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VR短片《Cycles》展示家庭50年酸甜苦辣

迪士尼动画的首部VR短片《Cycles》于上月的SIGGRAPH大会上进行了首映,这部短片只有三分钟,但却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家庭在50年里的酸甜苦辣。

这个项目是迪士尼光影动画设计师杰夫·吉普森(《冰雪奇缘》,《疯狂动物城》和《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执导的处女作,而吉普森的人生受三段截然不同的经历所影响:在祖父母家中度过的美好时光;作为一名建筑师的艺术背景(设计过滑板公园);以及作为BMX自行车越野的技能。对于后者,这段经历让他看到过无数点缀着洛杉矶风景的空旷游泳池,以及空旷和废弃的老房子。在吉普森看来,每个老房子都在窃窃私语地讲述了一个接一个的故事。已经杂草丛生的院子曾见证过无数的人生,过去家庭的历史就是由破烂的木材,砖块,水泥和织物所组成。对吉普森来说,每座房子,每个房间,每块破旧的地毯都隐藏着一个故事。

在《Cycles》中,位于老房子里面的空间将成为故事中的角色。对于我们的情感体验来说,它们与电影主角伯特和蕾以及他们的女儿瑞秋一样重要。《Cycles》的故事与吉普森的经历十分密切,他描述道:“我生命中真正影响着这个故事的部分是我与祖父母的关系。在我小时候,如果不是在家里,那我总是在祖父母的家里。我很喜欢翻阅他们年轻和恋爱时的旧照片。我首先把他们当作是年轻的父母,最后才是我的奶奶和爷爷。在我的爷爷去世后,我们不得不与我的奶奶进行一次与房子有关的谈话,就像许多家庭一样。我记得我妈妈和叔叔在餐桌上对奶奶说道:‘妈妈,你自己一个人无法照料房子。’我的奶奶是一位意志坚强的女士,她告诉我们,‘没问题,但一旦我身体有了好转,我就要回家。这是我居住的地方,这里是我的家,我会一直在这里。’”

他们最终将吉普森的奶奶送到老人院,并把这个包含着无数珍贵回忆的房子出售。吉普森回忆起最后一次呆在奶奶房子中的事情,他说道:“我记得上次在挂牌出售之前看过她的房子。我看到沙发上的凹痕,我还记得自己生病时总会躺在那里…我曾把名字雕刻在后面的柜子里,在车道上印过自己的手印,就像我在骑单车时所看过的无数空置房屋一样。只是,这一次房子所讲述的故事与我们一家有关。”

这部电影仅用时四个月制作,而尽管诸如首席技术人员乔斯·戈麦斯(Jose Gomez)等少数人拥有VR开发经验,但包括导演在内的大多数人都未曾涉猎过这方面的事情,所以团队的学习曲线非常陡峭。

像许多经验丰富的动画师第一次投身于VR一样,吉普森及其团队从他们所知道的事情开始。他指出:“当我们开始拍摄这部电影时,我们的第一直觉是直接进入故事板,一起编辑2D动画并确定具体的感觉。所以,我们将故事板带到VR,将它们放在平面卡片上,这是一种标准流程,但它并没有给我们任何一种角色的感觉。我们无法感受到故事的情感。所以,我们意识到这个过程对我们没有太大帮助,因为我们是要在VR空间体验短片,而不是平面屏幕。”

这一事实凸显了沉浸式故事叙述在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难以在虚拟空间中工作。美术使用熟悉的传统CG工具,渲染元素,在VR空间中进行审查,退出VR以进行迭代…擦除,修改和重复。对于吉普森的团队来说,使用VR绘画工具Quill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这位导演表示:“我们的动画师之一丹尼尔·佩希(Daniel Peixe)是一位令人惊叹的Quill艺术家。他问我,‘如果我尝试画一些东西,并将它们用作故事板,你是否会同意呢?’我马上告诉他,‘当然同意。’他的作品优秀的地方在于,它们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立体感和深度感。我们能够在早期阶段真正了解了角色。我们同时使用了一定的性能捕获,但只是用于预览。这样的运动如何?是否很不和谐?太近了吗?时间太跳吗?将Quill作为故事板是一种很酷的方式。”

吉普森补充说:“我在第一周内设计了一个SketchUp模型。然后我们实现了一个由技术主管乔斯·戈麦斯开发的工具VR Scout。在它的帮助下,我们能够将模型带进VR,并将自己置于房屋内,在空间中,想象我们想要讲述故事的位置,以及有哪些可行的视角。我们同时使用了另一个内部工具PoseVR来调整动画,然后我们在Maya中进行了优化。在一个快速的时间框架内,我们能够引入性能捕获,Quill绘画,并基本上预览了画面。我们在彼此之上进行迭代,并尝试尽可能多地了解电影是如何进行。”

对吉普森而言,尽管克服了在缺乏成熟VR管道情况下工作的明显技术挑战,但更大的障碍是创造一个不会影响观众感受故事核心情感的沉浸式环境。他解释说:“首先,我们必须要弄清楚如何制作电影…我们当时没有VR管道。所以,我们必须要弄清楚应该如何使用现有的管道,我们的建模,纹理和动画又将如何转化为VR。我们不得不采用以前从未做过的技术。这是我第一次在VR中工作。乔斯之前曾涉足过VR,但大多数团队成员都没有。但这正是我们为这部电影感到兴奋的原因。这是一个很酷的新挑战,是一个需要解决的新问题。”

他继续说道:“但是,我们如何能制作一部能够在三分钟内与人们建立情感连接的电影呢,而且这种媒介技术的魅力偶尔会过分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身处在VR的时候,我可以环顾四周。单单看着周围的环境都有可能会令体验黯然失色。所以,我们应该如何制作影片以令你与里面的角色产生情感联系,并专注于故事叙述呢?这是一个真正的挑战。当你想着‘我希望它会是一部好电影’时,这会令你倍感压力。”

电影最有趣的一个地方是,使用风格化的延时影像来将故事和观众的注意力从一个房间转移到另一个房间。吉普森指出:“总的来说,我真的很喜欢延时。以视觉形式看待时间的表达真的非常有趣。我想要一种在VR中驱动注意力的方法,所以,利用延时来引导我们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是一种非常酷炫的方式。同样很酷的是酷,你在第一次看时并一定能理解,但也许要在第二次或第三次观看时才能理解,延时顺序中的每个姿势都是一个特定的时刻,都对家庭故事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动画师非常出色地完成了每一个小姿势,确保它们都能正确地融入至故事之中。这成为了在VR空间中引导我们的有效方式。”

这部电影的积极反馈能否预示着迪士尼将加大VR故事叙述的投入呢?吉普森指出:“我们已经向一些高管和工作室领导展示了大家对影片和VR的兴奋之情。我认为他们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他们对我们说,‘哦,你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头绪,而我们有可能以新的方式将观众和角色与观众联系起来。’我不想透露太多信息。我认为这个工作室制作故事片很酷,而我们都很喜欢,但能够花时间去探索新的空间同样令我们感到非常兴奋。这就是我喜欢迪士尼的地方。”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