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如何把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做进VR里的?

他是如何把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做进VR里的?Daniel Dilallo几周前出现在一个游戏开发者的会议上,但并不是在展示新的《吉他英雄》或者《使命召唤》。相反,这位前游戏开发者在“男士的俱乐部”——Gold Club SF的展台来展示他为脱衣舞俱乐部设计的虚拟现实app——Gold Club SF VR。

Dilallo是转向VR的游戏开发者大军中的一员。他也同时做了别人不敢尝试的事:在Gold Club SF VR这次尝试上,它从主流的娱乐转移向了成人内容的制作。Dilallo的3X Studios和VRClubz.com为旧金山的Gold Club脱衣舞俱乐部制作了展示着衣,半裸或全裸的脱衣舞者的VR app。

Gold Club VR的作者Daniel Dilallo

这个app是为了把男士俱乐部身临其境的体验带入你家中。现在已经有测试版本的app,并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正式亮相。Dilallo希望可以用它作为一个跳板,把更多的脱衣舞俱乐部带到VR的世界里。

“有人问,你为什么不去真的俱乐部,而去VR世界里的,”伴着超大分贝的音乐,在俱乐部中一个VIP台前,Dilallo和GamesBeat的记者说到。“但是你不是总有机会去俱乐部里,你在俱乐部也不会得到如此多的互动。”

就像我们以前对Dilallo的介绍,在前沿技术快速更新变化,充满财富机遇的契机下,进入VR 色情行业给他打开了机遇与财富的大门。根据科技咨询公司Digi-Capital的估计,到2021年,VR产业估计将到达250亿美元的容量,可以想象色情业将会在其中占据相当的份额。

“我认为VR产业只有和色情娱乐业一起才能发展。” Reya Sunshine在采访中说道。她是一名成人表演者,也是Gold Club SF VR app的模特之一。“它只能从这开始。”

Gold Club SF VR

这款app是和前成人影星Christy Mack以及旧金山的Gold Club合作完成的。Dilallo在军火库(译者注:旧金山一处地标)拍摄了15位女性,包括4名在Gold Club工作的舞者。然后他把高清的拍摄图像和计算机动画制作的的脱衣舞俱乐部合成在一起。他用360°摄像机拍摄了俱乐部内部的样子,然后通过他的表演者来加入表演者。最后的成品非常真实,你可以看到舞者在舞池起舞。

Gold Club SF 的总经理Craig Bordeau说:“有了虚拟现实,我们发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把我们深受好评的娱乐体验带入你家。”

“我们把原片拿给地产业的3D设计师,他们会把东西做的像现实中的一样。” Dilallo说到。

VR用户可以进到俱乐部里,得到VIP的待遇,坐在桌前,享受Megan Rain, Christy Mack, Reya Sunshine和Kendra Lust等艳星的膝舞。现在产品已经在VixenVR.com接受预定,并在11月小范围发售。

当app正式发行时,你需要为升级的体验付费。你需要为店内一些特殊的服务花钱。你可以买一些点数来 欣赏单独的膝舞,就像在真实脱衣舞俱乐部一样,不过以更低的价格。

你会觉得是真实的艳星或Gold Club的舞者在为你跳舞。用户可以坐在舞台前排座位,或者在香槟房里享受私人的单人,双人或三人服务。给台上的姑娘小费,她们会在俱乐部驻场DJ变化的音乐下脱去几件衣服。

我用Oculus Rift头显试过。当我带上头显的时候,我和在舞台上起舞的艳星Reya Sunshine就可以面对面了。画面非常真实。视频实时叠加在场景上,你也可以随时更换舞者。

“Reya为你跳一支舞,她从比基尼开始,脱到一件不剩。” Dilallo说。“你也可以给你的好哥们买一支 舞。还可以成为VIP用户,送给你的好友一些免费的入场券。她暗示你给小费,你把钱洒在她身上就好了。”

在更多主流的VR平台上,这款app会以R级版本上线。也有半裸和全裸的版本。他们会在Oculus Rift, HTC Vive和个人电脑上通过VRClubz.com免费下载(至少现在是)。

“我们相信我们动画合成的拍摄方式是正确的方向。” Dilallo说。“我们知道用户在看哪里,360度的 视频可以做到这一点。但他们不知道用户在做什么,他们也不知道用户是不是在伸手去摸。我们的产品通过加入游戏的互动性,可以带入一层全新的体验。”

Dilallo的公司现在正在尝试和本地其他的几家大的脱衣舞俱乐部合作,来制作一些更本地化的脱衣舞俱乐部app。他希望能做出更多的版本。

当我问她是艳星还是脱衣舞者时,Sunshine表现地很礼貌。她说她通过网络摄像头跳艳舞。

“我自己制作自己的成人影片。”她笑着说道。

她已经很熟悉360度摄影了,但她也对Dilallo用多个摄像机制作的作品依然赞赏有加。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在房间里加入两个或者三个女孩,她说道。

