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会一直砸钱,直到把VR推向主流

贾森·鲁宾(Jason Rubin)是Oculus内容部门的负责人,同时是顽皮狗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在游戏行业有着30多年的经验。随着Touch控制器的推出,Oculus Rift正逐渐从开发者设备蜕变成消费者产品,并伴随着大量由Oculus资助的软件内容。日前,国外著名游戏站Kotaku采访了鲁宾,下面整理的关于他对VR和Oculus的看法。

我事先已经浏览了目前Steam上的VR游戏,我发现玩家的评分多为负面,而早期用户对其内容也不买账。其原因是因为技术仍处于一个初期阶段吗?Oculus的软件是否也出现类似的反应呢?

Steam的策略跟我们的不一样。在我们的商店中(Oculus Home),我们关注的是舒适度和质量,所以我们接受的(游戏发行申请)会少很多。另外,正如马克·扎克伯格在OC3大会上所说的一样,我们至今已经向软件开发投入了2.5亿美元。所以当涉及到更接近完整的游戏,我并不是指《使命召唤》或《侠盗飞车》,但当你谈论更接近于AAA级别的游戏时,大多数这样的内容都发行在Oculus平台,因为Oculus的内容团队花费了数百万美元来资助这些游戏。

所以我不认为你可以根据别人的商店来准确地判断的我们商店。我们有着不同的策略、不同的运营方式、不同类型的软件。有很多我们拒绝的内容会出现在其他商店中,我们当时是直截了当地拒绝。

从战略角度来看,Facebook的收购让Oculus在打造VR体验时有更多的专用拨款,所以在看到很多传统游戏流派被“移植”到VR时,我感到非常惊讶。Touch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真的是VR游戏的未来吗,或者说只是主流非VR行业的暂时过渡?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当我开始工作的时候,有人告诉我说‘听着,你有三个月的时间来为Innovator Edition(Gear VR最初的消费者版)开发内容。你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来为(Gear VR)消费者版创建一款功能完好的内容。而你有大约一年加几个月的时间来为Rift的推出做准备’事实证明,我们几乎只有两年时间来为Touch的发售做准备。但这一切都按照顺序进行。如果你了解一下主机内容的平均开发时间,你会发现主机内容的平均开发时间需要两年多,通常三年或更多。所以无论我有多少资金,即使我从第一天就开始开发,我还是不能开发出一款跟主机游戏一样规模的内容,因为你根本不可能做到,不是吗?

除那以外,你会面临挑战,‘我需要开发什么内容?’,而你首先想到的是,‘我’想开发一款类似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内容。我知道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可行,我知道我们会有Touch控制器,或者即使我们没有(Touch),最高评分的游戏之一《Damaged Core》(表明了)人们喜欢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我只有一年时间来开发这些游戏。我可以想象大多数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是什么样子。目前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学习曲线,但至少我们从根本上知道第一人称射击应该是什么样子。

所以我们在第一波VR所看到的是,开发者和Oculus(在很大程度上)都很务实。但这里还有一个问题,Day Z开发者Dean Hall最近在Reddit上发了帖子,标题是‘虚拟现实难以接受的真相’。许多开发商在财政上都无法参与这个生态系统,这是因为,我引述Hall的话,‘没钱’。我并不是指‘购买法拉利的钱’,我的意思是‘支付工资的钱’。

VR开发的当前现状是什么,Oculus目前是如何让开发者能够开发出突破性的内容。另外,除了巨大的资金保证外,Facebook的参与对Oculus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

开发者会说,‘你知道我们应该做什么吗?我们应该做一些没有人看过或听过的事情’他们中的许多人会失败,就像许多失败的游戏一样,但其中一些将成为下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3D游戏在二十几年前开始的时候,约翰·卡马克[…]开发了《毁灭战士》,他不断前进,这是天才所迸发出的火花,他缔造了一个游戏类别,在那之前3D游戏根本不存在。

我认为在VR中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马克·扎克伯格从一开始就说‘这是下一个计算平台,但它不是明年的下一个计算平台,不是三年内的下一个计算平台。我们需要时间来将其实现。’我们都打从心底相信,我们现在仍然相信。自那天起,我们已经采取了大量的措施,你也是知道的,帕尔默·拉奇最初把手机放在他的脸上、然后是DK1、DK2、CV1、Rift,最后到Touch控制器。想想在两年半,或三年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你将看到软件方面的巨大飞跃,你要问的问题将会自行给出答案。

比方说攀爬游戏《The Climb》。我确实认为这是完全不同的东西。这是最终的状态吗?绝对不是。《The Climb》是我们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Demo次数最多,重玩次数最多的游戏之一。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这样的游戏。在15年后,会是怎样一番光景呢?

