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学研究:VR能否解决“时间旅行悖论”

Doron Friedman是以色列赫兹利亚跨学科研究中心的高级虚拟实验室(Advanced Virtuality Lab)的主任。他的团队研究了大量与虚拟现实、混合现实和增强现实以及脑机接口相关的主题。

他的团队尤其对行为现实主义感兴趣:让人们在VR中的行为方式与现实世界中的别无二致。这不仅让在仿照真实场景的模拟中研究人们的行为更容易,也使得VR成为探索人类在不同现实中的行为方式的强大工具。

Friedman说:“最有趣的事情是让你在虚拟世界中的行为变得真实。沉浸式VR可以成为一个实验室。许多事情的运行可以像现实世界一样,但也允许我们做到现实世界中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他的团队曾实验过让人们同时在两个地方一同飞行,但他们最有趣的研究跟时间旅行有关。在2014年,他的团队与巴塞罗那大学的实验性虚拟环境实验室(Experimental Virtual Environments)进行了合作,共同创建了一个跟时间穿梭有关的沉浸式虚拟体验。

此次研究的论文发表在《Frontiers in Psychology》期刊上,他们描述说实验者进入到一个虚拟艺术展览馆中,而研究人员可以通过控制电梯来让观众传送到更上一层中。然而,在到达顶层后,其中一个访客射杀了其他数人。

然后,实验者需要重温这种经历。这时他们将面对一个道德困境,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以防止这名枪手杀人。虽然其中一半实验者只是单纯地重复了这段模拟,就像重玩游戏的某一关,但另一半人认为自己经历了虚拟时间旅行。

特殊的身体追踪技术意味着实验者的头像能准确反映他们的运动。这些运动和他们声音会被记录在系统中,然后当他们重新开始这段模拟时,他们将会看到之前的自己。

“这是数字时间旅行的扭曲之一,你会遇到你的数字克隆体,”Friedman如是说道,他本人也进行了测试,“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体验。你觉得那个人(以前的自己)真的很蠢(到顶层后被人杀)。因为你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观察,而‘以前’的你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是一个很难通过实验方法所能捕捉到的东西,但你会开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为以前的自己感到尴尬。”

Friedman说,这是由于沉浸式VR的“固有”本质让其变得如此强大。研究人员发现,旅行错觉增加了实验者对此次事件(枪杀)的内疚感,也提高了他们对自己的道德感。

该方法的潜在应用之一是作为心理治疗的一部分来帮助人们克服创伤性的经历,或只是重新评估过去的决定。这还可以用于培训,允许人们不断重复任务训练,同时跟踪他们行动的后果。

但对Friedman来说,最引人入胜的可以让你去探究哲学问题。在9月发布的预印刷论文中,Friedman概述了基于自动推理的时间旅行计算模型,可通过时间来回追踪因果链。

为了测试系统,他提出了一个简化的祖父悖论或外祖母悖论。所谓的外祖母悖论是指:假如一个人回到过去,并在外祖母怀有他母亲之前将其杀死,那么该时间旅行者是否还会存在。哲学家通常会使用该实验来思考时间旅行的影响。而在Friedman的版本中,有人回到了过去,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从而使得自己不可能存在。

该系统实际上为悖论提出了多个“解决方案”,不过论文所讨论的并不高雅。首先是要求时间旅行者成为他自己的祖父(回到过去与外祖母结婚),然后要求他的父亲也拥有时间机器。

为系统编码需要Friedman嵌入关于时间旅行的某些假设,但他认为这存在有问题,因为目前仍然有争论时间旅行是否可行,或是只有在另一个不同于大多数物理学家所理解的宇宙秩序中才能实现。

于是他决定只是单纯地写入“常识”,一种因果关系。虽然这很可能存在缺陷,但他认为,这提出了有趣的可能性,物理学家和哲学家可以把自己的因果关系理论写进一个虚拟系统中,并探讨其影响。

另一种可能性是将这些类型的因果关系模型集成到在线虚拟世界引擎中,例如《魔兽世界》和《第二人生》,以允许多用户同时进行时间旅行。然而,对大多数人来说,通过时间旅行回到过去之所以那会如此令人心驰神往的原因是,他们可以重温过去,甚至通过在当时作出不同的决定和选择来改变现在的状况。

目前,我们很难真实地模拟过去的主观体验,但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多的实现数字化,像Facebook这样的社交网络已经允许人们通过历史帖子和照片来重温过去。

Friedman说:“显然,让其变得真实很有挑战性,但这看起来是我们未来的方向。即使没有身临其境的VR,你所做过的事情很多都会通过社交网络等进行记录。所以我认为这个未来并不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