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热的VR爱好者聚集地
有价值有趣的VR资讯内容
微鲸VR

女玩家在VR中被性骚扰 开发商也没法管

上个月,Jordan Belamire(化名)发现自己可能成为了VR世界的首位性骚扰受害者。上个月在她的姐夫家里,她体验了一下HTC Vive里的一个名为QuiVr的游戏。当时Belamire在一个名为“BigBro442”的玩家附近等待,然而,这名玩家突然面朝Belamire,并将漂浮的咸猪手伸向了她的胸前。

女玩家在VR中被性骚扰 开发商也没法管

这个事件被Belamire发表在博客上,并引发了广泛关注。科技的发展中不乏争议,但发生在虚拟世界中的性骚扰,似乎没有一个恰当的名字来定义其性质,毕竟匿名性质的骚扰会让用户置身一种无处申诉的境地:

“(虽然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伤害,)但我觉得当下的感觉是如此真实。虽然并没有一个上帝视角来监督类似事件,但如果你曾经目睹过这样的事,可能你就会理解我的想法。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一周之久,但依然带给我不少思考。”

VR和AR的拥趸经常宣扬沉浸感在治疗领域的卓越疗效,但性骚扰事件的发生不免为行业敲响了警钟:如果在VR中因不公待遇受到了精神创伤,那么谁将会被追责?

简单来说,应该不会是那些硬件或软件公司。

维拉诺瓦大学法学教授Michael Risch表示,“VR供应商很可能永远不会为此担责。”

他认为,VR供应商在很多程度上受《通讯规范法案》230的保护,该法案规定互联网计算机服务提供商不对来自用户及其它提供商的内容负责。就像Twitter不会对平台上的各种言论及骚扰承担责任一样。

“只要供应商们自己不做相关的内容,它们就不必承担责任。”

但Risch也表示,如果供应商们设计了一个总是对用户进行骚扰的VR机器人程序,或是更严重一些,比如一个涉及强奸或人身攻击的VR游戏。在这种情况下,Risch认为用户可以向撰写代码的产品供应商提出精神损害的诉讼。

不过这样一来,原告就需要有充分的证据以说服法官做出裁决,毕竟VR不像小说、电影或传统的视频游戏一样对言论进行保护。

“在VR世界里,供应商同样要受相关的法律限制,并于违反时进行制裁,”Risch表示,VR显示器中所呈现的内容同样要接受监督,通过行为守则及服务条款担保,以此维持各类产品的规范。

但这里也存在一个问题:许多小型开发商与初创公司处于萌芽阶段,要在行为标准进行统一,难度还比较大。如上文提到的QuiVR目前还处于alpha版本,开发者只有两个人。

Jaunt的营销传播副总裁Miles Perkins表示,“并没有任何机制能限制这些恶人。”他自己的VR初创公司得到了迪士尼领投的1亿美元投资。

而对于大公司而言,他们并不愿意多谈在VR世界里出现的不公平待遇。Oculus、微软、Magic Touch及WeVr,还有大部分VR及AR的玩家们,都对此事不予置评。

HTC的一份声明是这样说的:

“不幸的是,这种行为在现实世界及各类社交平台依然存在。我们支持内容开发者们创造合适的工具以规避这类行为,并保证安全和可依赖的VR体验。”

而游戏行业里,Riot Games通过建立庞大的社区,访问报告工具及快速迭代,并且通过禁号及注销等方式,在LOL中遏制可能存在的不公行为。但对于VR而言,开发者们是否能创设这样的条件尚不可知。

“提出这些机制的目的在于如果发生了糟糕的情况,不法分子能够马上被屏蔽,并且对自己的所言所行负责。”

但,糟糕的事情虽然在VR中发生,但却延续到了现实生活中:Belamire目前已经注销了她自己的Twitter账户,可能是因为评论不堪其扰。

更多VR资讯,请关注好色VR

如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好色VR » 女玩家在VR中被性骚扰 开发商也没法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