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拍摄VR电影?先看看这7条建议-好色VR

想拍摄VR电影?先看看这7条建议

想拍摄VR电影?先看看这7条建议 如今虚拟现实已经深入人心。我们一直渴求的技术只要动动手指就可以掌握;我们已经有能力告诉世人,这种全新的媒介形式是何等的自由,同时正确的使用VR使并不会让人们感到不适。但这同样意味着需要建立全新的讲故事方式,特别是向人们展示在这个人造世界中,他们可以做些什么。

过去,我们只能看由黑白相机单调拍摄的默剧。后来人们学会使用相机,尝试不同的摄影技巧和角度、脸部特写、交叉剪接、多位置摄影等等。接着,电影这门艺术产生了。

VR之于电影正如电影之于默剧。当我们弄清VR时,游戏将会被它完全改变。视点人物写作法(POV,通过不同人物的视角讲故事)和电影摄影推倒了分隔演员和观众的“第四堵墙”,观众已不复存在。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在虚拟现实中,找到全新的、引导观众的方式。

VR的观众不仅是被动地看着扁平的屏幕。突然之间,观众可以进入“画面”,自由地环顾四周。再过几年,他们也能四处走动了。这些交互方式的影响会十分深远。

这种“进入”的独特感觉被称为“存在”

VRSE和 VRSE.Works的创立者Chris Milk将VR称为最终的移情机器。

“很难解释清楚虚拟世界,因为它是可以感受的媒介,每个人的感受不尽相同。VR从外表看来是一个设备,但是在VR呈现的世界里,你感觉自己就像生活在现实世界,是完全真实的。在所处的虚拟世界中,你能感觉到存在,感觉到和你一同进入这个世界的人们的存在。”?

对讲故事的人来说,最初的想法可能是将你在电影学院学到的传统知识一股脑的塞进这种新媒介。这么做的的结果可能非常不好,因为你很快就会发现VR超越了传统的电影制作规则和技巧。这样说——故事本身不会改变,但我们在VR中讲故事的方式需要改变。

在拍摄之前

大家似乎会疑惑VR电影是否可行。大部分的疑惑是因为不了解360视频和VR的区别。最简单的不同就是——交互。

在现实世界中,你的行动(以及不行动)会导致后果。你所作的决定有时会以深远的、意想不到的方式,改变周围的世界或者个人经历。

除非你相信某些命运论,这些变化通常都没有剧本。

虚拟现实也应该遵循同样的规则。在VR世界中所做的决定,应该同样以无法预料的方式改变这个世界。这也就意味着VR世界应该在没有脚本的情况下改变。

在开始拍摄前应该将这些准则考虑进去

1.创作一个好故事将变成是充满妥协的战争。

2.更多地把你自己想象成影响者而不是导演。你只能这么做,因为你向观众展示的不仅是画面更是一个世界。

3.VR的核心是体验和存在。作为导演,你又责任让观众参与进来并“忘情”。

4.VR讲故事的方式更接近于视频游戏(video game)。

建议1:放轻松

我们必须实现的第一个目标是使观众感到舒适。Oculus Story Studio 建议要有一段30秒左右的视频介绍。这就给了观众时间先适应头显,然后熟悉这种新媒介。

VR电影 VR

Lost

这段30秒的“安顿”期对大多数人来说足够适应环境,放松下来。在 Lost里,你在一片黑暗的空间内开始游戏。然后出现了一道微光:是萤火虫。萤火虫飞来飞去、发出嗡嗡的声音。萤火虫出现的目的是让观看者跟随它的脚步,适应VR的环境。你很快就会意识到你正在看着一片森林,接着当灯串在背景中和片头字幕一同出现。

首次观看VR电影的人,由于习惯看平面屏幕,他们很可能只会盯着前方。你可以用叙事的口吻或者视觉提示鼓励他们四处看看,允许和鼓励他们探索周围的世界。

建议2:吸引观看者的注意力

你必须事先决定你想如何对待观众。你愿意在整个故事中都引领着他,带他去该去的地方看看?或者我们应不应该阻止观看者看别的地方?

“让观看者把握全局”。对于导演来说,交出控制权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即便已经提示过,但是如果观看者确实想一直看着天空,那么VR电影导演也只能尊重观看者的选择。电影有的是讲故事和吸引观看者注意的把戏。

你可以使用不同的光和声音或者荧幕上的人物POV焦点,甚至是语音/行动提示。需要记住的非常重要一点是,我们的注意力被两种事情吸进:动作和人脸。

控制的另一个后果是,观众可能会感觉到不真实。由于VR是一种关于观看者自由的媒介,我建议你接受这点。不要花大把的时间和精力试图控制你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的事情,而要创造一种充满奇迹的世界—给人们创造一个感受独特的世界。

建议3:存在感

VR故事的终极目标是完全沉浸。首先,你需要克服的障碍是,它是一种功能性技术。也就是说你必须防止出现或者解决拼接问题;尽可能使用质量最好的画面和适合的音响设备。你还要解决观众头痛和恶心的问题,因为这会摧毁向他展示你的世界的机会。

其次,你必须找出办法使观看者相信VR世界是“真实的”,即便这些并不是真实的。还记得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在《非常嫌疑犯》( The Usual Suspects)中的台词吗?