我们的Julian Benson认为《The Climb》是VR最好的标杆。而我发现更倾向于实验性的内容比传统的游戏内容有着更大的影响。而Oculus和Vive目前更多的是面向游戏玩家。

好吧,每个人都不同(鲁宾笑着说)。但如果你看看我们现在的平台,当你谈论Rift时,一般来说,拥有Rift的用户是一名玩家。你知道,这是一台昂贵的电脑,其中有一个非常高端的显卡。

如果你留意一下Gear VR,如果你已经拥有手机,很多人都能免费体验到虚拟现实。我们会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用例。《Google Earth》对人们更有吸引力。他们观看很多VR视频。他们正在观看恐怖体验短片,让朋友戴上头显,并拍摄朋友惊讶于VR内容时的画面。我们最成功的内容之一是《Face Your Fears》(Gear VR内容),用户都沉醉其中。

它们(Rift和Gear VR)属于不同的世界,因为它们处于不同的价格点。从长远来看,这两个市场在某一时刻会合并成为同一个设备。当马克·扎克伯格谈论下一个计算平台时,他并不是指游戏平台。他的意思是计算平台,就像你的手机。有些人会在他们的手机上玩游戏。有些人不在他们的手机上玩游戏。有些人将其作为日历,一些通过手机来打开Uber…无论是什么,一切都是可行的,该硬件为所有这些东西的存在创造了可能性。而VR正朝着这个目标前进。

这是一个很好的愿景,但就当前而言,有声音质疑VR推出市场的时机是否已经成熟。正如3A零售商所说,人们目前并无太多余钱来购买这样的产品。如果第一代VR“失败”,其原因可能并非消费者尚未准备好,而仅仅只是他们买不起。

在硅谷,我听过许多人都说过同样的话,有些聪明的人说‘你可以选择趋势,或者你可以选择时间。但你不能同时选择两者’。我认为我们选择的是趋势。我们相信VR将是下一个计算平台。但我们很难知道,这需要三年,五年,还是说七年的时间。我不知道。

我有一个三岁半的女儿。我可以肯定,她在高中所接受教育会有一部分是通过VR进行。我可以肯定,她会在VR中与朋友交谈。我可以肯定,VR将成为她生活中的很大一部分,无论她在乎的是否游戏。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我知道这会发生在她的生命中,因为她的人生还很长。我可以知道明年、两年后,三年后是否会发生吗?我不知道。但曲棍球棒的情形将会发生(指发展曲线图上的急剧增长),就像手机一样,就像3D和CD-ROM一样。

当你谈到的所有这些东西,神奇的软件、形状规格、价格点能让VR技术具备优势,其应用不可抗拒时,你所说的应该会发生。这是得到Facebook支持的价值所在:马克·扎克伯格很有钱,这是针对长期的投资。Oculus有多少资金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Facebook决心要让其成为事实(VR成为计算平台)。扎克伯格并不相信这会在今年发生。在Oculus中没有人相信现在会发生。潮流来去匆匆。我甚至不知道2D主机游戏是否会倒下,但我知道我出售顽皮狗工作室并离开的原因是,我只是在重复做一样事情。VR是一个绝然不同的开发体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那么容易就吸引到大型开发商的原因,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游戏体验。

现在价格很高。只有铁杆玩家会购买。但三年、四年、五年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但这是一个全新的体验,大家都还没有尝试过。这是新的东西,我认为它会做得很好,我可以告诉你这一点。我会坐在这里跟你打赌,(VR)游戏应用不会消失,新的体验不会消失,而技术的发展会让价格降下来。

与此同时,我们拥有Oculus,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技术,可提供独特的体验,但价格很高。

VR的奇妙之处在于,这是一个终极平台。对此(Oculus首席科学家)迈克尔·亚伯拉什比我解释得更好。在VR之后不会有其他平台。AR和VR很接近,区别主要是你是否会处于一个封闭空间中。但在一个完美的VR世界,全息甲板,你可以创建任何的的东西,所以没有什么可以超越VR。随着VR变得更好,这会开启一个充满机遇的世界。所以这就是我们都相信VR的原因。再一次强调,不是在这个圣诞节,也不是在下一个圣诞节,但这个未来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