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眼镜盒子 或像Cardboard一样火遍大江南北

自从知乎科学家拿着纸糊的HoloKit叫板HoloLens以来,AR眼镜壳子就开始走进人们的视野。与HoloLens相比,这种AR眼镜壳子虽然是个辣鸡,但其低廉的成本却难以掩盖它成为一款“新奇玩具”的可能。再加上苹果的ARKit在一旁煽风点火,我们甚至预感这种AR眼镜壳子可能会像Cardboard一样火遍大江南北。

有了Cardboard这种成功的经验,这种类似HoloKit的AR眼镜壳子也就自然会大有看头。而且,目前已经有人开始操办AR眼镜壳子这件事了,市场反应还很不错。

Aryzon就是这类产品中最典型的案例,说白了,该产品其实就是一款纸糊的AR眼镜壳子,用户在收到产品之后还需要自己动手折叠并组装完成。在使用的过程中,Aryzon能通过一套简易的投影系统为用户提供入门级的AR体验。但是,就是这样的纸盒子,在国外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还获得了两千多位网友的支持,筹集了超过100,000欧元的资金!

从技术和体验上来讲,Aryzon肯定没有HoloLens高大上,最有技术含量的恐怕也就是与之配套使用的APP,用户甚至还需要始终手持设备来进行体验。对于这样的产品,相信我大天朝的华强北巨头们分分钟就能整出几十款来,而且还能各具特色,绝不重样。

然而,对于仅以尝鲜为目的的消费者来说,Aryzon最大的杀手锏就是廉价和便利。HoloLens、Meta等高端AR头显在AR体验质量上能够完胜Aryzon,但动辄几万元的高价却让不少吃瓜群众望而却步。在目前AR并非刚需的前提下,仅为尝尝鲜就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显然是不可能的。

与之相比,只卖231元的Aryzon,价格还不到HoloLens的1%,而且只要把手机插进去,就能感受AR的部分乐趣,显然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如果说高端AR头显是豪华套餐,那Aryzon这样的AR眼镜壳子就是廉价快餐,虽然味道上会差一点,但吃起来方便,也能快速填饱肚子。

当然,类似的AR眼镜壳子绝不只有在国外才有,在国内也已经有了勇敢下海的先行者。近日,京东众筹上就出现了一款名叫昊日幻镜的AR眼镜盒子,目前已经获得了超过2800名网友的支持,成功筹集到超过34万元的资金。

据了解,昊日幻镜售价为299元,厂商宣称其产品采用了全息光场技术,只要把手机放进AR壳子里,就能随时随地观看全息影像。其实,昊日幻镜与Aryzon如出一辙,体验也并不会好到哪去,硬要说的话,也就多了一个绑带而已。虽然该厂商的这些招数都是在使劲吹牛逼,但普通消费者显然并不会关心什么光场技术,他们关心的其实只有“新奇”和“廉价”。

毫无疑问,尽管比Aryzon高出不少,但昊日幻镜的售价仍然在可接受的范围。而且,昊日幻镜还通过非常接地气的宣传片向用户普及了AR的概念,完成了扫盲的重任。如果你没钱买HoloLens但又心水已久,只要花不到300块钱就能买个阉割版感受部分AR的魅力,又有谁会在乎这点钱呢?

其实,AR眼镜壳子并不是最近才涌现出来的,早在2015年,Kickstarter上就出现过一款名叫SEER的AR眼镜壳子。SEER利用半透镜面反射叠加出虚拟影像,以此来实现初级的AR效果。当时,该项目成功筹到16万美金,远超目标金额的10万美元。

虽然SEER约500元的售价较其他产品更贵,但SEER在内容上却比同类产品更加丰富。据了解,开发者为SEER打造了丰富的AR应用,包括钢铁侠头盔、水果忍者等六款AR应用。对于当时的环境来说,AR眼镜壳子这一产品形态还比较新颖,再加上相对丰富的AR内容,SEER能够成功吸金并不意外,就连当年的帕胖也体验过一把这款AR眼镜壳子。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我们认为这种简易、低廉的产品形态有很高的可行性,甚至是火爆的可能,但它同样也具备了许多与Cardboard一致的弊端。虽然Cardboard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劣质的产品质量和欠佳的体验已经对消费者产生了不好的印象。与之相比,这种AR眼镜壳子显然也会对消费者产生同样的负面影响。

AR眼镜壳子的战役已经打响,能否成功捞金就看谁能最快杀进去并占据先发优势。除此之外,价格也将是另一个决定性因素,目前的AR眼镜壳子还停留在200块左右的价位,谁能凭借自己上下游资源整合能力,以更加低廉的价格提供更优质的产品,谁就能取得领先。

尽管廉价AR眼镜壳子可能并非长远之计,但是AR眼镜壳子的浪潮的确已经开始兴起,那些错过VR盒子或者尝过VR盒子甜头的厂商们,或许已经是时候该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