“真的,”她说,“我觉得它更加有互动感,而且加入了全新的元素。真的就像有个姑娘在你眼前。它感觉更加真实。你可以自己控制视角四处观察。你也可以来回走动。在成人影片中你不会有这样的体验。”

从游戏到VR成人电影

Dilallo一直在研究把人的影像和动画制作的俱乐部真实影像合成在一起的图像技术。

VRClub.com是ModeVR公司的一部分。ModeVR同时还拥有VixenVR.com,一家提供成人主题的VR游戏和产品的虚拟现实网站,例如《欲望塔(The Temptation Towers)》。

Dilallo住在佛罗里达的Jacksonville,在那他有专注于VR app的3x工作室(3x Studios)。他还做过一项项目,比如一家3D合成的成人电影商店。他同时也是一款明星金·卡戴珊配音的VR产品的导演,里边有栩栩如生的卡戴珊出镜的限制级表演。

“我从来也没想到我会做成人VR” Dilallo说到,“我其实对医疗VR的方向很感兴趣,它更有潜力能帮助大众。我过去曾经做过几款样机。我接触了一些风投公司。VR是很昂贵的。我这样的设计需要结合摄影和游戏开发。我没能融到资来留下自己的团队。”

所以,Dilallo必须要想想下一步做什么。

他提到“团队是很宝贵的。四位训练有素的设计师可以做20个人的工作。但是我没法支持他们在医疗领域继续工作。我开始接一些VR的项目,从兰博基尼到花花公子。我在开发的各种VR产品里赚到了一些钱。我们后来发现,成人市场是是发展最快的领域。成人市场驱动了技术,我也成为了最直接的见证人。”

我在军火库(The Armory)的一次VR见面会上第一次见到了Dilallo。军火库是旧金山著名的地标,现在属于Peter Acworth,他同时也是kink.com的所有者(捆绑调教和恋物癖成人电影的制作公司)。他的公司只是众多做成人VR的公司之一。

Dilallo曾经有机会在军火库拍摄,在地下他们有很多捆绑道具和用木桶储藏的润滑剂。当然,这是一个有争议的地点。

上图:Daniel Dilallo在展示能体验虚拟现实脱衣舞俱乐部的Gold Club VR。图片来源:Dean Takahashi

Dilallo在Acclaim Entertainment做了一年半的测试工作。然后他去了佛罗里达Winter Park的福赛大学(Full Sail University),并拿到了计算机工程的学位。毕业后,他直接去了纽约州奥尔巴尼(Albany)的动视(Activision)工作。在那里,他的工作是一款蜘蛛侠游戏的任务策划(mission designer)。

从2006年到2011年,他一直在动视下的Vicarious Visions工作。他后来参与制作了《吉他英雄3》,还有《漫画英雄:终极联盟2》的音效设计。他做了《小龙斯派罗(Spyro)》的游戏设计,然后去了创新实验室。在那里,他参与了两款《使命召唤》和《吉他英雄》游戏样品的制作。他甚至提议了并参与制作了一款模仿《使命召唤:罗马战争》的游戏。

Dilallo看了看他未来的选项,然后对游戏的新领域——虚拟现实产生了浓厚的热情。在2013年,Oculus Rift出现并发布了开发者套装DK1之后,Dilallo试了试。

“我知道这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他说。

Dilallo组建了一只小的团队,但是接不到足够的项目。一个他的生意伙伴帮他锁定了一些给花花公子做VR样品的项目。这个项目在测试阶段得到了用户的青睐。

“所有人都为之疯狂,我从他们的反应中就可以看出来,这将来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Dilallo说。

几年前,Dilallo意识到,成人电影和其他“成人娱乐”项目可以赚很多钱。他做了一个叫《诱惑塔(Temptation Towers)》的成人电影商铺的项目。这个项目是和KinkVR, BadoinkVR, Muscle Girl Fitness和其他一些公司一起合作的。带着头显,你会看到自己进入一个房间,然后以第一人称视角来看成人影片。《诱惑塔》在像BadoinkVR这类地方可以找到。

“用户可以伸手给女演员脱衣服,”Dilallo说,“我们想要影片更有互动性。这是我已经研究了10年的技术。”

Dilallo说他不想自己的脱衣舞店app被归类为色情应用,他希望可以登上主流的平台,比如PlayStation VR。随着时间过去,Dilallo相信成人电影和互动游戏会碰撞出惊人的火花。他认为动画合成的成人电影相比之下还是很糟糕的,至少现在是这样。现在最好的电影还是那些能做出最真实效果的,他说。

Dilallo也看到其他游戏厂商进入成人电影领域,他在拉斯维加斯的成人电影新闻奖(AVN porn awards)这样的地方碰到过这些厂商。

“成人电影现在可以支撑我的团队,并让我们最终走向主流的领域。”他说,“我们是一家预算极其有限,没有风投支持的年轻公司,所以我们做成人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