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kid Glass:一场关于AR眼镜的豪赌-好色VR

Rokid Glass:一场关于AR眼镜的豪赌

从历史溯源,人工智能经历了从20世纪50年代诞生初期的精耕细作,到20世纪末急功近利跨越式的发展,直至21世纪初至今,在摩尔定律、云计算以及深度学习大数据等成熟产业的大背景催化下,最终迎来了量变产生质变的规模化发展。

AR眼镜

三起三落之际,人工智能这一场旷日持久的“寻猎”与“淘金”之旅,在2018年也终于迎来了爆发式的成果回馈,至此,人工智能不再曲高和寡。

科技巨头撒金布局,抢占制高地,垂直领域精耕细作,黑马频现。直至今天,人工智能产业成为了有史以来离商业化成功,在尖端科技与大众消费品相结合的过程中,走得最近的一次。

一年一度的CES 国际消费电子展虽过去了一周,但余温仍存。在这场尖端科技对决的盛会中,中国企业所带来的科技新品也惊艳了全球不少媒体和关注者。作为国内 AI 语音交互技术提供商 ,Rokid 在 CES 上也借机发布了其第一款消费级的 AR 眼镜 Rokid Glass,据说在 2018 年最终产品将会问世,而目前展出的仍只属于原型机。但由于迄今为止,消费级AR眼镜还没有真正的突破性产品,因而Rokid Glass的出现自然也吸引到了不少的关注与期待。

之所以受关注,根本原因还是在目前为止,Rokid Glass还是唯一一款能够把语音、视觉、展示,包括通信,所有的人工智能技术都整合到一个普通的眼镜大小里面的这样一台设备,打破了大众过去印象中像一个头盔一样的AI Glass产品,原来还可以做得这么像一个普通的Glass,而且风格也极具未来科技感。

AR眼镜

当然,除了极具时代感的外观吸引了众人眼球外,更让人关注的还有其技术创新的亮点功能。在CES官方评价中,语音和图像人工智能驱动技术是其主要亮点。与此同时,在美国Wired 连线杂志对 Rokid Glass做报道中,还对其脸部识别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因此,对比相关其他几家AR产品的进步程度,这款产品也算是比较扎实地在做AR产品。

虽然从整个今年的ces展来看,这款 Rokid Glass产品,在科技创新的概念上已属走在前沿了,但也有人认为: Rokid Glass的推出就是Rokid 的一场关于AR眼镜的豪赌。毕竟到目前为止,AR技术还是一块极难啃的骨头,连库克自己都说“苹果目前制作AR眼镜的技术还未成熟,无法量产高质量设备。况且时下极其火爆的可穿戴设备,现在也没有几人真正看得懂它未来会走向何方,财大气粗如Google当年推出的惊世骇俗的谷歌眼镜,最终也只落了个不了了之的下场。

如果不是财大气粗或者有一定的技术壁垒,现在进入这个行业的风险系数极高。即使有一天可穿戴设备的市场真的成熟了,我们身边的人身上都开始绑着各式各样的电子产品了,不具备专利技术的先入为主,也根本经不起苹果和小米的屠虐。作为普通创业者,当你的洞察力没高到惊人的程度之前,如果发现了一个很明显的市场空白,那这个市场最大的可能就是——根本不存在。因此,对于向来在产品设计层面见长,但迄今为止也只做过智能语音机器人产品的Rokid 来说,可谓是挑战性不小。

由于AR是一个高技术密集,资金密集的行当,虽前有几家巨头进入进行技术攻坚,但在C端消费市场的表现上却是难如人意。前有谷歌在2013年被高调推出的Google Glass,但由于当初功能上的局限性,已于2015年停产,现今的谷歌AR眼镜也低调地转战向ToB专业领域。

尽管后有微软重金砸出了HoloLens,其在技术上也已满足了大多数用户与现实世界的交互体验,但高昂的售价也为用户设立了较高的消费门槛。因此,在产品发布时引发了外界骚动之后,也便迅速没有了下文。而目前据消息透露说这款产品也已停产,对于大多数人来说,HoloLens这款仍处于实验室阶段的设备,也就成为了新的一个笑话。

巨头仍是如此,创业公司更是举步维艰。除了需要逢山开路,遇水叠桥的魄力外,其融资筹措粮草的能力更是兹事体大,因而糜不可初,鲜克有终便成为了常态。

与此同时,与技术层面的进步相比,AR眼镜的更大的问题还在于AR内容建设和应用场景的搭建始终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这对那些尝鲜式的消费者而言,无疑会造成巨大的心理落差。

加之,由于虚拟物体屏幕的范围限制而无法显示全,更谈不上沉浸感,因而在目前谈AR眼镜的技术突破和全面打开消费市场还仍为时尚早,现状不过多为科技发烧友们的狂欢罢了。然而这块难啃的硬骨头,在刚完成新一轮亿元级美元融资的Rokid的挑战下是否顺利啃动,最后还得交由Rokid和市场来作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