灵顿、新西兰和特拉维夫这些遥远的前哨地点。一些团队已经在新的地点到位,包括一个机械车间和几个工程团队。重要的是,Abovitz将关键开发团队聚在一起,作为“敏捷硬件”模型的一部分,使得公司能够生产所谓的“数百次迭代”头盔原型。

“为什么Magic Leap可以这样快速迭代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在正确的地方拥有所有合适的人。”Abovitz说。

该公司还在Plantation校园建造制造设施。“这是Macig Leap最精彩的部分,”Abovitz说着,带领一个团队进入生产线区域:一系列长的独立且模块化的机架像港口整齐排列的潜艇。据悉,每条生产线可根据需要激活,生产从每年数千台到100多万台产品。

Abovitz想让Magic Leap留在佛罗里达州;在那里制造的好处之一是它能让公司保持其秘密。如果它把总部设在北加利福尼亚州,凭硅谷人事流动的文化和活跃的流言传播氛围,保密是几乎不可能的。当然,招聘也会相对差一些,但Magic Leap的技术一直是个强大的牵引,从硅谷和其他技术中心吸引人才。“我们正在佛罗里达州带来一支非常有能力的高端工程和制造技术人才,”Abovitz说。

市场巨大,对手众多,Magic Leap何时拿出产品?

自然的,Abovitz并不是唯一看到这一领域的机遇的公司。根据Digi-Capital的统计,在过去的12个月里,随着风投的进入,对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投入已经超过了23亿美元。

International Data Corp.预测,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市场将会持续扩大,从2016年的52亿增加到2020年的1620亿美元。

虚拟/增强现实市场拥有如此大的增长潜力,所有的大公司都在争相采取行动,试图占领市场。谷歌早在2013年就凭借命运多舛的Google Glass涉足虚拟/增强现实产业,处于隐私和安全的考虑,谷歌眼镜一直停在了Beta版。不过,对Magic Leap的投资也暗示着,谷歌在这一领域的兴趣并没有消退。

“最早与Rony讨论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自己要做这件事,也知道我们想要帮助这一团队把他们的理想变为现实。”谷歌企业发展部门副总裁Don Harrison说。

苹果也在AR上发力,但是还不清楚他们会自己开发头盔或者是在iPhone上增加功能。硅谷的一些初创企业,比如Meta(已经获得7300万美元投资)和Atheer(已经获得2300万美元投资)正在开发自己的AR头盔,如果它们成功,可能也会被列入巨头的收购名单当中。

但是,迄今为止,Magic Leap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微软。微软在2014年发布了增强现实头盔HoloLens。测试版本——HoloLens开发者版已经于2016年3月送到了微软的硬件和软件开发者手中,消费者版本将于2017年发布。“微软由于拥有强大的关系,所以在商业上有很大的优势”,Gartner分析师Brian Blau说:“微软在商业上扎得很深,这也是HoloLens的优势所在。”

现在,HoloLens都已经有了生产线,Magic Leap打算什么时候进入市场?

“很快。”Abovitz含糊地答到。他对头盔的成本也闭口不谈。“并不是一个奢侈级的产品”,他最终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还有一个问题,既然微软定于明年发布消费级的增强现实头盔,显然,Magic Leap也必须要有相应的出货,否则就会有被最大的竞争对手抢下市场的风险。另外,鉴于Meta的头盔定价在1000美元,相信Magic Leap的新产品也会维持在四位数的价位。

Magic Leap认为,最终,公司最大的影响将会发生在商业应用上,特别是医学图像和零售业(想象一下,在家“试穿”商家的衣服)。但是,和其他大多数技术一样,娱乐将会成为开路先锋。Magic Leap的内容大部分都是自己制作的,并且已经聘请了几位著名的视频设计师、漫画家、艺术家和作家。《雪崩》(Snow Crash)的作者Neal Stephenson现在是Magic Leap的首席未来学家,目前正在公司位于西雅图的办公室秘密开发一个游戏。

解密Magic Leap:AR/VR面临产业化挑战

原文配图:Weta工作室Dr. Grordbort游戏画面

其他的内容来自Abovitz在Weta Workshop的盟友,他们在新西兰运营着一个25人的实验室。他们的第一个项目Dr. Grordbort入侵者,是一个动作游戏。玩家挥舞手上的激光枪,与邪恶的机器人搏斗。今年6月,Magic Leap还宣布与ILMxLAB达成战略合作。

合作已经在《星际迷航》内容上产生了一些混合现实的体验,其中包括在发布C-3P0和R2-D2功能时附带的一些,另外,还有一个没发布的游戏集,勾画的是帝国反击战中的经典战役。它为Rony Abovitz带来了一个完整的闭环。

那个曾经暗自在心底梦想着打造X翼战斗机才成为企业家的人,现在正在前进的道路上。

更多VR资讯,请关注好色VR

如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好色VR » 解密Magic Leap:AR/VR面临产业化挑战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