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中国人就做不出好的VR游戏?

创业公司:VR最大的障碍缺少有吸引力内容

价格太高、产品太少不是阻碍 VR 发展的主要原因,内容没有吸引力才是真正的关键。Virtuleap 是一家创业公司,它帮助开发者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 VR 概念,该公司创始人 Amir-Esmaeil Bozorgzadeh 刊文称,VR 最大的障碍在于缺少有吸引力的内容。

他还认为 2016 年是一个关键之年,许多硬件企业向家庭用户提供 VR 头盔,数量充足,价格越来越有吸引力,现在压力已经转移到内容制造商。Amir-Esmaeil Bozorgzadeh 是 VR/AR 协会阿姆斯特丹会分会主管,他还是游戏出版商、数字代理机构 Edoramedia 的欧洲合伙人。

全文如下:

Vrideo 是一个入口平台,2014 年成立,它的目标很崇高:成为 VR 领域的 YouTube。本周早些时候,Vrideo 退出游戏,公司关闭。在 VR 产业,2 年相当于 10 年,因为 VR 是一个快速发展的产业,2015 年 Vrideo 融资 200 万美元,虽然 Vrideo 创始人极力维持运营,最终还是烧光了资金,不得不关门歇业。

Vrideo 之所以失败,当中一个原因就是平台无法提供充满诱惑的内容,让用户一次又一次回来,所以 Vrideo 无法生存下去。对于其它的 VR 内容企业来说,它们面临同样的挑战。

2016 年是一个关键之年,许多硬件企业向家庭用户提供 VR 头盔,数量充足,价格越来越有吸引力,现在压力已经转移到内容制造商,它们必须让沉浸式媒介成为大众消费的支柱。VR 能否持久发展关键正在于此。

WEARVR CEO 兼创始人尼克·米斯安(Nic Mitham)表示:“当用户试用 VR 时,缺少内容或者内容不精良是阻碍 VR 普及的最大问题。”

上个月我曾在文章中表示,在安全研究方面,VR 产业未能交出满意的答卷,在市场研究上同样如此。量化研究很少,内容制作商炮制了大量内容,但是对内容是否有吸引力测试不够,似乎它们没有时间和资源这样做。

上个月,First Contact 总裁赫斯·哈勃(Hess Barber)表示:“缺少可以反复玩的高质量 VR 内容,这是 VR 产业面临的最大的问题。”

有证据显示,在展会和贸易展览会上,许多人第一次试玩 VR,产品没有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我听到许多人抱怨说体验相当糟糕,甚至还有人说 VR 是噱头,对于内容制作商以及任何对 VR 有兴趣的人来说,这都是一个坏消息。

没错,Oculus、HTC、三星用围墙围起自己的花园,鼓励开发者社区开发高质量、付费、互动内容,但是任务难以完成。开发者是否有能力快速开发出高质量内容,满足用户的需求,这还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CopenX 创始人 Therkel Sand Therkelsen 认为:“寻找新的解决方案,制作新内容,它们因为 VR 技术更加卓越,这才是重点,不能在新平台上提供同样的服务和故事。”

例如,有了 VR,在学习数学时能否带给用户更好的体验?又比如 Vrideo,如何才能让 360 度视频更有吸引力?Presence Capital 高管菲力·陈(Phil Chen)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对于 VR 来说,360 度视频的捕捉方式是错误的。对于创意人员、电影导演、影视制作人以及有志于创造新媒介的人来说,容积捕获(Volumetric capture)应该满足他们的要求。我认为将 360 度视频与 VR 混为一谈是错误的。从一般空间感来看,360 度很不错。如果你想用更完整的方式讲述故事,可以缩放、可以评估反应、可以移情、可以让人情绪波动,360 度视频就不行了。”

由于 VR 产业在技术上很短视,比如没有设计出 UX,让用户摆脱恶心感,结果导致内容失败。还有一点更重要:没有考虑清楚附加值在哪里就匆匆上阵,将内容转化为 VR 体验,开发者需要抵挡这一冲动。

CopenX 创始人 Therkel Sand Therkelsen 补充说:“创作者需要问自己,为什么要制作 VR 内容,技术的附加值在哪里。如果不搞清这些问题,产业就会存在风险。”

我们不能将将任何故事转化为 VR 格式,然后光是依靠 VR 就能赢得用户的欢心。必须包装 VR,在某些场合甚至还要重塑内容。The Verge 曾经独家采访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这段视频就是一个好例子。作为用户,观看时会有叙事指南指引用户将目光瞄向何处,用户会觉得内容更亲切,甚至还会有少许的现场感。

如果内容制作商拒绝改进,只是胡乱抛出一堆 VR内容,这些内容缺少多样性、不丰富、没有独特的深度,只有卓越的沉浸式体验才能提供独特的深度;当设备进入用户家中时,最开始可能会卷起一阵尘沙,但是未来的硬件销量不会让人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