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的VR办公 无需通勤用虚拟替身交流-好色VR

另类的VR办公 无需通勤用虚拟替身交流

通过VR来做2D平面视频会议的效果还是不理想,因为人和人之间没法做眼神交流,你最后还得一直把头部保持一个不太自然的姿势才能看到屏幕,而那个紧贴着你脸的小盒子会让你意识到自己是在多么快速地老去。

微软 VR Magic Leap Facebook 2D

但是有一些职场空想主义者说,人们很快就不需要依靠视频会议了。微软、Magic Leap、Facebook和许多其他公司都在开发可穿戴脸部计算机,这些可穿戴脸部计算机可以很理想地替代现有的博物馆参观所用的2D电脑,也不需要在专门的工作室内进行。人们不需要挤着交通来到专用工作间,而是直接进入一个混合虚拟现实空间就可以通过3D替身来和同伴互动。

斯坦福大学虚拟交互实验室创会理事杰里米·拜伦森(Jeremy Bailenson)说道:“我的梦想是让大家通过一排的盒子来回顾一下我父亲每天来回两个小时的通勤时间,就像我们躺在医院病床上回想起自己抽烟的时候那样。”

在未来理想状态下的工作环境中,人们可以通过一个数字形象来沟通,而数字形象会模仿你的职业形象来观察、聆听、做举动——这样最好不过了。下肢不安综合征或面瘫怎么办?通过算法把他们过滤掉!还可以给你的数字形象换一件更好看的衬衫。

或许在未来的虚拟工作场地当中,每个人都不在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注重个人形象。相反,人们可以在现实中穿着弄脏了的睡衣裤,而在虚拟现实中则是西装革履的职业范儿。只要设置好自己的数字形象,人们就可以尽情的关注工作本身的事情了。

跨越分歧

这种版本其实已经存在了。一周前,Philip Rosedale发布了High Fidelity的沙盒版本,这是虚拟现实的世界,与Rosedale在2003年创立的第二人生(Second Life)相类似。在同一天,由Google Ventures支持的初创公司AlespaceVR,为其VR会议产品VR Call发布了一款Slack插件。还有其他工具会陆续到来。

对于那些已经在专业使用社交网络的人们来说,即使老板买下了这些头戴设备的数量,VR会议也不见得是一次巨大的飞跃。但是那些反对技术进步和产业调整的人则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对这个想法产生兴趣,但有一种情况可以让他们缩短这个时间,那就是让他们看看这个想法到底能给他们买来多少时间,例如,把孩子们接送到体育馆、博物馆参观所花费的时间与直接给孩子带上可穿戴脸部计算机进入系统后开始参观相比要多很多。

有更多的VR工作者可能会倾向于AltspaceVR这类产品,这类产品的替身可以避开“恐怖谷理论”。AltspaceVR的替身被小心翼翼地做成卡通化形象,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皮克斯动画工作室(Pixar)2015年的电影《头脑特工队》(Inside Out)。他们有90种可定制的形象供选择,例如皮肤和眼睛的颜色,所以人们可以在VR中定制出一个很像自己的替身。但是与现实中人们通过低劣的做作来避免惹恼他人相比,这些替身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个摇摆不定的机器人。

AltspaceVR CEO Eric Romo表示:“在VR里添加的每一个细节都能升华体验。但是如果你添加的东西有错误,人们只会盯着错误的地方不放。”该公司已经在三轮融资中获得1570万美元。

另一方面,High Fidelity的替身就直接越过了恐怖谷。High Fidelity公司用了91个摄像机(共计花费10万美元)来拍摄2个只穿着内衣裤的模型,以能准确地铸模他们的VR替身。Rosedale表示:“我们的灵感是创造一个超逼真的替身形象,让用户感觉像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样。越逼真就越能勾起人们使用替身的强烈欲望。”

Bailenson对此没有感觉太意外,他说越来越多有趣的证据表明超现实主义在VR里并不是遥不可及的。VR里的替身和用户自身形象差别不大是有可能的事。

微软 VR Magic Leap Facebook 2D

适应数字形象

在许多方面,人们是喜欢把形象做得更逼真的。你或许会记得在上传形象照片时候的尴尬。根据Techinfographics统计,人们每24小时会上传超过100万张自拍照。从Instagram中搜索“#自拍”标签则会得到超过2.89亿个结果。拍照和整容,从前都是专为富人和名人而设的,如今已经变得习以为常。潮流杂志和卡戴珊家族已经把矢量图、滤镜以及Perfect365和FaceTune等图像编辑APP变得司空见惯了。即便你不用修图,你还是得选一张来上传(选一张合适的角度),还要选一张不留下数字信息的图片(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机器在你从西班牙飞往美国15小时后拍摄的)。

Bailenson表示,“过分的滤镜处理表明人们确实不希望让别人看到他们此时此刻的真实容貌。”

换言之,如果VR中的替身可以做到对个人形象的合理修饰,许多人会选择把它当作他们自拍技能的一部分。从Snapchat自拍到Instagram照片滤镜,再到LinkedIn,很多人在虚拟化自己的形象。把图像修饰工作完全交给VR看起来是自然趋势。如果用户越来越适应VR替身,那么恐怖谷所造成的差距将会慢慢缩小。虚拟办公将仅仅是办公。还需要通勤吗?摘下VR头戴设备就好了。