“Devil开的最大玩笑就是向世界证明他并不存在。”来自蒙特利尔Felix & Paul实验室的第一批作品中,其中一部电影曾有过十分辉煌的时刻。在电影中有一位不出名的演员,她是一位性情温和的中国女性。她走进教堂,坐在摄像机旁。几秒钟之后,她望着摄像机就好像它是人一样。20秒后人们完全沉浸其中,人们克制不住的想她。

让人物直视观众,这种亲密的联系唤起了演员和观众的真实情感。这是证明VR有力量突破第四面墙的极好例子。

VR电影 VR

Henry

在某些情况下,让观众成为事件的中心不太妥当,尤其是飙车或是武术表演中的动作场景,利用不同的视角非常重要。

建议4:步调

从平面屏幕突然切换到一个3D沉浸式世界里,刚开始会让人感到混乱。如果你让观众成功进入这个世界,并且他(她)感觉相当舒服,那第一个目标就算是完成了。

Oculus故事工作室(Oculus Story Studio)通常使用“定居与场景设置”技术。在《Lost》中,他们让一只萤火虫左右飞舞,只为让观众们接受观看四周的概念。萤火虫是他们在神秘的森林出现之前看到的唯一的东西。

大部分观众们很可能完全不习惯观看VR电影,这还有可能是他们第一次体验虚拟现实技术。信息不再是只通过电视屏幕传递,而是通过身临其境的环境。如此大的跳跃,如何让观众沉浸到故事中?

你可以会选择让相机在故事中移动,但要小心画面起伏会让观众感到恶心。

故事有趣是因为其中有一条细线,牵动很多事情会同时发生,但要谨防信息过度。但如果只有一件事将要发生的时候,场面就会变得空虚不真实。虚拟现实应该模拟真实的现实环境,Oculus称之为“空间的故事密度”——一种描述我们周围空间环境的三维叙事法。

记住我们的第一条原则,我们将不得不妥协。

建议5:由条件决定故事

在科幻题材的第一人称动作射击游戏《质量效应》中,我们以指挥官Shepard的角色行动。我们要对飞船SSV诺曼底号及船员负责,还要分配任务。一旦进入游戏中,我们将被迫进行艰难抉择。决定可能带来严重后果——船员的死亡,种族的,甚至是整个星球的毁灭。

VR电影 VR

《质量效应》,做出选择并面对后果

在虚拟现实中,我们要给观众提供相同的抉择权。授予多大的权力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决定,观众的决定可以是充分考虑的或被诱导的。例如,观众被送到检查站,必须作出决定故事才能继续。就像选择不同的道路——观众是该吃红药片还是蓝的呢?

VR电影 VR

你要选择红色的药片还是蓝色的?

在VR的世界我们可以走的更远,并预先确定一个预期的反应。虚拟现实已经有能力超越通常的媒介体验,它可以同时和视觉、听觉和触觉结合。故事中的虚拟空间可以对来自观众们的语言及手势做出回应。虽然在技术方面这的确很难实现,因为它模拟的是比过去更接近现实的现实。

假设这样一个场景中,演员与观众坐在一辆正行驶的汽车中。街道很顺畅,司机加快了车速。当汽车靠近人行道时,我们发现一个小孩正在街上跑。如果司机没有踩刹车,很可能会发生事故。如果我们尖叫,司机会试图停止这辆车,但如果我们没有注意到孩子或决定不尖叫,结果将截然不同。

建议6:试验

虚拟现实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沙盒,我们能找到无数工具和操作技巧。截止今日,这些建议还称不上是VR电影制作的规则,最多是建议。但如果这些建议称为规则,你应该尽可能打破或违反。

亨利·福特(Henry Ford)的名言:“如果我问我的顾客们他们想要什么,他们很有可能会说,’跑得更快的马’”。他没有让马跑得更快,而是制造了一辆汽车,一件人们从没有想到过的东西。

在虚拟现实中你也可以像那样大胆地讲故事。犯错误会我们知道,有些东西不管用或者发现了一个巧妙的解决方案。查尔斯·古德伊尔(Charles Goodyear)无意中把橡胶与硫磺滴进热炉中从而发明了硫化橡胶。让古德伊尔吃惊的是,橡胶没有熔化反而硬化了。这次意外的产物即是现在每台汽车上使用的东西——轮胎。

建议7:测试、测试、再测试

产品与服务发行于世之前,通常都会进行测试。你的虚拟现实创作物亦是如此。既然我们与之建立了息息相关的关系,那么我们就不是最佳的测试人选——因为我们可能太过严苛或太过宽容。

理想的情况是,我们应该随机把我们的产品展示给那些我们并不认识的人,因为他们没有既得的利益,也不会故意打击我们。他们的观察,感觉,特别是观察我们创作物时的反应会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