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如何用VR给纳粹分子定罪?这部纪录片为你揭秘

六千多名德国士兵在奥斯威辛的纳粹集中营工作。现在即将进入2018年之际,那些还活着的人已经年近过百,所以很少有人会去寻找他们。但这并不意味着德国政府已经放弃了对这些涉案人的起诉,正如我们在Mel Films拍摄的一部名为纳粹虚拟现实的新纪录片中所看到的那样,该纪录片研究了虚拟现实技术在去年是如何帮助对党卫军警卫队成员Reinhold Hanning定罪的。你可以在文章底部看到纪录片的完整版。

负责处理纳粹犯罪的中央办公室国家检察长Jens Rommel说:“在战后的德国,有那么多人逃脱了惩罚,而且现在他们安然无恙地过着日子,我们很难感到满意。”

VR

为了寻找到这些漏网之鱼,2015年,德国检察署下令创建一个VR版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这个项目由巴伐利亚刑事警察和法医工程师Ralf Breker带领,营地的物理几何图形通过高精度激光扫描仪捕获,同样的设备调查人员有时用来捕捉现代犯罪现场的扫描图像。激光扫描提供了一个更完整的版本的基础,通过将这个版本重建可以把现在摇摇欲坠的建筑物还原到它们战时的状态。

Breker告诉《以色列时报》:“据我所知,没有更确切的奥斯维辛模型,而它比Google Earth精确得多。”

没有它,要细究起Hanning关于永远不知道集中营发生的可怕事件的说法就会变得很难。利用准确好的虚拟现实,法官可以用HTC Vive站在Hanning的角度,看看他当时可能会看到什么,从他的岗位上窥视到囚犯进入的斜坡,以及他们在被奴役或立即被处决的铁路车场。

VR

法庭无法证明Hanning在特定日子里所做的事情,也就是说他们不能把他的行为与杀人事件建立直接联系,但是法院依据他作为党卫军警卫队成员这一无可争议的事实,从而判定他为共谋谋杀罪的犯罪分子。已经95岁的Hanning被判处了5年有期徒刑。虽然Hanning进行了上诉,但他在法庭开始着手处理这一上诉之前就死了。

1997 – 2001年间处理战争罪的美国前大使David Schieffer说:“在现代战争法庭中,共犯责任正在一次又一次地接受处理,而虚拟现实所有能展现的也就是共犯责任了。虚拟现实在法庭上能够提供的东西只是我们的起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